《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工智能 > 业界动态 > OpenAI前员工举报信,指出Altman和Greg七宗罪

OpenAI前员工举报信,指出Altman和Greg七宗罪

在与 OpenAI 有关的重大事件里,马斯克从不缺席
2023-11-22
来源:机器之心Pro
关键词: OpenAI ChatGPT

在与 OpenAI 有关的重大事件里,马斯克从不缺席,哪怕是以旁观者的身份。


刚刚,马斯克声称,他收到一份关于 OpenAI 的信件,「(里面提到的)这些问题似乎值得调查。」


1.jpg

但很快,这份信件就被删除了。

2.png


不过,根据相关报道可知,这份信件原本是 OpenAI 前员工写给董事会的。在信中,他们陈述了对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的不满,并要求董事会「彻查这些指控,并采取适当行动」。这和「700 多名员工签署联名信,要求董事会恢复 Altman 职位」的举动形成鲜明对比。

3.png


虽然信的原件被删除了,但一位 X 平台网友晒出了 Grok(马斯克打造的 ChatGPT 竞品)总结的概要:

这封信是写给 OpenAl 董事会的,信中表达了对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Sam Altman 近期受到的指控的担忧。这些前员工敦促董事会扩大正在进行的调查范围,并要求在公司动荡期间离职的员工提供私人声明。他们声称,许多员工被解雇是为了促进向盈利模式的过渡,而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在追寻 AGl 的过程中表现出了欺骗和操纵的模式。他们举例说明了这种行为,包括歧视、剥削资源和缺乏透明度。这些前员工呼吁董事会站出来反对这些不道德的行为,并对 Sam 和 Greg 的行为展开独立调查。

4.png

被 Github 404 的信里写了什么?


在这封信发布之前,OpenAI 的一些投资者正在试图说服 Sam Altman 放弃入职微软并重新领导这家初创公司。其他人正在考虑对董事会提起诉讼,指控 Sam Altman 被解雇的方式。微软 CEO 纳德拉也表示有条件地同意 Sam Altman 重返 OpenAI 的职位。


不过,根据这些写信的匿名前员工的说法,OpenAI 的治理结构存在缺陷:「Sam 和 Greg 专门设计的 OpenAI 治理结构,故意将员工与营利性运营的监督隔离开来,这恰恰是由于他们固有的利益冲突。这种不透明的结构使 Sam 和 Greg 能够不受惩罚地运作,免受问责。」


「尽管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的不当行为证据越来越多,但留在 OpenAI 的人继续盲目追随他们的领导,甚至不惜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这种坚定不移的忠诚既源于对报复的恐惧,也源于从 OpenAI 利润参与部分获得潜在财务收益的诱惑。」(注:在 Sam Altman 被解雇之前,OpenAI 正在计划以 860 亿美元的估值出售员工股票,这一珍贵的变现机会因 Sam Altman 的离开而充满变数)


OpenAI 前员工们对董事会的敦促包括:

扩大 Emmett 的调查范围,包括对 Sam Altman 自 2018 年 8 月 OpenAI 开始从非营利实体转型为营利实体以来的行为进行审查;(注:新上任的 OpenAI CEO Emmett Shear 承诺对 Altman 被解雇一事展开调查,并生成一份书面报告)


公开征集在此期间辞职、休病假或被解雇的 OpenAI 前员工的私人声明;保护那些站出来的人的身份,确保他们不会遭到报复或其他形式的伤害。


他们称,大量 OpenAI 员工被赶出公司,仅仅是为了让公司更好地向营利模式转型,而这些指控可以从 2018 年 1 月至 2020 年 7 月期间公司员工流失率(员工因不可预测或不可控原因离职)约为 50% 这一事实中得到证明。

这些前员工还指出,他们在 OpenAl 工作期间,「目睹了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令人不安的欺骗和操纵模式」,他们完全沉浸在对实现 AGI 的追求中。


「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对 OpenAl 的成功充满希望,对 Sam 和 Greg 抱有怀疑的态度。二人的所作所为越来越令人担忧,任何提出异议或与他们意见相左的人不是被压制就是被赶走。组织内部这种系统化的专制压迫导致了一种恐惧的环境,有效地扼杀了对 OpenAI 研究的道德影响的任何讨论。」


对于这些指控,作者们也拿出了详细的事例:

Sam Altman 要求研究人员推迟报告特定「秘密」研究计划的进展情况,但随后又以未能尽快取得成果为由将其取消。任何质疑这种做法的人都会被视为「不适合公司文化」,甚至被解雇,有些人在 2019 年感恩节前就被解雇了。


Greg Brockman 对一名正在转变性别的团队成员使用歧视性语言。尽管 Greg Brockman 多次承诺要解决这个问题,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Greg Brockman 只是避免与受影响的这名员工进行任何交流,从而制造了一个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这名团队成员最终因被指控表现不佳而被解雇。


Sam Altman 在管理层不知情或未征得管理层同意的情况下,指示信息技术和运营人员对员工进行调查。


Sam Altman 谨慎地利用 OpenAI 的非营利资源来推进自己的个人目标,他对马斯克怀恨在心,尤其是在他们闹翻之后。


运营团队默认了适用于 Greg Brockman 的特殊规则,并通过复杂的要求避免被列入黑名单。


Brad Lightcap 没有兑现承诺,公开详细说明 OpenAl 的利润上限结构和每个投资者的利润上限的文件。

Sam 对研究项目的计算配额出现了不一致,造成内部不信任和内讧。


这封信的作者们强调,OpenAl 的工作「太重要了,不能因为少数人的个人目的而受到损害」,他们要求董事会对 Sam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展开独立调查。「我们恳请你们,董事会,继续坚定地履行你们对 OpenAI 最初使命的承诺,不要屈服于利益驱动的压力。人工智能的未来和人类的福祉取决于你们对道德领导和透明度的坚定承诺。」这些员工敦促道。

5.png

不过,董事会能否担此重任还要画个问号,因为他们内部也存在分歧和不和。


如今,OpenAI 因为这种混乱局面而变得岌岌可危,服务也开始变得不稳定。但对于对手来说,这是绝佳的追击机会。


此前在未被董事会开除之前,Sam Altman 表示为了确保每个用户的良好使用体验,ChatGPT Plus 账号的注册需要暂停一段时间。这样做的原因是自 OpenAI 开发者日之后,访问量激增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承受能力。


近来 OpenAI 又出了董事会罢免 Sam Altman 及后续一系列事件,ChatGPT Plus 用户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6.png

今早,ChatGPT 一度陷入了宕机状态,跳出的提示是「我们正在经历异常高的需求。请耐心等待,我们正在努力扩大我们的系统。」


目前,ChatGPT 已经恢复正常使用了。


此外,在沉寂数天后,OpenAI 终于在社交平台 X 上发声了。这次是语音版 ChatGPT 向所有免费用户开放,并可以在手机上下载 App。使用时点击耳机图标即可开始对话。这似乎是一个稳住用户的举动,向外界表明 OpenAI 仍在正常运转。

7.jpg

而在 OpenAI 忙着「宫斗」之际,其主要竞争对手 Anthropic 将 Claude 升级到了 2.1 版本。


此次 Claude 2.1 的最大更新是支持了 200K 上下文窗口,相当于 15 万单词或者 500 多页文本资料。现在用户可以上传完整的代码库、财务报表(如 S-1s)等技术文档,以及《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等长篇文学作品。


Claude 2.1 在幻觉方面也有很大进步,幻觉率只有 Claude 2.0 的一半。同时在理解和总结方面也做了改进,尤其针对法律文件、财务报告和技术规范等需要高准确度的复杂文档。评估显示,Claude 2.1 给出错误答案的概率减少了 30%。

8.jpg

OpenAI 的混乱似乎还在继续,竞争对手们可以趁机发育一波了。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