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通信与网络 > 业界动态 > TD-SCDMA建网盘点基站资源

TD-SCDMA建网盘点基站资源

2007-12-21
流金

    在“3G在中国”大会开幕前,记者采访了电信研究院规划设计所主任贺丰。他说:“通过此次TD-SCDMA" title="TD-SCDMA">TD-SCDMA网络的建设,完成了对资源的盘点,这些资源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无线设备的站址资源,另一方面是核心网络的资源。”

    各大运营商皆有准备

  贺丰告诉记者:“近几年各大运营商通过政府组织的试验网" title="试验网">试验网和自己内部的试验网,规划工作已经完成了。可以说,各大运营商都有了应对的技术储备和方案,其中包括对厂家、设备的摸底了解。”通过前两年的3G试验,对各个厂家设备的性能以及组网方式、组网特点和问题都进行了摸底,已经形成了规划阶段的预案,只要条件成熟,就可以变成方案。
    现在业界已经形成了比较清晰的组网方案。不论哪一种3G体系,运营商首先考虑的是网络的融合性,即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现网中的资源,又能够实现网络的未来演进,同时还要保障现有网络的稳定性。因此在组网时,各个运营商都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组网方案。
  通过规划工作,在网络建设" title="网络建设">网络建设规模上,运营商基本形成了分步走的方案。比较典型的是分三步走,先实现城市覆盖,然后是郊区,最后到农村,通过2到3年时间,形成现有网络的覆盖水平。
  “在TD-SCDMA测试和网络建设过程中,我们很大的收获是完成了资源的盘点。”贺丰说,“运营商知道哪些站址是不经改造就可以用的,哪些是不能用的,哪些是需要改造才可以用的。”通过盘点,最初认为只有30%站址可以共享的,经过改造之后可以达到50%~60%的比例。而且通过TD-SCDMA建网,培养了一批技术人才。
    在网络规划工具上,TD-SCDMA与CDMA、WCDMA相比挑战更大。贺丰说:“在2002年、2003年左右,WCDMA、CDMA开始规划建网,现在看其网络环境已经比较成熟了,其网络规划工具也是从2G" title="2G">2G延续下来的,相对都比较成熟。”而TD-SCDMA网络的规划也已经形成了几家,包括大唐移动以及一些独立的第三方的软件企业,还有人和国外的公司联合起来做规划的工作,已经形成了相应比较好的环境。目前在规划工具方面,业界关注多在HSDPA以及HSUPA,这还需要一定时间去做,TD也开始考虑HSDPA的规划功能。
  “在规划中,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混合规划。国内GSM网络是很大的,以后面向WCDMA和TD-SCDMA网络,我们要考虑双网的协调,”贺丰说,“要保证用户无论用WCDMA网还是用TD-SCDMA网,都能够比较好地享受GSM广覆盖的优势。而目前两网的协调上,还没有一个比较成功的产品来解决,企业目前提供了相应的功能,现在处于验证的过程。”

    优化工作保障网络质量

  在网络建成之后,网络工作将是保障网络质量和提升用户感知的一个最重要的手段。“规划可以从宏观层面上指导建设,那么优化是从微观层面上保证了网络质量。”贺丰说,“目前2G网络的优化,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和成功的工程管理模式和技术手段实现模式,其中也包括了国内外厂家的主流优化测试手段,但3G与2G不同,优化工作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对于3G来说,因为存在自干扰等多种因素,故障的定位和重复是比较困难的,在优化手段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在WCDMA和CDMA2000以及在向下兼容的GSM领域的优化手段,国内国外各有千秋;在TD方面,在优化的手段还是属于不停地完善和发展中。“应该说,在这两年间,TD的优化方法、优化手段和优化工具已经很完善了,从最初2004年我们开始做TD-SCDMA试验的时候,发现只有1到2家的产品可以做优化,而且只能做简单的话音业务优化,甚至连可视电话的网络测试都比较缺乏,但是我们现在可以用多个终端进行网络的测试。”贺丰说,“我们可以对全网的频率干扰进行测试,优化手段逐步也跟了上来,但是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因为缺少国外厂家在这方面的经验,我们相对薄弱一点。”

    TD-SCDMA/GSM双网漫游是重点

  下一步TD的优化工具要考虑到TD与GSM的协调统一规划,这个需求在中国移动的试验网里面感受更深。“现在的试验网是基于TD-SCDMA的,同时要协调GSM网,在双网规划的过程中,需要能够采集到如网间切换性能的相应数据。”贺丰说。
  贺丰说:“目前优化工具或者是优化方法,都会提到从协议入手,现在我们大量地在2G网里面做优化,是通过路测采集数据,然后简单出一些报告;而现在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是要通过对协议的分析,类似于高层次的优化、规划来做。这项工作对优化人才的要求比较高,因为他要熟悉各种故障和各种协议,并理解它们之间是怎样互动的。”
    “我们要实现在TD网上能够漫游或者是切换到GSM网络,也包括从GSM切换到TD的网络,这里面需要网络做配合,在试验阶段因为厂家比较少,问题可能比较好解决。”贺丰说,“但是我们现有的GSM有很多厂家,他们采用不同的版本,要支持用户能够从这些设备切换到TD-SCDMA网络上,就要厂家做相应版本的升级和变动。”
  终端是实现两网漫游的另一个焦点,现在出来的终端要支持TD-SCDMA/GSM的自动切换。而具体到终端的性能如何,还要看运营商采取的网络策略。“比如说用户在话音阶段可以进行TD跟GSM互为切换的,还是只在通话时切换到GSM上面去,通话完了之后再切换到TD上面来,这绝对是两种切换方式。”贺丰说,“包括数据业务的切换策略,是不是谁的信号好,我就切换到谁的网络上面去?这中间有优选网络。因此并不是一款终端能包打天下,而是要适合于网络的定位和网络的切换策略。”

    二线城市建网进展快

  在TD-SCDMA网络工程建设的过程中,城市建设的快慢最重要是取决于城市的基础条件和地方的站址情况。“秦皇岛之所以快,是因为它在TD-SCDMA十城市网络建设中属于二线城市,一方面它的基站规模不会太大,另外一方面它的站址资源相对丰富,比较好落实新的站址或者改造站址。”贺丰说,“另外一些城市滞后的原因也主要是这两方面,一个是站址协调不下来,这是很重要的原因;还有现有站址需要改造。此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规模比秦皇岛大了三四倍,整个工程量不仅仅是大了三四倍的关系,因此这样的城市TD-SCDMA网络建设可能相对会滞后。”目前一线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据业内人士介绍,深圳的网络建设进程达到了预期目标。
  在网络建设中,因为3G要利用2G的站址,带来了好处也有坏处。第一,由于2G的站址没有得到比较好的规划,它们在刚建站时希望单一基站覆盖越大越好,其站址位置越来越高,功率也越来越大。而在WCDM、CDMA这些基于扩频技术的基站,在站址的选择上则是希望能够比较类似,高低差距不要太大。
  “由于受限,可能相临的两个基站,一个很高一个很矮,在覆盖的干扰方面是很难协调的。”贺丰说,“CDMA的站址不规则,会有自干扰,而目前的GSM网,基本上不会存在自干扰的情况。”
  频段的不同也影响到站址的容量,目前GSM的站址大部分是按照900MHz布局的。而WCDMA是在2100MHz频段,由于频段的限制,同样的覆盖在GSM900只需要一个站,WCDMA则可能需要3个站,因此站址数量也相应增加。

    TD-SCDMA覆盖奥运场馆

  “目前奥运场馆的建设中,不仅是TD-SCDMA会覆盖,整个移动通信网都会在场馆部署,有很多网络以全覆盖的方式部署,所以我觉得不必太担心覆盖的问题。”贺丰说,“目前从我的了解来看,计划能够在奥运期间提供具有3G特色的业务,我们了解比较多的就是可视电话业务,还有HSDPA的高速下载业务,甚至还会有手机电视业务。手机电视目前也是在试验的过程中,其中包括有流媒体下载,我们说的会议电视业务也可能在上面。”

    相关链接

    3G技术演进步伐加快

    3G未来的演进技术是目前各企业在标准上开始的另一场竞争。电信研究院标准所朱禹涛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企业想进入3G演进市场中,其中的竞争非常激烈。
  在2005年完成的WIMAX 802.16e技术,意味着做无线接入的企业走入了移动领域,对于移动通信的演进技术而言,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性技术。而且从起草标准的时间来看,3G演进技术,即E3G也是从2004年、2005年开始的。“3G的长期演进计划LTE标准应该是今年底正式完成,前后大约两年多的时间,这其中的LTE包括了WCDMA和TD。”朱禹涛说,“3GPP" title="3GPP">3GPP2启动比3GPP要晚,但在2007年4月份已经公布了第一版的CDMA2000的演进型标准,定名为UMB,它是相对于以前的CDMA2000来讲的。”现在3GPP2计划在2009年底就有UMB商用产品出来,3GPP则相对较晚。
    商业因为PP2完成比较早,现在的计划是2009年底就应该有商用的产品出来。其实前一段时间已经做过一些演示。3GPP完成得相对较晚一些,可能该标准的LTE产品在2010年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