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共享汽车的“瓶颈”:重资产难以规模化

2017/5/18 12:29:00

  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一字之差,市场却是天壤之别。有人问,共享单车火了,共享汽车的春天还会远吗?在这两天的采访中,答案多半是“还很远”。据记者搜索,找到近40个共享汽车的APP,还有统计称有车队的分时租赁企业达到100多家。不过,他们也面临着许多路障:停车难、安全监管不明晰、车况运维难、网点少、充电难、用户待培养……

  5cc03b2e11343c9e649d2a9d9446b827.jpg

  目前,中国有汽车驾照的人为3.5亿,私家车保有量1.4亿辆,高达2亿的驾照持有者有潜在的驾车需求却没有车。共享汽车的蛋糕是很大,但至少现在而言是看得到,吃不到。

  同属“共享出行”,共享汽车难免拿来与共享单车作比较。但论起源头,共享汽车的概念和行动远比共享单车早。

  美国的共享汽车经历了近20年的发展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格局,中国的共享汽车则在2011年才开始出现。直到近两年,随着共享经济的火热,以及新能源汽车的快速普及,汽车分时租赁才真正成为关注热点。

  起个大早赶了晚集,当共享单车的竞争都到了“没颜色可选”的白热程度时,共享汽车的入局者们正在制定未来3~5年完成布局更多空白城市、投放更多运营车辆的计划。关于共享汽车这个市场,有很多预测数据让人眼红,不过,没红到让资本狂热,症结就在其线下各个环节的难题不少。

  ●370家“分时租赁”公司已注册

  一般认为,3公里内是单车市场,30公里以内是打车市场,20至100公里是汽车分时租赁市场,50公里以上则是传统长租市场。其中,包含汽车分时租赁及打车在内的“10至100公里”被认为是用户需求最大、利润最丰厚的出行场景。

  大部分做共享汽车的企业都抱着一个美好的愿景:或者在未来,你真的不必拥有一辆车。

  一些市场数据和分析也成为支撑美好愿景的常见理由。公安部交管局2016年9月公布,中国有汽车驾照的人为3.5亿,私家车保有量仅1.4亿辆,高达2亿的驾照持有者有潜在的驾车需求却没有车。

  2016年,这个市场躁动起来,各路资本进入了共享汽车行业。北京有首汽Gofun出行、戴姆勒Car2Share、TOGO(途歌);在上海,EVCARD(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已投放运营6500辆;在广州,已有“有车”、EVCARD、驾呗等共享汽车运营商;在深圳,比亚迪、中兴、车普智能、联程共享4家企业的1000多辆共享汽车每天活跃在街头;在重庆,戴姆勒集团旗下的“Car2go”陆续投放600多辆smart,与力帆集团旗下的盼达用车竞争火热……虽然不像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显眼地占据着街头巷尾,但特别涂装过的共享汽车也能在车流中被一眼认出。

  独立汽车咨询顾问张翔告诉记者,据其不完全统计,国内注册运营分时租赁的企业数量已经达到370家,实际有车队运营的公司数量超过100家。

  只不过,国内共享汽车市场没有出现寡头格局,也少见高估值、大手笔的融资。相比火得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的躁动是暗潮涌动。

  张翔表示,除了3~4家大公司投放的车辆数量超过1000辆外,更多的共享汽车品牌投放量不到500辆。张翔提到,在北京有30余家小公司,每家网点数量很少,导致用户体验很差,反而制约了行业的发展。

  今年4月,TOGO(途歌)宣布获得真格基金领投的4000万元A+轮融资。根据“腾讯创业”3月统计的37家汽车分时租赁企业信息,大部分企业没有披露融资信息,披露了的仅2家完成B轮,且多数企业背后站着的主要是产业资本。相比共享单车动辄超10亿美元的估值,约20位投资方站台的局面,入局共享汽车的资本稍显谨慎。

  ●重资产难以规模化

  在张翔看来,共享汽车最大的“路障”就在于其属于重资产模式,前期需要大量资金。

  仅从购车成本来看,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不是一个量级。“盼达用车”是力帆股份(8.620,0.13, 1.53%)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分时租赁品牌,2015年,力帆股份审议通过了一个总金额为13.4亿元的关联交易,因为“盼达用车”(由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运营,下称盼达租赁公司)准备向其采购新能源汽车。

  记者注意到,力帆股份2016年度审计报告中披露,2015年、2016年盼达租赁公司与力帆股份在“电动汽车整车及配件”项目上的关联交易合计7.39亿元。截至2016年9月底,盼达租赁公司已采购新能源车辆合计约6336辆,至2016年底,计划投入实际运营车辆为6400辆。排除采购后未投放市场等因素,仅以上述数据计算,“盼达用车”的车辆及配件的采购成本约11.55万元/辆。

  除了整车采购成本,共享汽车还需要支付停车费、油费或电费、保险费用、路桥费以及日常运维各项成本。

  高昂的成本背后是没有盈利的现实,这让共享汽车扩张的脚步走得更加沉重而谨慎。Car2go既计里程又计时间,1.19元/公里和0.59元/分钟;更多品牌按时计费,“盼达用车”每小时19元,EVCARD每分钟收费最低0.6元。日租收益远低于经营成本,让众多梦想着在共享经济热潮中分一杯羹的汽车分时租赁企业,面临严峻的挑战。

  今年3月10日,“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据官方消息,停止运营的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据友友用车的联合创始人李宇事后公开表示,友友用车一个月的亏损高达200万元,巨额的运营费用让友友用车的前行倍感吃力。

  在万擎咨询CEO鲁振旺看来,汽车的分时租赁是一项重资产投资行业,大部分资金用于车辆的购置以及缴纳汽车保险,这无疑给新能源汽车租赁企业的资金运转带来不小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共享汽车维护、清洁、检修、加油或者充电都需要大量的线下支持。”一系列线下难题没有解决,鲁振旺甚至认为,“汽车并不适合拿来做共享。”

  ●新能源汽车补贴减少

  站在风口,头悬利刃,共享汽车目前面临的难题还有政策环境的变化。

  汽车分时租赁市场近年来逐渐升温,除了受“共享经济”的影响,还有新能源汽车获得的政策支持,使得其产量大幅增长。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消息,2014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实现产量7.8万辆,2015年陡增至34万辆,2016年则进一步增加至51.7万辆。

  最新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到: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20%以上。

  如此一来,除了卖,还能租,以分时租赁的形式让增量新能源车上路挣钱。

  分时租赁汽车的能源补充方式有三种:充电、换电和烧油。张翔告诉记者,国外大部分分时租赁的车辆烧油,小部分车辆使用电能。国内则恰恰相反,目前95%以上的分时租赁车辆都是新能源汽车。

  有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分时租赁市场,80%以上的车辆采用充电模式,每个租赁网点的停车位上都配备了充电桩,例如EVCARD;约有15%车辆采用换电模式,例如盼达用车。为了缓解换电压力,盼达用车投放了一些移动能源车,暂代能源站提供换电服务;另外有约5%的车辆是汽油机车,如戴姆勒旗下的Car2go和Car2Share。

  但不得不注意到,国内新能源补贴在逐步下调。2017年1月1日起生效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提到,非个人用户购买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补贴标准和技术要求按照车辆获得行驶证年度执行。

  而且强制调整了中央和地方的补贴上线。其中,地方财政补贴不得超过中央财政单车补贴额的50%。除燃料电池汽车外,各类车型2019~2020年中央及地方补贴标准和上限,在现行标准基础上退坡20%。

  北京是多家汽车分时租赁企业都在抢占的市场,记者发现政策调整后,地方补贴大幅下滑。2016年,北京对新能源小客车的财政补助按照国家标准1:1配套补贴;2017年2月根据国家政策调整为“按照中央财政单车补贴额的50%补贴”。

  鲁振旺告诉记者,补贴政策的变化,的确会使得以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分时租赁企业购车成本走高,但相对于没有实现盈利的行业现状,补贴算是杯水车薪。他认为,这个市场只有当运营成本、车辆成本降低,以及点位、维护、安全监管等一系列线下难题解决以后,汽车分时租赁企业才会开始盈利,这个市场才能起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