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中美人工智能竞赛才刚开始

2017/5/25 5:00:00

5月23日,国内知名围棋选手柯洁,与阿尔法狗的第一场大战落下帷幕,不幸的是,柯洁在第一场就输给了阿尔法狗,这一次也让国人的期待落空。

人工智能竞赛才刚开始" alt="柯洁首战不敌AlphaGo 中美人工智能竞赛才刚开始" src="http://images.ofweek.com/Upload/News/2017-05/24/Trista/1495587300046054890.jpg" width="600" height="338"/>

虽然阿尔法狗击败了围棋选手,但是却并没有击败国内的人工智能公司,《纽约时报》此前撰文指出中美人工智能正在进入全新的军备竞赛阶段,而中国的技术也正在逐渐赶上,除此之外《麻省理工评论》更是首次将中国的百度、阿里的人工智能技术列为十大突破性技术,而此前《财富》杂志更是将百度与微软、谷歌、脸书并列讨论。

可见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正受到同行认可,并且中美的人工智能战争也才刚刚开始。而人工智能成败的关键,在于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开源开放、商业化落地这四个方面。我们不妨来看一下,中美各家在这几个方面的布局。

智能终端占领之战

当前的智能依然停留在请求智能阶段,无论是电脑还是手机,用户都需要主动向智能机器发出请求才能够实现功能,而未来的智能在尼葛洛庞帝看来,是一场感知智能的革命,不用发送任何请求,用户的需求就可以被智能感知,智能家居、智能电子屏、可穿戴、无人车、无人机等等智能硬件将会会崛起。

而这种预言并非空穴来风,根据IDC统计,2020年智能终端数量将会达到307.3亿,智能终端将会无处不在,这一轮的机会不亚于手机,也是新一轮的改朝换代。

智能家居是第一步,在国外亚马逊目前处于领先位置,其发布的智能音箱,子2014年至今出货约有1000万台,占据了美国70%的市场,布局最进击的是谷歌,其此前已32亿美元的高价收购nest布局智能家居,并在今年的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自己的智能音箱谷歌 home,并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再次向该领域发起进攻。

而在国内,智能硬件的布局也已经起步,第一名是小米,雷军以小米生态链模式孵化了77家相关企业,其物联网平台已经拥有超过5000万的连接设备,而APP则拥有500万的日活用户。 其次,最为进击的是百度,其陆奇上任之后大刀阔斧的进入该领域,收购了国内最大的智能硬件服务商“涂鸦科技”,并将度秘升级为事业部,而度秘则拥有与谷歌home同样的语音对话能力,并且已经展开各种第三方合作。

人工智能的操作系统之战

智能硬件只是人工智能战争一部分,占领硬件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覆盖自身的人工智能系统,将语音识别、语音唤醒、图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及其翻译等等技术整合到一处,实现最强的整合输出。

从PC到智能机,操作系统从windows变成了IOS与安卓,每一次的技术变革都会带来操作系统的全新机会。国外目前巨头各自都有先发优势,微软有windows、苹果有IOS,谷歌有安卓,三巨头先发优势非常明显,不必多说。

而国内,唯独BAT拥有人工智能OS级别的布局能力。

百度这边的度秘也已经推出dueros,并且与小鱼在家,中信国安广视,vivo等等达成了合作,并且度秘依托于百度的生态体系,其又将各种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的能力覆盖至百度各个产品线中,用户可以使用dueros实现各种智能服务。

阿里将OS押注在阿里云上,推出yunos系统,不断去融合旗下投资的手机企业魅族、锤子以及第三方智能硬件,依托于阿里云多年技术的布局,其也有着非常强的技术实力。

腾讯这边推出过手机OS但几乎折戟,其微信推出的小程序,成立独立搜索部门,也意在成为一个微信OS系统,并整合各种智能能力,但目前来看微信依然是产品驱动,而不是智能驱动,而微信要想在智能时代续命,则还是需要更硬的人工智能技术协同,以及大量硬件的接入。

开源开放之战

未来的智能硬件市场巨大,不可能全部归巨头所有,各大传统家电企业汽车企业以及创业者等等也必然参与其中,而如果能够让更多的传统企业,以及智能硬件开发者接入自身全部或者部分的OS系统,则更能够巩固自身的地位,占领更多智能场景。

在这点上,国外巨头从特斯拉到微软谷歌,都已经对大量的项目进行代码开源以及平台能力的开放,而特斯拉更是直接开放了智能驾驶的专利技术,国外在这点上目前来说也是整体领先。

而目前国内,百度与阿里做的更好一些。

百度在无人车战略上采取了“阿波罗计划”,直接开放无人车源码以及能力,而这一次百度也先于谷歌,此外百度也向全球开放了各种深度学习的代码,以及深度学习、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等智能能力,更偏重于前沿技术的开放。

其次是阿里,阿里云的优势在服务器底层,因此开放的技术内容主要偏重于底层布局,而不是像百度偏重于输出前沿技术,例如此前开放的ALISQL主要集中在数据库模块,另外由于云平台优势,阿里开放云计算的能力较多,主要集中于大数据挖掘与处理。

商业变现之战

发展人工智能,最终还是为了拉动商业价值,在这点上国内外的做法都一致。因此Deepmind的阿尔法狗虽然打败了人类围棋选手,但现在也在尝试进军医疗领域,希望能找到盈利的商业场景。

一方面巨头在通过人工智能提原有的升商业效率,一方面又在利用人工智能创造全新的场景。

通过人工智能提原有的升商业效率方面,一直都是巨头们的优势,各巨头都在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自身的各个产品变现的能力,谷歌、脸书、微软、亚马逊、百度、阿里、腾讯等等皆是如此,这些巨头这几年收入的飞速增长皆与人工智能发展有关。

但在拓展场景方面,从巨头到小公司,整体又都处在摸索阶段,尤其对于小公司来说则更是困难重重,例如搜狗、出门问问、科大讯飞这些公司,虽然也有自身技术,但在变现场景上没有爆发性的业务,例如科大讯飞表面上做语音智能,但变现主业务还是教育软件业务与语音智能关联不大。

这里值得一说的是谷歌与百度,都采取了一攻一守的姿势。

谷歌采用Alphabet架构,将盈利性业务与探索性的业务进行分离,进而能更好的探索新兴市找到商业场景,而去年百度也做出了组织架构调整,同样是为了人工智能的攻防战。

拥有全球营收能力的谷歌,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消耗在探索新技术以及收购各个公司上,并期待下一个安卓的出现。而百度却处于一个竞争压力更大的中国,而其财报也于近期放缓,因此不得不寻找能够触底反弹的业务,迅速落地更多的落地人工智能场景。

幸运的是百度也找到了一些当前就可以实现盈利的业务,例如信息流分发业务,其依托于百度搜索,以及产品体系,正在带来全新的收入增长,另外百度也落地了AR实验室,将这种前沿技术更快的反哺给商业场景,目前也上线了“AR兵马俑”、“朝阳门复兴”、“欧莱雅项目”、“肯德基点餐”等诸多营销案例,而“Pokemon Go”火爆全球的案例,也给百度未来的商业空间留下诸多可能性。

结语:

人工智能的中美竞赛,是一场从该技术实力比拼,到商业化能力比拼的多维战争,中国科技公司第一次能够真正与国际同行竞争,并且受到国际外媒的认可。

从综合实力来看,国内的BAT拥有最强的与国外巨头的对峙能力,而其中百度的人工智能布局最为全面和有技术含量,而国外则是谷歌。而百度也是被谷歌写入财报的唯一中国对手公司。因此百度与谷歌的AI对抗,也是目前阶段中美人工智能对抗的最关键标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