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英特尔和高通之间必有一场硬仗

2018/3/9 5:48:00

垄断听起来不是一个好字眼,但所有企业都希望自己可以垄断市场,借此创造最高的利润。最近全球半导体有两件大事,正好都跟打破垄断有关,一件是苹果要采用英特尔手机芯片,降低对高通的依赖,第二件是高通ARM架构服务器芯片开发成功,目标是打进长期被英特尔垄断的资料中心市场。


高通的手机芯片去年上半年全球市占率为42%,市占未过半,看起来不像垄断,但高通不把重点放在卖芯片,而是向全球手机厂商收取权利金,每年贡献超过七十亿美元的净利,比卖芯片好赚太多。全球手机品牌厂都被迫接受高通的授权合约,连强势的苹果公司都不例外。高通在手机芯片形同垄断,应该没人会怀疑。


至于在个人电脑及服务器的微处理器市场,市占率都在九成的英特尔,当然毫无疑问是垄断者。过去个人电脑芯片市场不乏竞争者,但没有一家挑战成功,至于近年来亚马逊、Google、脸书、微软、阿里与腾讯等大力兴建资料中心,也全部仰赖英特尔提供服务器芯片,无一例外。


高通与英特尔的霸权地位,有松动的可能吗?


高通与英特尔的垄断地位,至今依然牢不可破、难以撼动。高通成立于1985年,由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两位教授老贾克柏(Irwin Jacobs)和维特比(Andrew Viterbi)创办,由于掌握了无线电通讯的基础技术,一路从3G、4G领先至未来的5G ,霸权地位近三十年。至于更早于1968年成立的英特尔,早年在DRAM记忆体奠基,但80年代掌握到个人电脑的策略转折点,转型切入微处理器芯片,一路领先至今,更磐据半导体龙头地位超过三十年。


不过,科技业最迷人之处,就是即使垄断存在,但永远有一群不满现状的人,看不惯市场被垄断,因此前仆后继地投入创新,让新科技源源不绝地出现,并且将旧垄断者颠覆掉。这是科技业最令人振奋的一章,因为永远可以期待更精彩的下一页。


可是,霸权地位维持如此久的高通与英特尔,真的有被松动的可能吗?其实,近来许多新科技趋势的出现,以及消费者多样的需求转变,已经让突破垄断僵局有了新的可能。


去年,微软和高通合作,陆续推出架构于骁龙835行动运算平台的Windows 10笔电,以及48核心ARM架构服务器芯片的Azure云端服务器产品,目前这两个合作案都刚开始,但已是敲开英特尔大门的第一场硬仗。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全球服务器市场主力客户,几乎百分之百都是向英特尔采购,高通与微软合作的服务器芯片Centriq 2400,采用三星10纳米制程,订价只有1490美元,锁定的就是采用十四纳米制程的英特尔Xeon Platinum 8180,此芯片订价近1万美元,等于高通芯片的七倍之多。这些大型资料中心一采购就是数万颗,率先采用的微软若开发成功,对其他公司一定有示范效果。


此外,物联网的崛起需要为数更多的芯片,要求条件是功能够用、但要超级省电,这刚好是英特尔的弱点,却是ARM芯片的强项,两年前软银董事长孙正义斥资近新台币一兆元买下ARM,目标就是要以低功耗的ARM芯片颠覆英特尔垄断的世界。


当然,在重视功能的服务器市场,英特尔CISC(复杂指令集)架构芯片应该还会扮演重要角色,但对于未来物联网兴起后,数量达百亿颗、千亿颗的终端(edge)产品芯片,恐怕就要拱手让给如今火力全开的ARM阵营。过去英特尔费很大的劲投入手机芯片的开发,但成绩有限,主因也是手机与电脑要求不同,耗电与价格,是英特尔难以突破的障碍。


打破英特尔垄断,台积电扮演重要角色


在打破英特尔垄断地位的过程中,台积电无疑扮演重要角色。在「ARM+IC design house+foundry」的生态系中,台积电提供不输给英特尔晶圆厂的制造服务,再结合设计公司如高通、辉达、海思或联发科,正是台积电四大产品线中最重要的HPC(高速运算)芯片。这个产品线目前还未壮大,但未来会是台积电的成长重心,当然也形成对英特尔的重大威胁。


至于高通的垄断地位,也逐渐发生变化,但情况与英特尔不一样。高通的威胁,是来自各国政府与手机客户的反扑,各国政府陆续对高通进行天价裁罚,再加上苹果这种超级大客户的官司诉讼,若这些力量可以扭转过去高通不合理的授权与获利模式,高通的霸权地位有机会出现缺口。


事实上,在手机芯片的设计上,全球已有不少表现杰出的企业,从联发科、海思到苹果、三星等,一旦这种不公平竞争模式解除,高通的授权方式趋于合理,其他业者可以站在同样的天平上竞争,高通面临的挑战会相当大,其中来自台湾的联发科与对岸的海思,最有机会成为突围而出。


博通收购高通的世纪并购大案风波不断


此外,博通收购高通的世纪并购大案,最近又有新进展。原订三月六日的高通股东会前夕,突然传来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发布的命令,要求高通将股东大会延期30天,以便对这起收购案进行调查,判断是否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至于博通更发声明谴责高通,指责高通主动向CFIUS请求调查,却没有在双方两次谈判中提及,也从未向股东做说明,这是一种「故意隐瞒,公然且孤注一掷」的行为,成为一场并购「闹剧」。


股东会延期,将让这个合并案增添变数,未来演变值得继续观察。不过,若一个月后双通还是合并成功,一般认为,博通执行长陈福阳解决高通的难题,很可能采取与政府和解的作法,至于对手机芯片厂的授权也会更直接,未来手机晶片商更有机会与高通正面对决,而且手机客户不会被高通要求缴不合理权利金而被掐住脖子。手机芯片的游戏规则若改变,市场重新洗牌的机会就大大地提高了。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与英特尔分别在手机及电脑市场具垄断地位,但又宣誓要直捣对方阵营,打破彼此的垄断局面。如果双方都能够将势力延伸到另一方,也代表这两家企业的竞争力真的超强,值得佩服。


唯偏执狂者存活


这种垄断地位被打破的过程,速度不会太快,就像历史上的帝国,不会在一时三刻就建立起来,更不会在一、两天内就败坏倾颓。帝国会倒,要内部发生重大错误,以高通与英特尔目前的影响力,除非经营团队做错许多决策,否则帝国的辉煌应该还能持续好一阵子。不过,可以很确定的是,反抗力量必然崛起,这些零星的小火苗,终有一天变成燎原大火。


此外,垄断也不是什么多可怕的事,最恐怖的是没有认清环境已改变,赶快及时做调整因应。如同前英特尔执行长葛洛夫所说,「Only the paranoid can survive(唯偏执狂者存活)」,策略转折点将至,但企业最大危机是没有意识到,甚至CEO是最后才知道的人。恐怕才是企业主最该担心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