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东北电气连续亏损 持续缩水 “海航系”入主难掩颓势

2018/5/14 20:44:51

  被“海航系”纳入麾下之后,东北电气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电气”)未能走出亏损“泥潭”。

  东北电气于1995年在香港、深圳两地上市。2017年1月,海航旗下北京海鸿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海鸿源”)以13亿元交易价格,获得东北电气A股股份9.39%股权。入股次月,东北电气A股股价曾创下9.71元/股的高点。而此前,东北电气曾公告称,拟以2.35港元/股的价格,向北京海鸿源的一致行动人海航酒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增发1.36亿股H股。

  根据东北电气财报,2017年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97亿元;2018年1至3月,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4.90万元,同比增长70.13%,但其营业收入仅为475.58万元,同比下降16.55%。

  在连续亏损之后,“保壳”或许成为东北电气2018年首要任务。有部分投资者认为,作为大股东的“海航系”,应该不会坐视东北电气“退市”而无动于衷。

  2018年5月10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公司经营情况、产业布局以及“海航系”高管履新之后的变化等多个问题致电东北电气,但对方仅表示以“公告为主”。

  营收持续缩水

  基于长远发展,东北电气主动调整了订货结构,减少生产量与销售量。

  “虽然公司目前营业收入不多,但是公司目前经营正常。”东北电气一位受访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之所以业绩下滑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即官司纠纷与公司产业布局的调整。

  此前,东北电气的主营产品为电力电容器、封闭母线等,这些产品主要应用于电力系统领域。但是近年来,输配电设备制造行业受宏观经济结构性调整因素影响,行业产能相对过剩,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加之相关产品的价格不断下降,基于长远发展,东北电气主动调整了订货结构,减少生产量与销售量。

  上述东北电气人士透露称,至于官司纠纷是指与国开行2.72亿元的赔偿金以及与沈阳高压3774万元职工赔偿案。

  那么,面对营业收入下滑,东北电气有没有采取一些应对措施?对此,上述东北电气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应对措施肯定是有的,但是基于上市公司的披露原则,在此不便作答。”

  记者梳理东北电气9家参股或控股公司的业绩信息发现,目前,除了高才科技有限公司之外,其余各公司的利润贡献均为负值。其中,从合并报表之日截至5月初,阜新封闭母线有限责任公司亏损就超过千万元。而在此前,东北电气曾投入大量资金研发母线类产品的智能化,并且将其视为增强产品竞争力的主要措施。

  除此之外,据公告显示,东北电气附属子公司新东北电气(锦州)电力电容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锦容”)曾开展高场强高压电力电容器的研制和风电场用无功补偿装置的设计准备工作,并已进行了高场强高压电力电容器的样机试制。但后来,因受出售交易的影响,该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尚未确定,同时资金的严重短缺也使得项目无法再继续开展,故上述研发项目均已暂停。

  对于东北电气目前的境遇,一位券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对于连续亏损两年的上市公司来说,“保壳”是首要任务,东北电气亦如此。另外,剥离亏损资产也是“续命”的一种重要方式。

  而东北电气目前也正有出售资产计划,如果交易成功,将为其带来近1亿元的现金流。

  据公告显示,该交易的标的正是因资金短缺而无法再进行研发项目的新锦容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35亿元,而在交易完成之后,东北电气将推出电力、电容器行业。

  对于该笔资产的最新交易情况,东北电气方面向本报记者回复称,5月25日将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该资产出售交易进行审议,届时将对外及时公告。

  为“壳”而来?

  有投资者认为,或许“海航系”的进入并不是为了获利离场,而是为“壳”而来。

  2017年1月24日东北电气发布公告称,其收到第一大股东苏州青创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青创”)发来的《苏州青创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关于与北京海鸿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的通知》。据苏州青创与北京海鸿源签订的《关于东北电气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显示,东北电气第一大股东苏州青创拟转让所持有的上市公司8149.49万股无限售A股股份,占上市公司发行总股本8.73亿股的9.33%,受让方为北京海鸿源。

  上述股份转让以货币方式支付对价,交易对价合计为13亿元。交易完成后,北京海鸿源成为东北电气的第一大股东,而苏州青创获利之后随即离场。

  彼时,因为北京海鸿源的受让价格溢价逾一倍而遭到部分投资者质疑。据了解,当时北京海鸿源的受让价格为15.95元/股,东北电气停牌前的收盘价仅为7.61元/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彼时东北电气因受到市场行情的影响,其业绩已经出现连续下滑的趋势,在外界看来,从明面上看,这对北京海鸿源而言是一桩赔钱的买卖。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海鸿源成立于2012年7月11日,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主要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资产管理、项目投资等。而引人关注的是,北京海鸿源的唯一股东是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而海航旅游集团是“海航系”旗下成员。

  因此,北京海鸿源也被冠以“海航系”的标签,受此影响,在北京鸿源成为东北电气大股东之后,后者股价在短期内出现了上涨。

  但是现在看来,“海航系”的标签,并没有明显提振东北电气的业绩。从当前的股价表现看,北京海鸿源的投资并未获利。以当初受让价格15.95元/股与2018年5月10日的收盘价2.29元/股相比,两者每股相差13.66元。因此,若从股价变化层面计算,8149.49万股的收购,致使北京海鸿源浮亏超过10亿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交易完成之前,东北电气就曾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决议以2.35港元/股的价格新增发行1.36亿股H股,北京海鸿源为公司拟增发新H股认购人海航酒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人。因此,有投资者认为,或许“海航系”的进入并不是为了获利离场,而是为“壳”而来。

  “海航系”公司成为大股东后,东北电气未能走出亏损泥潭。

  高管“换血”

  今年年初至今已经有多位原东北电气的高管请辞或离职。

  除了营收下滑之外,本报记者注意到,东北电气的高层近期出现频繁调整。今年年初至今已经有多位原东北电气的高管请辞或离职。其中,董事张祥胜、独董张陆洋、股东代表监事李东均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董事等职务,且辞职后都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另外,公司财务负责人冯小玉也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和财务负责人职务,辞职后冯小玉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而继任者均有“海航系”背景。上述东北电气人士向记者透露,在近期,公司第一大股东北京海鸿源向公司提议增补多名高管的候选人,这些继任者均在“海航系”工作多年,且有丰富的管理经验。

  其中,被提议为董事的候选人李铁就曾经任职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中国民用航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海航旅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总裁、海航旅业旅投平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除此之外,被提议的高管李铭、郝连杰、丁继实均有“海航系”背景,且与北京海鸿源及其实际控制人存在关联关系。

  上述“海航系”高管的进入似乎印证了外界的猜测,“海航系作为东北电气的大股东,面对后者可能存在的退市风险,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么,海航系究竟有没有能力使得东北电气业绩扭亏为盈,在其剥离电力、电容器资产之后,是否会有新的资产注入或者布局新的产业?

  “海航系高管的进入,这就是公司一种变化,至于是否有资产注入或新业务布局,这个没办法说。”东北电气方面回复本报记者,公司大股东北京海鸿源已出具财务支持的承诺函,承诺在一年之内无条件为公司提供财务支持,包括以提供资金、担保等方式协助公司补充营运资金。因此,公司不会存在资金紧张的问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