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马化腾反思中兴事件:从自主芯片到操作系统腾讯能有什么贡献?

2018/5/28 22:51:54

微信图片_20180528225527.jpg

5月26日,“未来论坛X深圳峰会”今日在深圳举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在谈到近期业界非常关注的中兴事件及芯片厂商时表示,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因此,马化腾指出,尽管中兴事件正得到妥善解决,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要更加关注基础科学的研究。


“我最近也在思考,腾讯应该做什么”,马化腾说,很多人给他提过建议,例如做芯片等。但是,目前这些产业链距离腾讯很远,腾讯的优势是有海量数据,或许可以通过用户对芯片的需求,来倒逼芯片设计。


马化腾表示,除此之外,若投资一些芯片的研发更能推动行业发展,但这一领域腾讯未必擅长,还需要借助其他产业链来完成。我们作为一个应用开发商,包括我们在应用里做的小程序,如果有可能在国产芯片上能直接支持到更多服务,一次开发,在整个国产芯片上能够运行,包括国产操作系统上也能够运行,我觉得可以有机会用OTT方式解决很多问题,这也是业界可能对腾讯的期待。


此外,马化腾还在演讲中点赞并认同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备胎”理念,任正非当时在华为内部讲话,表示研发海思芯片可能永远是做备胎,当时很多人不理解,到了今天这个格局应该很多人能理解。


他说,假若未来在国产芯片上能够支持更多服务,则可解决一些问题,但存在不小的难度,且需要具备前瞻性,“有可能当备胎,永远不用。但我认为备胎有价值,没有备胎永远会被人卡住喉咙”。


以下是马化腾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这是我两年内第三次参加“未来论坛”的活动,第一次参加时,我还是旁观者见证,当时我还没有成为捐赠人。


第二届我很荣幸成为捐赠人之一,全程参与了整个颁奖的过程,非常正式,还要打领带、念诗等等,像我这样的广东普通话去朗诵确实是为难我了,当时还练了好久。


后来,我们说这个大奖非常成功,业内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是不是能请获奖的这些科学家在其他城市走一走?跟当地的年轻人交流?当时,我在未来论坛的群里面第一时间举手报名,我说那来深圳吧,这个地方更加需要。


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环境,就像刚才王强书记讲的,深圳的国际PCT专利在全国的占比接近一半,南山又占到了深圳的一半,甚至最高峰时达到全国的25%,一个区在整个国家的专利申请中能达到1/4强,我觉得这可以说是国内第一大区。


虽然刚才王强书记说,南山的GDP从区里面比,是全国第三,但从密度来说算第一。 我想今天我们来到南山举办这个活动,也非常有意义。


刚才我们在会议室交流的时候,也提到中国的科学、科技有一个特点,“北方以基础学科为主,但南方以科技应用较强。”


的确是这样,像我们所处的互联网行业,虽然现在讲“新四大发明”,讲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但实际上这还都只是科技应用,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来说,整个中国其实基础还是非常薄弱。


尤其是最近的中兴事件,更加让大家清醒的意识到: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今天中兴事件正在得到妥善的解决,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现在这个时候,大家要更加关注基础学科的研究。


过去,大家更关注实用主义,但是这之后,我想所有人都清楚我们不能再抱有侥幸心理,一定要投入更多资源去做基础科学研究。未来科学大奖和论坛应该说恰逢其时,非常有前瞻性。两年前可能没有想到有今天这样的情况,但是今天大家感触良多。


我觉得,要发展基础科学研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政府、产学研等几方面都要通力合作。


大家往往看到做基础研究不赚钱,遥遥无期,投入很大,做应用能更加简单一点。很多人也对像腾讯等企业提出要求,说你们作为市值比较大的科技企业应该做些什么?


很多人给我们提建议,我最近也在思考,很多人说你们能不能从芯片到操作系统,或者从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多做点事情?


过去我们觉得这个产业链离我们很远,做软件、做服务离芯片好像远了一点。但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数据中心,包括云,我们对很多服务器端,甚至包括芯片的需求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倒逼芯片设计行业针对我们的服务和需求做设计,特别是我们的应用服务是海量的,用户规模特别大,这是我们第一时间能够想到的。


如果我们还能介入支持一些芯片的研发,可能更好。但是这一点坦率来说我们未必擅长,可能还要借助产业链的其他力量,去做这个事情。


另外一方面,也有人提建议说,我记得饶毅教授给我提建议,国家很多大学对基础学科的人才需求很大,但由于很多大学经费是有限制的,所以说业内这些企业,包括很多基金会,能不能重点针对一些基础学科的这些科学家,吸引他们回国,来到各个大学,资助他们去做基础研究?这个思路也给我很大的启发。


也有人建议,我们受制于芯片和操作系统。为什么被操作系统受制?在于它很多应用与系统是不兼容的,比如说在手机端,微软在手机端的操作系统份额几乎降到1%以下,因为很多应用不支持它,它的份额不大。像微信以前还有手机端Windows版本,现在份额太小了不开发了,越不开发手机应用运行,Windows版本就更没有人买了,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所以我们作为一个应用开发商,包括我们在应用里做的小程序,如果有可能在国产芯片上能直接支持到更多服务,一次开发,在整个国产芯片上能够运行,包括国产操作系统上也能够运行,我觉得可以有机会用OTT方式解决很多问题,这也是业界可能对腾讯的期待。


这个事情还非常有前瞻性,难度不小,而且有可能永远做备胎,永远不可能被用,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但是我觉得现在做备胎是有价值的,没有备胎会永远被人掐住喉咙,这是一个思考。


我记得华为任正非在内部也在讲,他们研发海思芯片,就是说你们可能永远是做备胎的,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但是今天这个格局可能大家更加理解。


所以我想说整个业界,所有在座的朋友都要更加关注基础学科,当然不仅是信息科技了,包括生物、物理、材料学,还有生命科学,都是我们的基础学科,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要更加发挥粤港澳大湾区的优势,这里面大家可以联动起来,共同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今天的主角是在座的科学家。我特别感动,虽然是春天,但是春天脚步太快了,今天已经感觉夏天了,三十几度,我感觉大家对科学的热情更加火热,再次感谢大家来到现场,谢谢大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