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电源技术 > 业界动态 > 联电宣布:放弃12纳米以下制程!

联电宣布:放弃12纳米以下制程!

2018-08-15
关键词: 联电 英特尔

微信图片_20180815153358.jpg

“不再投资 12 纳米以下的先进制程!”这是去年 7 月,联电采用共同总经理制后,新接任的王石和简山杰随即做了这个极为大胆的决定,宣告联电开始进行一连串的改革,要扭转过去 18 年联电的竞争劣势。


这个宣布在全球半导体产业引起轩然大波,外资分析师看法两极,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詹家鸿在 7 月份报告中认为,联电是“把钱花在正确的地方”,上调联电的投资评等;UBS(瑞银集团)也给予买进评等;花旗证券则持续质疑联电在 28 纳米的竞争力,给予卖出评等。许多分析师的疑问是,“不投资先进制程,联电还会成长吗?”当中芯、格罗方德、英特尔都不敢对投资先进制程说不,联电竟然开了第一枪。


联电董事长洪嘉聪的这项决定,却是企业经营策略里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例。《财讯》透过正式发言管道,取得共同总经理王石的看法,他上任这 400 天内,联电几乎是“换了一个脑袋”,追求成长的策略已和过去不同;联电放弃一块众人都看到,实际上未必吃得到的市场,承认自己的弱点,却可能打开全新的机会。


王石曾是美商 Trident(泰鼎微电子)的副总经理,在他任内,这家做绘图芯片的公司在他重新定位后,从一度奄奄一息,最后市值增加 20 亿美元。他 2008 年加入美国联电后发现,联电之所以持续在市场上输给台积电,不在于企图心,而是策略需要调整。


“18 年都是不断追赶的策略。”王石分析,2000 年时,联电选择和 IBM 合作研发铜制程,台积电选择自行研发,从此让联电在先进制程上处于落后状况。


联电换了一个脑袋,王石公开 400 天密谋计划


“联电的客户群缩小,但先进制程每个世代,产能的投资成本愈来愈高。”他分析。如果把联电和台积电比喻成战舰。在先进制程的战争中,联电这条战舰愈来愈小,台积电愈来愈大。过去 18 年,每当台积电这条大船换上口径更大的大炮,联电也努力要做同样的事,期待靠技术领先,扩大规模;但 18 年过去了,这件事却一直没有发生。

微信图片_20180815153427.jpg

追赶策略让联电长期处于劣势。“一旦客户群变小,技术和资源就变少,你持续投入,但是推出的时间会比人家晚。”经常出现的状况是,联电赶上台积电最新制程时,这项新制程也过了价格最高的黄金时期,开始降价;同样投入先进制程,联电就要花更多时间,才能把投资在研发和建置产能的钱收回来。


就以 28 纳米为例,这是当前晶圆代工产业最赚钱的服务,联电是少数紧追在台积电之后开发出 28 纳米制程的公司;但只要联电一追上,台积电的 28 纳米就改版,“每次改版,客户就会改用新制程,”联电只好再投资一次,台积电光是用这个方式,就已经“累死对手”。


“我们到了不能不改变的时候。”王石直言,一个最明显的指标是,由于过去的过度投资,联电必须要维持产能利用率高达 9 成以上,才能够赚钱,“我们的 EPS(每股税后纯益)是用力拧毛巾挤出来的,”他认为,“以前我们是用牺牲获利,来换取营收成长。”


“但不继续追赶先进制程,是不是对的决定?”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王石在公司内部已经追踪了好几年;他发现,破解台积电“累死对手”策略的关键,是用理性和纪律,扎实地建立联电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和财务纪律。

微信图片_20180815153502.jpg

他把联电的目标,从追求成为市场老大,变成追求投资报酬率(ROI),“ROI 是我们决策的重要指标。”上任后,他第一步先从改善财务体质,改善自由现金流开始,不再跟进投资 7 纳米等技术后,过去几季,联电累积现金的速度变快了,甚至有钱可以买库藏股。


接着,他严格要求每项投资,都要符合投资报酬率的要求,不符合就砍掉。“投资技术研发相对便宜,我们在 12、14 纳米的研发还会继续。”他分析,贵的是建置产能,12、14 纳米的产能建置相对就少,“要不要扩建,我会依 ROI 状况严格控制。”


追求投资报酬率,不一定要是市场老大


如果现金流改善,联电会再投入 7 纳米技术吗?王石坚定地表示,“不做!”因为他算过,联电的规模,做 7 纳米没有效益,中芯、格罗方德,背后有中国大陆政府和阿布扎比的资金支持,联电没有富爸爸,继续追先进制程并不理性。


但是,不参与先进制程竞争,未来联电该如何成长?王石的选择,是回过头来,把资源投在联电擅长的市场上,把规模比它更小的公司挤出去!


王石分析,全球晶圆代工的市场规模约为 60 亿到 70 亿美元,最先进的制程占去其中十几亿美元市场,每年以 29% 速度成长;但较为成熟的制程,市场规模却有 50 亿美元,这 50 亿美元市场,每年仍在缓慢成长,“未来也会变成 60 亿美元”。


他发现,在这个市场里,联电的优势就很明显了,“联电的研发资金,比其他所有经营成熟制程的公司加起来还多!”像世界先进等公司不靠先进制程,还是照样赚钱,联电拥有的 12 纳米技术,胜过许多竞争者,这都是联电的优势。


但过去联电都忽略了这个大市场,“联电在这里(指12 纳米以上的制程市场),全球市占率也只有 9.1%。”联电现有的营收规模约为 50 亿美元,如果市占率能从 9% 成长为 15%,联电的营收就会变成 82 亿美元,等于还有 6 成的成长空间。


同一时间,中芯等对手还忙着争夺先进制程,会排挤他们对成熟制程的投资,联电便有机会成为这个池子里的大鱼。


瞄准成熟制程,争取具战略价值客户为目标


从联电公布的最新的7月财报来看,联电7月合并营收143.50亿元新台币,月增7.4%、年增12.2%,创单月营收歷史新高;创下单月营收新高;其中,8吋晶圆代工厂7月合并营收达24.91亿元新台币,亦为单月营收次高。


联电因产能利用率接近满载,第三季晶圆出货预估与上季持平,但因8吋晶圆代工已调涨价格,可望带动晶圆平均美元价格上升。法人预估联电第三季合併营收将续创新高。

微信图片_20180815153530.jpg

联电近期已经开始扩大成熟制程市场布局,日前宣布与美商朗格(Allegro MicroSystems,AMI)签订晶圆专工的长期合作协议,确认联电成为Allegro最主要的晶圆专工制造商,并携手抢进车用电子应用市场。


另外,联电与下一代ST-MRAM(自旋转移力矩磁阻随机存取记忆体)业者美商Avalanche也宣布合作,共同开发和生产取代嵌入式记忆体的28纳米CMOS制程的磁阻式随机存取记忆体(MRAM),联电将透过Avalanche的授权提供技术给其他公司,双方也正考虑将合作范畴扩展至28纳米以下的制程技术。


“联电要在成熟制程做出影响力。”这是洪嘉聪的盘算。为此联电此前还宣布购并日本三重县富士通的 12吋厂,购并之后,全世界 90、65和 40 纳米的产能,联电拥有 22%。买下这个厂后,联电在 12 纳米以上制程的全球市占率就会突破 10%。

换句话说,未来全世界电子公司需要这些半导体技术,就必须把联电当成重要的合作伙伴,联电因此可以拥有更稳定的客户关系,改善投资回报率。


当别人只看到传统制程微缩的商机时,王石却认为,下一步,还可以在现有的逻辑制程上,加上耐高电压的制程、加上嵌入式内存的技术,就像堆积木一样,每增加一项新技术,产品的价值就会提高。近期 8 寸晶圆厂的产能供不应求,就是因为有很多成熟制程的新应用出现。


“这个领域不缺成长题材。”王石说明,“嵌入式内存、RF-SOI等技术,联电都有机会。”


王石在内部开会时,反复在内部盘点“决胜点在哪里,如何赢(Where to play , How to win)。”这一次,联电不是只要技术领先,而是每花 1 块钱,都要把每一步想清楚,这笔投资能争到什么样的市场,拿下哪些有战略价值的客户。


未来投资人要如何看待联电?王石分析,过去几季,联电手上现金累积的速度变快,对抗景气逆风的能力变强,“有现金在手上,能做的事很多”,像联电已经开始买库藏股注销,获利配发的比率也在提高。


“中长期要看 EPS 的改善。”王石说,联电从明年下半年起,折旧的成本会开始下降,联电手上的资金会更加充沛,王石和简山杰上任后的改革,有机会让联电走出失落的 18 年,重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