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手机、造车、芯片:董明珠的决心,难抵公众“三而竭”的信心

2018/8/26 6:00:00

董大姐心里稳稳落了一桩心事。

她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角色,不太晓得“藏着掖着”是种什么滋味。事既生,不吐不快。

两年前的一场电子商务活动后台,“网红体质”的她引来大批媒体围堵,从手机新能源汽车,空调之外,董大姐身上永远有挖不完的料。

“格力还要做芯片。”她快人快语。次日,互联网上漫天“格力下一步是芯片”的消息。

“下一步”之前的格力,充斥的是董明珠于2013年与雷军定下的“10亿赌局”,她入手机局,逢会必推介,奈何公众只闻其名,不见其身。她力主造车,珠海银隆便从籍籍无名跃至妇孺皆知,只是从技术研发方向到生产管理可靠性,此车无美名。

有言“三衰而竭”,在董明珠调转话头,剑指“芯片”之际,旋即而来的热度也在前二者消耗的信心中猝然消逝。

两年后的2018,中美于上半年正式打响贸易战,严峻的形势下,中兴芯片事件尤为刺痛国人神经,向来扛负企业家社会责任的董明珠再提造芯一事。但究竟是出色的营销还是真材实料的功夫,人们难以拨开重重迷雾,明晰是与非……

格力入局“造芯”

“公司预计未来在产能扩充及多元化拓展方面的资本性支出较大,为谋求公司长远发展及股东长期利益,公司需做好相应的资金储备。公司留存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建设、智慧工厂升级,以及智能装备、智能家电、集成电路等新产业的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

4月25日,格力这份2017年报出炉时,投资者们迎来“噩耗”,时隔11年后,格力再度宣布不分红,年报中,格力如是解释缘由。

其中,报告中提及的“集成电路”新产业,即当下普遍认知中的格力“造芯”事业。旋即,董明珠出现在央视财经频道新闻节目,回应一切质疑。“我不需要国家给我拿钱,我就自己投入,一定要把芯片研究成功,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历来以“掌握核心科技”为口号的董明珠,在公开场合每每谈起“不能受制于人”的主张,言辞都颇为掷地有声。在她看来,投入研发芯片,是“解决一个保障问题”,更重要的是,“天塌下来,我自供”。

国际巨头压顶,几乎是所有国内技术产业的共同阴影。目前,中国空调高端芯片主要供货商来源于意法半导体、美国德州仪器、日本瑞萨等为代表的国际芯片巨头。格力的命门——空调的变频驱动芯片便来自于德州仪器。

格力电器副总裁兼董秘望靖东曾向外界透露公司的芯片掣肘:格力一年的芯片进口量逾1亿颗,约需5亿美元。其中,室外机主控芯片有赖于进口,室内机主芯片能够实现自主设计,但缺乏产业化生产能力,处于委托加工状态。

继今年6月25日召开的格力电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董明珠个人一句“格力做芯片,股票就跌了”的调侃,再掀起一波小高潮后,8月14日,格力电器注资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零边界)通过批审,核准成立,注册资金达10亿元。

工商资料表明,该公司经营范围为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电子元器件、电子产品的设计与销售,通讯技术、物联网技术、嵌入式软件、计算机软件、移动设备软件开发与销售,技术服务以及技术咨询以及上述产品的批发与进出口业务。

公司“格力化”色彩明显,除董明珠出任董事长外,其余高管亦来自格力电器内部。其中,零边界董事兼经理李绍斌为格力电器总裁助理、总工程师助理,董事谭建明为格力电器副总裁,监事廖建雄系格力电器会计机构负责人,经理梁博也曾以“业务骨干”身份出现在格力电器2007年股权激励名单中。

争议相伴

“我们已经研发了芯片,但还是皮毛。”董明珠没有避讳格力“研发了三年”的成果并不尽如人意的结局。

这很“董明珠”。

老领导朱江洪接过她这一招坦诚。2011年的格力电器年终总结会上,她不顾朱江洪的劝说,坚持将时年一位负责出口的部长办事不利,致使企业亏损7亿元的例子拎出来批评。“我认为信心不是隐瞒,信心是坦诚,坦诚才能更有信心。”她霸气回复。

董小姐的霸气,喜欢与讨厌者往往针锋相对。喜欢者自不必说,作为一名少见的优秀女性企业家,在一众男性把权的商界是一抹独特的存在,个人魅力轻松俘获大批拥趸。厌恶者多为其口无遮拦而生隙,更重要的是,其个人浓烈的极权主义对于一家现代化企业的管理产生的不可磨灭的影响。

造芯事件,将格力推至舆论风口浪尖。2018年5月,董明珠重提造芯,并称“即便花500亿也要造出来”后,即遭致非议。老领导朱江洪亦未躲过媒体的追问,便说道:“芯片是这么好做的吗?最起码对我而言,我是没有太大的信心的。”

朱江洪并未刻意打击,他中肯地评述,目前国内初级芯片一大把,问题在于高级的芯片中国没有几个企业能做出来,国内企业一般依赖于进口。“我曾经到过日本考察,芯片不是一般企业能做,这涉及到人才问题、经验积累问题。”

不信任,成为董明珠现阶段面临的最大障碍。而这种不信任之后,除却芯片产业本身的发展瓶颈,亦有她掌舵的格力多元化发展不畅带来的信心缺失。

多元化受阻第一步:手机“难产”

迄今为止,格力手机的出炉过程依然神秘。

自2013年与雷军定下那场“10亿赌局”,格力与小米便或主动、或被动地上了同一条船。2015年1月,董明珠首提格力手机,“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那时距赌局不过两年,离二人约下的5年期限尚远,外界一时只当玩笑并未在意。直到同年3月,现身广州中山大学的董明珠,会后突然向与会者展出一部格力手机,并称“我已经在使用”。根据工信部公开资料,该部手机时年4月获得入网许可,一并曝光了其配置参数。

也正是这部手机,引发了外界对董明珠的一次大型“嘴炮”质疑,对格力多元化信心丧失的第一步也便来源于此。

彼时宣传与实际的较大出入,以及前后矛盾的说法是引发争议的首要来源。

一则,渠道销售方面,在宣布手机全面展开线下渠道销售布局后,董明珠喊话“大家快来买格力手机”,只是经媒体走访后却在城市中难觅销售踪迹。紧接着,格力电器市场部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才表态,首批格力手机采取内部销售形式,普通用户尚无法从大众市场渠道购得。二则,宣布销售次月,格力电器召开股东大会,董明珠大会上夸大销售事实,称格力手机供不应求,数量有限,销售目标直指5000万部。三则,当越来越多用户得以上手体验,然而落伍的外观形象与并不人性化的按键设计,让备受期待的手机一言难尽,1600元的价格配置的则是市面上千元机的规格,开机画面为董明珠本人的形象宣传照更是引发了新一轮吐槽高峰。

这部被董明珠号称“使用三年不成问题”的手机,在开卖两个月后销量惨淡,远未达预期。出现在科技创新大讲堂上的董明珠坦陈,预期中的年内5000万部销量不太现实。不过,她认为未及目标的原因是可控的。“一方面格力还在进行产品其他重要功能的研发,所以目前并未对外开卖;能不能卖到5000万部还要取决于格力的产能。”

2016年,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中国智造高峰论坛上,董明珠首提格力“业已进入多元化发展时代”。她晃了晃手中的格力手机2代:“大家都讲手机是红海,格力为什么还要去做?我认为有红海是因为你没有技术,你没有创新的文化,这样的企业无论在哪个领域都是红海。”她呛声外界对格力手机的质疑:“我不强迫你买格力手机,但是有一天你买了格力手机,你就不会放手。我们中国制造走向世界,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去这样说。”

2017年6月,格力手机二代之后,正式发布三代手机“色界”,3200元的售价搭配上上代骁龙820处理器并未引发抢购狂潮,反而传出丑闻。“色界”上架一天销量仅为5台,却在3天后达3800台,引发了公众关于其刷单的质疑。对于三代的销量不佳,董明珠再怼向众人:“格力手机质量很好,就是有点贵,你们不识货,谁用谁说好。”

霸气拉不回直观的惨淡销量数据,3个月后,董明珠现身厦门金砖峰会,为格力手机再次站台发声。在一轮又一轮关于其跨界失败的评述声中,她坚定地表示,“我要的是一个技术的展示,所以我从来没认为我的手机失败,我认为我的手机现在做得很好,虽然量不大,但我不是以量来认定。”

银隆危局式“二而衰”,昭示“三而竭”

“我是不可能错的。”今年5月,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董明珠笃定。

这个说法并非是她心血来潮,更像是植根于其骨子里的信条。2014年1月,经济之声的记者采访到董明珠,专访最后,记者好奇地问她:你是完人吗?

董明珠答:人无完人,做个普通人可以,但是作为一个有权利的人,你就应该追求自己是完美无缺。“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犯错”,董明珠答的干脆利落。“我们本身就有这样一个要求,我们不能固守在我们原有的技术上,骄傲自满。你毕竟是一个百年企业发展,肯定要不断有新的技术来引领市场,才有活力和竞争力。”

作为掌舵者将格力往“百年企业”航线上带的时候,她第一次受到的大型桎梏和来自企业本身的挑战,便是珠海银隆收购案的被否决。

尽管董明珠至今并未承认入局手机的失策,但并未达到预期中的转型力度是不可否认的,寻找新的多元化发展方向迫在眉睫。2016年,她将目光放在了新能源汽车上。作为风口上的项目,新能源汽车在国家及地方政府扶持上占尽优势。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新能源汽车单车平均补贴达12万元,国家和地方补助资金按1:1配置。

“拿着格力手机指挥家里的电器,享受家里格力带来的温度,吃着格力电器煮出来的饭,开着我们的电动车。”董明珠描绘了这样一个格力战略布局的“温馨”画面。

2016年3月,格力电器宣布拟发行股份以收购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公司股票停牌。格力电器副总裁望靖东回复股东质询,称看中的是银隆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技术。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较快,格力管理层看好其市场前景。”董明珠的确毫不吝啬对银隆新能源的期待:“格力有电机厂、有模具开发、有成型的工艺,可以和银隆联合开发。我认为银隆新能源很可能成为珠海第二个千亿企业。”

然而,同年10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备受瞩目的格力电器收购银隆案遭到否决。董明珠则当场发飙:”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讲这个话一点都不过分。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给你们越多,你们话越多,两年给你们分了180亿,你去看看哪个企业给你们这么多?”随后,董明珠以个人身份联手万达、刘强东等4家股东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

只是银隆的发展并不顺遂。2018年伊始,银隆负面新闻缠身,供应商欠款风波及工厂停摆等问题接踵而至。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3353辆,比2016年的的5285辆大幅下滑。净利润2.68亿元,比2016年下降近50%,企业整体负债达到237.67亿元,现金流状况恶化,工人被拖欠数月工资。

董明珠在回应媒体问询时表示,收购一家企业,不是因为它过去很好,而是因为它未来会很好。言辞间并未丧失信心。

然而,银隆的“烂账”显然还在持续发酵,上个月,南京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的新能源项目被江苏高院查封,而项目也早已处于停工状态。月底,董明珠现身格力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谈及该事件的处理,仍以“不会收缩投资”回应。

“我对银隆前景充满信心,因为它的蓄能技术就在那里。”另一边,她坚定地强调,格力电器2018年销售收入冲击2000亿元的目标不会变。

尾声

早年间,董明珠在公开讲演中将格力的发展定为“十年一阶”,具体阐释而言,企业发展的前十年注重产品质量,用货真价实的物资保证,下一个十年则用设计理念和技术改革实现企业创新。进入现阶段的十年,显然是“多元化”。

再不同于往日以“顶撞”老董事长换来的直面问题症结,义正言辞谈“信心来自于坦诚”,自2012年一手掌舵格力以来,董明珠失却了太多“本心”。

从最初的手机,到新能源汽车,再至如今的芯片,她主导下的格力多元化之路,总是声量大过信心,信心中并不常坦诚。当“嘴炮”超越了“实际行动”,在迅猛发展的互联网传播场中,一切便显得荒诞又可笑了起来。(文/王明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