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EDA与制造 > 业界动态 > 中国6架大飞机C919将在今年下半年投入试飞

中国6架大飞机C919将在今年下半年投入试飞

2019-08-06

  从2017年5月5日到2019年8月1日,中国大飞机C919已经有四架飞机完成试飞。根据计划,还有两架飞机将在今年下半年投入试飞,届时C919大型客机研制将进入密集试飞阶段。业内专家认为,今年6架飞机投入试飞,意味着C919的适航取证将全面提速。

  进展:第四架飞机完成试飞

  8月1日,C919大型客机104架机于5时32分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起飞,经过1小时25分钟的飞行,在完成了多个试验点、对飞机各系统进行了初始操纵检查后,于6时57分返航并平稳降落,顺利完成其首次试验飞行任务。104架机是C919大型客机第四架试飞飞机。

  截至目前,中国商飞公司共有4架飞机投入试飞,101-103架机已在西安阎良、山东东营、江西南昌等地开展试验试飞,静力试验和其他地面验证试验也在稳步推进。

  根据计划,105、106架机也将在今年下半年投入试飞,届时C919大型客机研制将进入密集试飞阶段。

  民航资源网专家、民航资深业内人士林智杰表示,今年6架飞机投入试飞,意味着C919的适航取证将全面提速。

  o4YBAF1D8R2AdZFqAAUOQYzyRzI335.png

  看点:每一次试飞验证科目均不相同

  此前,C919飞机已经完成三次试飞,每一次验证的科目都不尽相同,其中101架机作为第一架试飞机,主要是验证C919飞机的飞行性能,其飞行试验结果会影响后续其它试飞飞机的飞行速度、飞行高度等指标范围。102架机则是对飞机发动机系统进行测试,确定C919的动力水平。103架机主要测试C919的操纵能力和结构强度。

  而8月1日试飞的104驾机则验证的是航电系统、起飞着陆性能、自动飞行系统和自然结冰等相关科目的试飞任务。

  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份,中国商飞公司试飞中心曾到新疆吐鲁番机场调研,计划在该机场开展C919高温试飞。

  据《中国民航报》报道,C919首飞成功后,还要进行729个科目的试飞才能完成试飞取证任务。

  释疑:

  · 何为取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适航管理条例》,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设计民用航空器,应当向民航局申请并获得型号合格证(TC);制造民用航空器,需要经生产许可审定并获得生产许可证(PC);使用民用航空器,需要经单机适航检查并获得单机适航证(AC)。换句话说,C919要真正实现商业飞行,必须拥有TC、PC和AC,三证缺一不可,适航证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中国商飞ARJ21原副总设计师周济生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飞机的取证任务非常繁重,“有非常多的条款,分为很多个分部,每一个分部都有各自的具体要求。符合性验证的方法有很多,其中有些部分是需要通过试验来验证,比如铁鸟试验,比如飞机的地面试验。”周济生表示,所有验证中最重要的是MOC6适航符合性验证,这个环节必须通过飞行试验来完成。

  ·为何要用六架飞机分别进行验证?

  周济生解释说,正因为需要验证的条款非常多,因此如果只用一架飞机来验证所有条款的话需要耗费很长时间。他表示,试飞一般需要飞行6000小时以上,如果每天一架飞机飞行2个小时,得将近飞两年才能完成所有验证科目。因此通常情况下,比如波音或者空客大多用五架飞机来完成试飞,每架飞机验证的科目不同,“但前提是所有试飞飞机的构型一致,即使有些不同,也不能影响试飞科目的验证。”

  ·C919预计还要试飞多久?

  一般来说,飞机首飞以后需要两年左右时间完成取证和交付。从C919首飞至今已经过去两年,但它的试飞之路还没有结束。那么C919预计取得适航证还需要多久?

  周济生认为,飞机在试飞过程中会遇到不可预见的情况,而且由于中国在大飞机制造方面也处于探索阶段,“我们经验比较少,胆子也没那么大,我们需要慢慢摸索经验。所以说有可能要三年、四年才能取得适航证。”

  对这个问题,中国民航C919型号合格审查组组长张迎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经表示,“说3年取证太乐观,说5年取证则太久”。

  ·C919的市场前景如何?

  记者从中国商飞了解到,波音737MAX和空客A320neo是国产大飞机C919的直接竞争机型。不过受波音两起空难影响,截至目前,波音737MAX尚未解禁。深陷泥潭的737MAX是否会让中国大飞机迎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周济生认为,中国的民用大飞机制造起步比较晚,型号研究频度很低,与波音、空客等世界级飞机制造商相比,中国的大飞机制造业处于“后发”。“后发有后发的优势,比如我们的C919我们可以一下子对标波音737最新型号的飞机。但后发的劣势也很明显,这就是缺乏‘基因’,走一步看一步,进展速度比较慢。”周济生表示,从飞机研发方面来说,中国经验不够,属于摸着石头过河,“该走的过程我们一步也不能少,要在摸索中前进。”

  周济生表示,波音737MAX的问题需要改进,中国的飞机制造产业更需要从这个事件中吸取教育、反思自己,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市场的大门一直敞开,机会不止青睐波音和空客,市场也在等着我们,就看我们怎么去努力。”周济生说。

  林智杰也表示,波音737MAX3月份全球停飞,至今未能复航,对全球大飞机市场带来很大的影响。二季度波音亏损29亿美元,创下史上最大季度亏损。因此在737MAX停飞局面下,旅客对737MAX信心下降,当下全球市场会更欢迎波音的竞争对手。“但737MAX事件也提醒我们,关键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要研发出一款好的飞机。未来C919要进入全球主流市场,最核心的还是拿到“全球准生证”,即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和欧洲航空安全局的适航审定。”

  林智杰坦言,大飞机制造业必须要有工匠精神,目前C919与波音737MAX和空客320neo相比经济性等各方面还有差距。“只有C919先飞起来,安全可靠地飞起来,再不断改进升级,生产出第二代、第三代国产大飞机,就有可能对西方主流制造商发起挑战。”

  第一架C919首飞

  北京时间2017年5月5日15点19分,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喷气式干线客机C919完成首飞并成功降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从1970年运-10立项,再到我国首款具有国际主流水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干线飞机——C919首飞成功,中国“大飞机梦”梦圆蓝天。

  第二架C919首飞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7日10时34分,经过2小时飞行,在12时34分安全着陆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标志着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完成首次飞行,这意味着C919大型客机逐步拉开全面试验试飞的新征程。

  第三架C919首飞

  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8日上午11时07分,国产大型客机C919第三架机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上起飞,开始完成首次飞行。

  中午12时45分,经过1小时38分的飞行,国产大型客机C919第三架机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完成第一次飞行。此次飞行中,C919飞机103架机完成了21项测试点。

  第四架C919首飞

  2019年8月1日,C919大型客机104架机于5时32分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起飞,经过1小时25分钟的飞行,在完成了多个试验点、对飞机各系统进行了初始操纵检查后,于6时57分返航并平稳降落,顺利完成其首次试验飞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