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模拟设计 > 业界动态 > 恒大造车,孤注一掷?

恒大造车,孤注一掷?

2022-01-24
来源:BT财经

   1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多个“重磅人物”入局恒大,恒大或迎来大变局。

  中国恒大(00333.HK)发布董事变更公告称,自2022年1月23日起,肖恩被委任为执行董事,梁森林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赖立新、黄贤贵辞任执行董事。据报道这次人事变更是首次由与恒大毫无关系的人员担任非执行董事,而且委任的是专门从事不良资产处置的高管,可能与恒大进一步化解债务风险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被委任为执行董事肖恩目前为恒大汽车董事长,此前恒大汽车刚刚传来好消息。1月12日,恒驰汽车官方发布了恒驰5的官方下线宣传片,这是恒大造车以来推出的第一款车型。

  好消息纷至沓来,恒大要度过最危难的时刻了吗?恒大汽车给恒大能带来什么?

  恒大汽车是恒大的救命稻草?

  据称,此次下线相较原计划提前12天。恒驰5是恒大旗下首款紧凑级纯电动SUV,前脸封闭式格栅搭配两侧T字形日间行车灯,车身尺寸为4725*1925*1688mm,轴距2780mm,搭载联合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生产的电动机,最大功率150kW。

  按照恒大官方此前公布的车型规划,恒驰5是恒大汽车10款车型中最为便宜的车型,该车预计售价20万元,对标奥迪Q3、宝马X1。

  2017年,在一片争议声中,许家印的造车梦正式启动。彼时,或许是已经感受到了房地产市场潜藏的危机,许老板的设想是以新能源汽车作为恒大多元化产业的龙头,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

  最早,恒大尝试与贾跃亭的FF汽车合作,不久后贾跃亭的信用再度破产,双方便分道扬镳。随后,恒大以收购的方式买入多种汽车资产,包括汽车经销商广汇集团40%股权,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入股瑞典跑车品牌柯尼塞格。同时,恒大汽车在国内兴建广州南沙,天津等新能源车生产基地。

  2019年11月,许家印提出公司的目标是用3到5年时间将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许家印用十分通俗易懂的概括恒大的策略:“恒大要换道超车,总结起来5句话: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据恒大官方披露的信息,2019年恒大为了造车投入147亿元,2020年计划投入57亿元,预计2021年投入90亿元。

  2021年对许家印而言可谓是危机重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恒大仍未放弃造车计划。2021年初,恒大先后完成恒驰1、3、5、6、7试制车下线,并顺利完成冬季测试、夏季测试、高原测试。但随着恒大陷入流动性危机的状况被暴露在公众面前,恒大面临股价持续下跌、高管减持套现、项目资金短缺等多重困境,恒大的造车计划也不得不进行调整。

8c58-486c1bcbe65a6c78009a1e69ccd84bc5.png

  在2021年的内部会议上,恒大曾表示在没有造出一辆车的情况下,公司在恒驰品牌上已经投入了474亿元。为了应对新形势,恒大汽车将原本同步进行研发的6个车型进行缩减,只保留了进展最快的恒驰5、恒驰6车型。

  10月,许家印宣布恒大重大战略调整,未来10年内实现房地产向新能源汽车的产业转型,形成新能源汽车为主、房地产为辅的产业格局,恒大计划到2025年实现年产销超100万辆,2035年实现年销超500万辆。

  见不到真车,外界自然会对恒大的目标抱有不信任的态度。同月,恒大汽车总裁刘永灼通报了恒大造车的进展,提出了“大干三个月,确保天津工厂首车下线”的口号。恒驰5大部分生产研发人员也被分批抽调到天津支援。2021年11月,恒驰5 LX现身工信部新车申报目录。

  恒驰5的下线可以看作是恒大造车达成了阶段性目标,但据了解,该车依旧处于小批量试制阶段,正式量产还要等到今年8月。

  可以说,恒大是将造车视作重获新生的救命稻草,无论如何也得咬紧牙关挺过去。当前正红火的造车新势力都曾经历过濒临解散的至暗时刻,但是有些车企在艰难挣扎后,确实迎来了朝阳。

  恒大想翻盘依然坎坷

  恒大汽车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69.2亿元,同比增长53.5%;归母净利润亏损47.86亿元。

  近年来,恒大各种借款逐年减少,而应付账款以及其他应付款则逐年增加,资产负债率长期保持在80%。受母公司债务暴雷影响,恒大集团旗下三只H股上市股票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中国恒大市值仅剩二百多亿港币,恒大汽车的股价也从2021年2月的最高点72.45港币/股一路狂泄至9月最低点1.66港币/股,市值缩水高达97.71%。

  恒大股价的跳水也使得持有恒大股权的上市公司们苦不堪言。

  近期,上市公司陆续公布2021年业绩情况,先后有包括广田集团、全筑股份、嘉寓股份、世联行在内的二十余家上市公司发布过与恒大“暴雷”相关的计提公告。1月14日,文科园林预计2021年亏损13亿元-18亿元,深圳控股计提恒大地产股权减值60亿港元,两家公司1年内损失了5年的利润。

  平心而论,恒大在如此困局中推动了恒驰5下线属实不易,甚至有种孤注一掷的决绝之感。但恒大想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上有所作为并不容易,毕竟要在传统汽车公司转型和造车新势力的夹击中争取到消费者的信赖才能赢回资本市场对恒大的信心。想要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并非易事,至少恒驰需要拿出与众不同的卖点。目前来看,恒驰并没有特别突出的亮点,或许需要找到重磅级的大买家或合作方才有可能实现突围。

  即便是恒驰5下线的重大利好,资本市场似乎也并不买账。恒大汽车股价仅在1月12日微涨3.33%,报收4.03港元/股,1月13日就高开低走,收盘下跌14.4%。

  恒大竭尽所能地安抚债主和消费者,力图稳定住局势。

  1月17日,恒大集团在官方渠道表示,截至2021年12月底,恒大全国复工率92.9%。根据计划,集团1月将交楼3万套。

  1月21日,恒大发布公告称:公司风险化解委员会正在积极研究解决方案并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建议增加聘请中金公司、中银国际亚洲作为财务顾问,中伦律师事务所有法律责任合伙作为法律顾问开展债务风险化解工作。

  恒大造车充满险阻

  恒大现在最大的问题来自缺钱,但是造车是更烧钱的一件事。

  新能源汽车是众所周知的烧钱大户。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领头羊,蔚来创始人李斌也抱怨道:“没有200亿别想造车。” 2019年,蔚来净亏损高达112.96亿元,每卖一辆车要亏损约54万元。

  百度为了造车,甚至以500亿元为“起步门槛”,力争在3年内推出其首款电动汽车;而小米造车甚至有壮士断腕的“壮烈感”,雷军在经历多番考察后,正式宣布小米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立下“押上人生全部的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的豪言壮语。

  有新能源汽车行业投资人直言:“相比于看能不能造出车,我们更看重的这些企业能不能活下来。”

  恒大汽车面临的不仅仅是来自资金的巨大压力,还有来自政策和市场的不确定性。据报道,2022年将是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实施的最后一年,政策扶持减弱后,新能源汽车行业必将迎来一番洗牌,先入局的玩家已经都抢占好位置,这对刚刚下线第一辆车的恒大汽车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据不完全统计,各路造车大军都将2022年至2023年作为首款车下线的节点,新能源汽车竞争将进入白热化阶段。蔚来创始人李斌近期也对媒体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决赛将会提前到来。

  分析指出,虽然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资本也纷纷涌入,但是随着新能源赛道的竞争越发激烈,如何能讲出不一样的故事,博得资本青睐仍是造车新势力亟需面对的问题,目前来看恒大汽车并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

  此外,造车新势力还面临“芯片荒”等卡脖子的问题,恒大汽车当然也不例外。Gartner数据显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85%的汽车企业受到了芯片短缺的困扰,2021年全方位的“芯”痛更是导致多家车企出现减产或停产的状况。

  芯片短缺倒逼着中国车企在内部寻找突破。为了避免“芯”痛再次爆发,近年集中涌入造车领域的巨头也在思索着在芯片研制上抢占先机。几年前几乎全员转行互联网的芯片制造相关专业毕业生在这一年成为就业市场的香饽饽,而本来就面临资金问题的恒大,或许不得不再分散一部分资金给芯片制造业务,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恒驰汽车下线第一款车型对危机重重的恒大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但是新能源车行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市场竞争的白热化,都将带给恒大汽车更多险阻,恒大汽车无疑开了一个好头但是前路依然山重水阻。




最后文章空三行图片.jpg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