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文化最大障碍 员工称英特尔嵌入式前途难卜

作者:向农
2009/6/25 10:40:05

     一个金额不过几亿美元的收购案,却引发了整个嵌入式领域的震动。对于英特尔来说,这不过是众多收购案中的一例而已,大不了不玩了,就像当年的通讯和手机,但对于风河及其众多用户来说,影响将会是长久的。

 

    故此EEWORLD推出“英特尔收购风河”系列报导,分析这桩豪门婚事未来的种种可能和对产业的影响力。EEWORLD曾向英特尔的公关公司询问过采访事宜,得到的答复是目前所有的大区都不便就此话题发表评论。不过相信众多专业人士从不同的角度、立场发表的意见,足以带给大家以启发。

 

    一石二鸟

    “英特尔的文化无法令其在嵌入式成功”,王飞(化名)说起这些时,显得很黯然。曾经他也是北京国贸商圈顶级写字楼——嘉里中心6楼的一员,那里是英特尔公司在中国的总部。但一切都已经过去,在英特尔退出通讯领域时,他也离开了那块耀眼的牌子,在嵌入式领域找到了自己的安身之处。虽然他现在所处的这家公司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并不妨碍他可以安静地做一份事业。

 

    对于英特尔收购风河,王飞觉得很自然。在MID的问题上,英特尔遇到了微软操作系统支持的问题。虽然微软没有明说,但其现在表现出的策略是:在PC和嵌入式领域只保持对主流处理器的支持。也就是说,在PC领域只支持英特尔,在嵌入式领域只支持ARM。原本倒也相安无事。

 

    但如今英特尔和ARM都在大肆向对方的领域渗透,事情就变得很麻烦。在MID上,由于得不到微软的支持,英特尔只能向Linux走。如今收购风河,在嵌入式领域英特尔就可以保持一份威慑力,“可能会利用对风河的控制,降低对其他体系架构的支持。但当然没这么快了,对外也不会这么讲的。”

 

    王飞认为,无论英特尔和微软、X86和ARM之间存在的问题已经公开化、矛盾化,一方面英特尔要摆脱微软的控制,另一方面是对ARM出卖IP模式的成功态势的抑制。

 

    “这是英特尔一贯的做法,毫不留情地打击竞争对手的成功。”面对EEWORLD的疑虑,王飞斩钉截铁地说。

 

    但问题是,这样的强势做法能一定促成英特尔在嵌入式领域的成功吗?事实上,英特尔也是无奈之举,其高调推出的凌动处理器还是传统的PC架构,导致功耗过高,无法和ARM相比。下一代处理器Moorestown由于体系架构上有所变化,希望能将功耗降到可以和ARM一较高下的程度,但必须要有操作系统的紧密配合。

    

    文化的迷失

    作为英特尔的前员工,王飞还保持着一份对老东家的尊敬,毕竟他在那里呆的年份也不短。但正是由于对英特尔的了解,他并不看好其正在展开的嵌入式之旅,原因即在于文化。因为英特尔在PC领域所形成的文化是强调“统一架构,精确复制”,即惟一的处理器架构和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这和嵌入式领域宽松和多样化的文化相矛盾。

 

    英特尔在通讯方面的经历恰好证明了这一点。PC领域里英特尔一家独大,而在通讯行业没有什么公司是垄断的,呈现出的是解决方案的多样性和应用的多样性。同样一颗处理器,做手机是一套参考设计,基站又是一种参考设计,每种应用都有典型的参考方案,而这种参考方案又有许多家可以做。Freescale有自己的方案,英飞凌、高通等也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案。

 

    反观英特尔在PC领域做出一款产品来,只要能够保证强大的生产线、先进的工艺、降低成本,就能够盈利。而通讯的产品变化很多,有很多种类、很多方向,每一个方向的技术难度和复杂程度又都不比做出一个奔腾处理器容易,甚至更难,但是其产生的利润相差得太多了。英特尔本身的习惯和文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改善这个局面,所以它自然觉得得不偿失,无法承受自己在通讯产品上要投入的资源、技术、投资。

 

    仅靠简单的并购几家公司,难以形成核心的竞争力。几年之后,通讯部门没有形成行业里的领先地位,看不到预期,又恰逢经济衰退。显然,通讯部门的人均产出和PC部门相比,是典型的“二八法则”。因此自然就被放弃了。

 

    并购原本就是一件难事,即使精明如GE的前CEO杰克?韦尔奇,在谈到并购时也头痛不已。加之英特尔在并购这件事上交出的成绩单又是出奇地差,不能不让人担心。王飞认为,在并购时,如果一定要强行运用自己的文化统治别人的话,不见得会有好的结果。最好能够尊重、沿续人家的文化,而原来在通讯领域时却侵略人家的文化,加之嵌入式系统的多样性,让其无法用自己的文化统一别人。

 

    “让风河独立运营,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事实上,英特尔也正准备这么做,也许是意识到了以往的问题所在,也许是这次收购过于敏感。但不知一贯强势的英特尔,能否真的遵守自己的诺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