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中国与世界的“合唱” 谁会成为工业4.0的大赢家?

2015/4/22 9:10:00

中国与世界的“合唱”

  今天,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越发紧密融合,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日趋深远,我们向外的目光需要更远更深。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的深 层次影响仍在持续,世界经济尚难进入到稳步有序的复苏进程中,各国宏观经济政策仍处于深度调整之中,中国对外贸易与投资面临极不稳定的外部环境。另一方 面,随着中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对外开放及国际合作也面临着新形势。对外投资额已超过引资额、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一路一 带”建设加速推进、中国主导创建亚投行……无不显示出中国对外开放政策与思路的优化。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本季度起,全新的“环球视野版”正式与读者见面。在这里,我们看调整、看经验、看动向,深度解读全球宏观经济走势、国际组织动向、国际市场动态、国际产业发展趋势、跨国公司状况等。

  新版面呼唤新状态,引领新作为。这块全新的园地,既需要编者孜孜不倦的努力,更需要读者热情真挚的关心。我们期待,在编读双方的长期共同努力下,这块版面将砥砺前行,茁壮成长。

  德国提出并推动的“工业4.0”战略,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新一轮浪潮的代名词。这背后,是德国的再工业化战略,也是全球背景下的制造业回归浪潮。这股浪潮不仅仅将改变制造业的生产方式,也将改变普通人的消费行为,并有可能开启世界经济新一轮增长。

  “‘工业4.0’不光是技术问题,它深入到制造流程控制、标准制定、安全等诸多方面,是着眼于未来的、引领创新的战略。这不再是一种‘小修小 补’式的政策,而是德国结合自身优势,寻找下一轮经济增长点。”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加 紧寻找新的增长点。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意味着上一轮增长周期的结束,也意味着世界经济新排位的开始。谁先抢到这一‘棒’,谁就将获得巨大的红利,远远超越 搭‘便车者’。”

德国:靠比较优势强身固本

  将信息技术与自身强大的制造及科研能力相结合,是德国应对新一轮全球竞争所做出的重要选择。对德国来说,推出“工业4.0”战略,既顺应新技术发展潮流,也是未雨绸缪。

  从技术上来看,近十几年来,全球信息技术进步显着,无线电通讯、3D打印、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等技术的兴起,为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创造了必要的技术条件。

  而更大的动力则来自于德国的危机意识。“德国是个比较务实的民族,并具有忧患意识。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使其看到了未来的挑战。”丁纯说。

丁纯指出,国际金融危机使得全球经济陷入萧 条。尽管依赖汽车、化工、机械、电子四大支柱产业,德国经济呈现相对较好态势,但也感受到了重重压力。德国以出口与贸易立国,国际金融危机直接影响到德国 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其在全球的竞争力。德国在制造业上具有比较优势,这场危机使德国意识到,若要加强可持续性增长能力,必须进一步巩固其在制造业领域的全 球领先地位。

  此外,近年来全球制造业格局的变化,也使得德国引以为傲的制造业颇感压力。随着新市兴场的崛起,新兴市场在全球制造业中所占份额逐年增大。罗兰 贝格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20年,全球制造业销售从3.5万亿欧元增加到2011年的6.5万亿欧元。但各国销售量在总量中的占比发生了巨大变化:西欧传 统制造业强势国家失去的市场份额超过10%,这部分市场被亚洲、俄罗斯、南美以及非洲等新兴地区“抢占”,后者的工业市场份额因此提升至40%。

  在对外经贸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所欧洲中心主任史世伟看来,具有强烈危机感的德国感受到以下挑战:在互联网信息技术上,面临美国挑战。十多年来, 从创新的脚步上看,德国乃至整个欧洲都略逊一筹,这也成为德国推动“工业4.0”的动力。而在制造业领域上,新兴经济体开始崛起。德国担心,光靠制造业本 身,是否能保住其全球经济地位。

  在上一轮工业革命中,德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西门子、博世等都是全球顶尖企业。“‘工业4.0’是人和物、物与物的联网,是将信息技术与机械制 造相连。因此,德国希望依赖制造业与信息产业的结合,找到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结合点,保持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领先地位。”史世伟说。

全球:制造业回归成潮流

  “工业4.0”的横空出世还具有深刻的全球背景。

  丁纯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全球虚拟经济膨胀所带来的风险暴露无疑。各国走出危机,更多依赖于货币及财政政策刺激,但这些刺激政策不可持续,包括德国在内的全球各国都意识到需要创新,需要有新的引领性的产业带动世界经济走出危机。

  实际上,除了德国提出“工业4.0”战略,在欧洲,“欧盟2020战略”提出了“智能增长”;在美国,从2009年到2012年,《重振美国制 造业框架》、《制造业促进法案》、《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相继启动,剑指制造业重振;在日本,“日本再兴战略”成为“安倍经 济学”第三只箭的重要内容。可以说,全球范围内,制造业回归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

  “这轮全球范围内的制造业回归有其必然性,但不能简单将其理解为‘再工业化’。”丁纯表示。

  丁纯进一步分析说,从全球来看,制造业回归趋势是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反应。在危机中,过度依赖虚拟经济的国家受到了较大冲击,而德国等制造业比重较大的国家所受冲击相对较小。通过这场危机,世界各国都意识到过分依赖虚拟经济是危险的。

  “但是,这一轮制造业回归并不是重复原有的东西,而是有一个飞跃,将市场供需通过网络技术连接起来,供需更加紧密,产能的控制、技术的提高、成本的优化,都通过网络黏合在一起,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制造业的生产方式以及个人消费模式。”丁纯说。

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前后的IT技术革命,曾给全球带来了一股强劲的增长浪潮。这一轮再工业化浪潮,对世界经济的增长会否超越上一轮?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无论是工业机器人、3D打印还是美国的页岩气革命,都曾被寄于厚望,希望能够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前行的新增长点。但是,现 在我们并没有看到明显突破。不过,从整个世界经济的调整来看,这样的突破一定会实现。”丁纯表示,现在主要经济体都在寻找这样的“点”,找到了,各国间的 差距就拉开。“工业4.0”正是德国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所寻找到的自己所能够突破的“点”。

  “这其实是新一轮排位赛,谁都想领跑。”丁纯说。

中国:如何借鉴德国经验

  国务院常务会议日前审议通过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被称为中国版“工业4.0”。

  “中国制造业虽弱于德国,但互联网活力并不差。在这一轮浪潮中,中国应大力提升自己的创新能力,缩短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实现弯道超车。其实,后来者也有一定的后发优势。”丁纯说。

  实际上,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还是德国“工业4.0”,战略虽有不同,路径也不尽相似,但方向都是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其实是殊途同归。在制造业及研发领域拥有比较优势的德国,其推动“工业4.0”过程中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丁纯认为,德国在推动实施“4.0战略”过程中,国家的顶层设计、对产业标准的重视、所采取的开放式体系结构以及对人才培养的强化,都很值得中 国借鉴。值得关注的是,德国强调市场主导,政府更多起到激励与导向作用,推动市场去做,而不是政府“做了多少事,投了多少钱”。国家政策的强力推动在早期 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但要让战略可持续,并最终有成果,则不能仅仅依赖国家的政策推动,政策更应顺势而为,应营造一种激励机制,让市场之手去主导。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的胡琨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真正的创新不能完全依赖外在推动力。在德国这样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上,企业会去主动研发, 参与竞争。政府不是以主导者而是以辅助者的角色出现。德国政府提供的是一个方向,提供信息服务,增强政策的透明度,“软”的支持会更多一些。

  史世伟则强调科学界的重要作用。他认为,科学界的独立自主是德国工业创新体系中的重要因素,这也是对“中国制造2025”的重要启示。

中德合作:前景广阔

  2014年10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期间,中德双方签订了《中德合作行动纲要》,宣布两国将在“工业4.0”方面开展合作。这是中德未来经济合作的新方向,也给德国企业带来了新的机遇。

  德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英飞凌公司,位于德累斯顿的200毫米晶圆工厂已100%实现自动化,完全依靠机器人操作。该公司正在将这一先进技术引入 其在中国无锡的工厂。英飞凌(中国)有限公司总裁赖群鑫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英飞凌一直积极关注中国政府的政策和规划。“我们了解到,‘中国制造 2025’将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新材料、农业机械装备等领域。其中,智能制 造是主攻方向。半导体在上述领域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一是通过功率半导体高效率地生产,二是通过高性能微控制器进行智能控制,三是通过安全芯片保障智能生 产中的数据和信息安全。这些正是英飞凌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中重点关注的合作机会。”

  对于未来的中德合作,西门子表示,其最关注的,还是中国企业的实际需求,以及怎么利用西门子技术帮助中国企业实现转型。“我们能够看到全球制造 业发展的各个阶段在中国都以不同形式存在——有些还处在‘工业3.0’的阶段,有些在向‘工业4.0’过渡的历程上已经走到了非常前沿的位置。从西门子的 角度来说,我们有范围广泛的产品服务解决方案,能够满足工业化不同阶段的需求。”西门子有关人士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西门子是涵盖范围非常广的合作伙 伴,可以和中国伙伴携手实现“工业4.0”愿景。

  不过,对未来的中德“工业4.0”领域合作,史世伟提醒说,“我们可以期待技术合作,但不能过度期待别人的成果,不能期待‘搭车’,而仍应强调自主创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