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互联网支持全球多少种语言 仅仅5%

2015/12/8 8:00:00

HU(P8MHFVR[$ASRWBSW_CN5.jpg

  尽管互联网连接了全世界,但互联网对人群的割裂比我们想象中更严重。这是由于,互联网网页仅仅使用了全球为数不多的语言,而大部分语言仍未能上网。

  以下为文章全文:

  是tweet、tuit,还是giolc?这是盖尔语中对“Tweet”(Twitter消息)一词的3种表述方式。2012年,Twitter的爱尔兰翻译们为此争执不休。关于究竟是用英语拼法,还是盖尔语拼法,亦或是盖尔语中的动词形式,这一困难的选择导致项目停滞了整整一年时间。最终,一个翻译小组做出了决定,采用英语拼法“tweet”,同时配以爱尔兰语法。到2015年4月,盖尔语版本的Twitter终于上线。

  许多土著文化缺乏充足的资源,因此在互联网上很难为自己的语言找到一席之地。英语、西班牙语和法语等少数语言主导了互联网。在社交网络上,以这些语言作为母语的用户已习惯于约定俗成的单词库、内置的翻译服务、基本的语法,以及拼写检查工具。

  在爱尔兰,只有2%到3%的人口使用盖尔语,因此以这一语言作为母语的人群很难使用数字服务。而某一语言即使有数百万使用者,可能也仍会缺乏资源,使互联网在日常生活中难以发挥作用。

  数字发展宽带委员会成立于5年前,其任务是关注全球互联网的发展及使用。今年9月,该委员会发布了2015年的“宽带状态报告”。报告认为,在帮助尚未联网的40亿人口互联的过程中,互联网对各种语言的支持将是主要挑战之一。

  目前,互联网网页仅仅使用了全球5%的语言。在访问量最大的1000万家网站中,即使是某些国家的官方语言,例如印地语和斯瓦西里语,也仅被其中的0.01%使用。全球大部分语言都还没有存在于互联网上。

  全球现用语言名录Ethnologue发现,在目前使用的7100种语言中,有1519种正面临逐渐消亡的风险。对于这些濒临灭亡的语言,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等社交网络,以及谷歌(微博)和维基百科等其他数字平台可以带来帮助。尽管挽救语言的最佳方式使确保有人说这些语言,但让人们在网站上使用自己的母语也能有所助益。

  计算机语言学教授凯文·斯堪奈尔(Kevin Scannell)花了很多时间去建设能支持多种语言的技术基础设施,而工具常常是开源软件。目前,斯堪奈尔正在处理40多种语言,而他的工作也是更广泛的语言保护行动的一部分。他表示:“这些语言目前还不是互联网或计算机行业的一部分。我们试图改变这一现状,向人们提供可用的工具。”

  齐切瓦语正是这样一种资源匮乏的语言。齐切瓦语是非洲班图语的一种,被1200万人口使用,其中大部分人口居住在马拉维。程序员埃德蒙·卡查尔(Edmond Kachale)从2005年开始为齐切瓦语开发基本的文字处理工具,而过去5年则在尝试将谷歌搜索服务翻译成这一语言。此前,互联网上几乎没有任何齐切瓦语的内容。这意味着持这种语言的人群很难参与数字时代的全球化竞争。他表示:“除非这种语言在数字世界中引起关注,否则就将走向消亡。”

  在马拉维,超过60%的人口还无法访问互联网。不过卡查尔指出,即使在马拉维全国范围内提供免费的互联网服务,但由于语言障碍的存在,母语为齐切瓦语的人口可能也不会去使用互联网。2015年的宽带报告证实了卡查尔的观点。以各种语言的10万个维基百科页面作为参考,报告发现,全球只有53%的人口可以用母语获得足够多的内容,从而发挥互联网的作用。

  无法使用互联网可能会造成经济上的落后,因为这些人群将无法享受电商带来的便利。在马拉维,Facebook已成为互联网上的关键平台,但在当地Facebook也没有提供齐切瓦语的版本。相关用户需要使用浏览器插件来自行翻译。

  2014年,Facebook支持了20种新的语言,而今年又支持了更多语言,目前支持的语言总数超过80种。Facebook还启动了基于社区的翻译项目,而这带来了约50种语言,包括只在玻利维亚、秘鲁和智利使用的土著语言艾玛拉语。尽管目前仍有约200万使用者,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将艾玛拉语定义为“濒危”语言。从2014年5月开始,由20名志愿翻译者组成的团队前往当地整理了2.5万个常用词汇,而这一项目预计将于今年圣诞节完成。

  这一项目非常重要,因为这将鼓励年轻人使用自己的母语。负责这一翻译项目的艾利亚斯·楚拉(Elias Quisepe Chura)表示:“我们肯定,如果艾玛拉语成为Facebook官方语言之一,那么将给艾玛拉人带来力量。”

  翻译团队的另一名成员鲁本·希拉里(Ruben Hilari)对西班牙《国家报》表示:“艾玛拉语仍然存在,没有必要复活这种语言。然而,这一语言的地位需要加强,而这正是我们所做的工作。如果我们今天没有为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努力,那么明天我们可能就会不再记得自己是谁,我们对自己的身份将会产生不安全感。”

  尽管被称作“信息高速公路”,但互联网目前只对少数语言的使用者有用。而互联网的这一局限也反映了当代全球社会存在的割裂和不平等现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