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郭台铭距离打败三星电子 还缺少这两场胜战

2017/1/11 6:00:00

郭台铭震撼宣布广州10.5代面板厂,充分展现他一夫当关,领军挑战中、韩国家级企业的决心。不过,在直捣三星黄龙的目标下,郭台铭也有两大天险等着他……

这台85吋大电视,就是富士康制造的,张艺谋导演已经跟我订了一百台。」赶在2016年底,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对着两岸三地的媒体、广州官员及产业界代表,一面宣布新投资案,一面不忘地展示电视、手机、车用电子等面板应用,还多次称赞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勇于任事,是五十天就敲定投资案的关键人物,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这个由郭台铭个人持股53%的日本堺显示器株式会社(Sakai Display Production,简称SDP)为主体,在广州投资610亿元人民币(约2800亿元新台币)兴建10.5面板厂的计划,是继先前透露将到美国投资七十亿美元后,另一项更大规模的投资案,两案加总的投资金额超过四千九百亿元,在郭台铭宣布夏普不再供应面板给三星后,他这场豪赌,对全球面板、电视产业将掀起什么样的风暴?

鸿海集团在面板产业的布局,可以说已全线开打,若广州厂顺利于三年后量产,加上全球排名第三位的群创、最先进十代线的SDP、拥有众多中小尺寸产能与技术的夏普,即使不计入据了解也是面板厂的美国投资案,2020年泛鸿海集团将超越三星、乐金及京东方,成为全球面板产能第一大集团,市占率超过20%。

拥夏普、堺工厂如虎添翼

要去化这么庞大的面板产能,当然要做好各项准备。郭台铭作法是左右开弓:一要重新擦亮夏普电视品牌,回到全球十强之林,才有机会进击三星、乐金的霸主地位;二是站稳在组装代工与零件市场的优势,全力抢供苹果、索尼及中国众多客户的各类面板需求,从手机、电视到车用电子等组装订单都不放过。

过去的夏普,是最早发明液晶面板技术的公司,也曾是全球液晶电视品牌的龙头,只是到了2015年,夏普蒙尘,液晶电视出货量只剩582万台,全球市占2.8%,昔日龙头已被抛出全球十大之外。但在郭台铭入主夏普后,包含堺工厂与夏普,将成为郭台铭的活棋。

堺工厂是目前全世界唯一实际运作十代厂,夏普更有品牌与技术实力,两支生力军加入后,郭台铭得以左打品牌,右接订单。

第一仗一年拼销千万台品牌重返十强

2016年3月郭台铭入主夏普后,即宣示2017年的销售目标要回到一千万台。根据统计,去年全球液晶电视品牌前十强中,除了第一、二名是三星、乐金,第六名是索尼,其余全是中国品牌,包括海信、TCL、创惟、AOC、Vizio(已被乐视收购)、海尔及长虹,其中第十名的长虹销售量不到千万台,夏普若是重返年销千万台的目标达阵,2017年将有机会重返十强。

当然,夏普若只是重振在日本的声势恐还不够,须强势回归国际市场才行。于是,夏普董事长戴正吴上任以来,一面强力整顿,同时逐一买回过去夏普因为亏损而卖掉的欧美液晶电视品牌业务,例如买回斯洛伐克UMC(Universal Media Corporation)公司股权,重新展开在欧洲的业务,并与中国海信集团展开谈判,志在拿回夏普北美品牌业务。在戴正吴坐镇下,夏普股价明显有起色,自谷底翻扬。

亲民卖电视单日业绩28亿

不仅如此,另一个最大的消费市场||中国,夏普更是无法缺席。在品牌经营上,去年的双十一光棍节,郭台铭亲上第一线担任超级推销员,打出「买70吋、送60吋」方案,更动员富士康百万员工一起推销,创下一天就卖出价值二十八亿元新台币的电视的惊人业绩,可见郭董的意志,将是夏普决战中国液晶电视市场的最大动力。

如今的新夏普,在高阶液晶电视市场有AQUOS品牌,而与鸿海关系密切的品牌富可视(InFocus),定位在「高规低价」,采用夏普高阶面板,价位却亲民的策略,兵分多路,通吃高、中、低的市场,只有如此,才有机会挑战三星。

第二仗全方位抢单追上京东方脚步

但是光靠品牌,去化产能绝对不够,鸿海最有杀伤力的还是生产代工业务。因此,从苹果各种产品线的高阶面板需求,到索尼、Vizio及中国众多液晶电视的组装与面板供应业务,全是鸿海极力争取的客户。

工研院产业经济与趋势研究中心(IEK)副主任钟俊元表示,鸿海赴广州投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抢占中国内需市场。因为如果无法就地供应,只靠日本堺工厂十代线,将会面临5%以上的高进口关税,加上中国也倾力扶植本土面板大厂,京东方去年与康宁合作的10.5代厂,预计2017年第二季就将投产,比郭台铭领先市场两年,更能快速切入市场需求,鸿海更须加紧动作才能抢攻商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广州投资案,居然不是以鸿海、群创或夏普等公司名义,是以日本堺工厂SDP公司为主体去投资。

投资案公布前几天,郭台铭以家族百分百持股的两家投资公司,宣布以约190亿元新台币参与SDP增资并买下夏普手中持股,总计增加SDP持股至53%,让SDP成为郭台铭个人拥有的企业,这个增持之举正是为后来投资广州做准备。

首先,是政治上考量。由于台湾对面板产业赴中国投资仍采审查机制,而政府曾在2011年限制台湾赴中国大陆投资的面板技术,必须是比台湾低一个世代(也就是N-1),目前台湾面板最高世代是8.5代线,广州厂则是10.5代线,势必无法用台湾上市公司前往,若以日本SDP赴陆投资,台湾主管机关就没有置喙余地。

而且,自郭台铭宣布加码美国投资后,据了解,习近平就透过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表达高度关切,此次投资案某个程度上也是郭台铭对中方的善意回应。

其次,则是避免外资的疑虑。面板产业具有资本密集、高风险、景气循环的产业特色,若是以鸿海名义投资,持股高达五成的外资恐怕有意见,以SDP名义投资,可说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郭台铭以堺工厂负责未来的广州投资,是否会负担过大的财务压力,这点,鸿海目前对外说法是融资会在当地解决,背底的答案则是,贷款可望得到中方支持,已有着落。

尽管如此,回归本业,从产业布局层面来思考,郭台铭的豪赌,仍有两大挑战要克服。

产能、附加价值成新挑战

首先,面板有很明显的景气循环,2010年至2012年出现大幅亏损,群创当时最高负债曾达5300亿元的惨状,郭台铭应该记忆犹新,尽管目前面板供货吃紧,拥有面板产能的品牌业者也许暂时受惠,但随着中国京东方等面板厂产能陆续开出,2018年后势必又步入供过于求的情况,届时,一旦面板供给过剩,月报价反转下跌时,拥有最多面板产能的郭台铭,绝对很难笑得出来。

而且,韩国的面板产业,不仅是品质、技术、生产良率遥遥领先,如今更已升级到新规格的战场。

三星近年来不再投资TFT液晶面板,主因是在中小尺寸AMOLED(主动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已占有全球九成以上市占,至于乐金也在大尺寸AMOLED量产独占鳌头,韩商让竞争对手完全瞠乎其后,不论日、台以及陆厂几乎难越雷池一步。

而中国市场中,京东方今年十代厂可量产,可见在中国市场,郭台铭与京东方势必短兵相接,届时「良率将是决胜点」,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别忘了,SDP可是全球第一个量产十代厂。

然而,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液晶电视产业本身。由于电视功能提升有限,应用上不如手机变化多端,因此单价也一直很难提升,这也是为何电视、面板产业都不容易创造高附加价值的原因。

最关键的是,鸿海向来扮演价格杀手,而非价值创造的角色,如何不把电视市场做成杀戮战场,恐怕才是郭台铭真正头痛的难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