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中国酝酿推进低空空域改革 需补齐三大短板

2017/4/21 13:10:00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当汽车保有量不断增长,开车成为现代人普遍具备的技能时,驾驶飞机翱翔天空开始成为越来越多人崇尚的事情。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大众消费正面临转型升级,以私人飞机等为代表的通用航空产业,日益受到关注,拥有私人飞机梦的先富人群及爱好者与日俱增。

  不过,私人飞机能不能飞起来,首先取决于低空空域资源的开放,其次是通用航空制造业及相关配套服务产业的发展。过去,低空空域处于严格的管束下,今后,这个局面有望改变。国家空管委办公室副局长杜强昨天(11日)透露,10月份即将召开全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会议,将进一步推出针对性、操作性强的规范。

  根据民航局的规划,2020年通用航空发展目标是实现规模化发展,飞行总量达到200万小时,未来几年的飞行量增速大约19%。据预测,2015年我国通用飞机保有量大约在2500架,2020年我国通用飞机保有量将突破9000架,从目前国内的保有量估计,未来几年,通用飞机保有量每年的增速将超过25%。

  低空开步放开带来的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空间巨大,这一领域有望撬动起一个万亿元潜力的大市场。低空空域管理逐渐适应时代的需要,相关的产业迎来发展良机。可以预见,“低空经济”将会掀起一波热潮,“一飞冲天”不是梦。

  低空空域是指1000米以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一些通用航空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可以开展各种医疗救援、抢险救灾、空中旅游等飞行活动。但在我国,由于飞行审批复杂严苛,过去低空空域利用度不高,私人飞机的发展也受到很大制约。为什么低空空域管理如今要加以改革?从航空运输产业发展的角度,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运输服务研究所所长邹建军分析,通用航空和商务航空这“两条腿”必须要“齐步走”。

  邹建军:在整个航空运输领域,它是两条腿走路,一个是我们讲的商务航空,另外一个实际上就是我们讲的通用航空。我们国家现在虽然从经验来讲,从航运运输来讲是第二大国,但是通用航空实际上是非常短缺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解决这样一个低空开放的问题。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政策,促进整个通用航空业的发展,使我们整个航空运输的两条腿都是粗壮的,形成一个往前走的步伐。

  关于低空空域管理改革,业界关注的焦点在于新的管理规定出台以后,相关的产业究竟能做出一个多大的蛋糕。具体的产值现在可能还难以确切计算,不过因为基数小、空间大,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航空运输服务研究所所长邹建军用“不可估量”来形容它的前景。

  邹建军: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通用航空你看到的是一架直升机或者是一架公用机在飞行,但实际上背后首先是服务,然后是购买,消费,再接着往后是什么?是整个国家航空界的巨大产业,从零部件到整个航空器的整装线,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如果说我们真的能够实现整个通用航空快速发展,低空开放不成问题,到那时候,实际上整个产业链就会被激活,所带来的经济活力和对外释放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我们现在还处在一个初始期。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表示,国家逐步放开对低空空域的管理,体现了简政放权的积极信号,也是深化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步骤。

  经济之声:这几年全国通用航空发展速度明显加快,政府、社会、企业、个人对发展通用航空热情空前高涨。对低空空域的管理,从严格管制,到逐渐放松管理、逐步开放,管理思路的变化传递出什么样的信号?

  张彬:首先是一个中央简政放权的积极信号。简政放权,让相应的审批程序更简便,其实不仅体现在一些日常事务中,关于低空的相应管理规定的实施,也是一种审批手段的简政放权。以前中国的飞行审批非常复杂,也非常严苛,所以中国的产业受到相应的制约,这也是一种深化体制改革的重要步骤。当然它还要跟相关的方面包括军队等进行一系列的协调。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大家抬头看看,除了看见高楼之外,1000米以下基本上是干干净净,所以我们的通用航空领域的商机是无限的。它的产值,包括固定翼飞机、直升机,以及衍生出的一系列空中旅游、探险、测绘等,据估算,未来的产值上万亿。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在外部经济环境比较危急的时候,这样一个大的产业,拉动内需的产业,对于中央也好,对于老百姓也好,对于商家也好,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能够带动很多产业发展。

  第三,确实也为我们未来的抢险救灾,包括勘探、测绘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又有市场,又有前景,相应的审批手续又简化,从这几个方面来讲,这体现出我们通用航空管理体系或者说管理思路的一个积极变化。

  经济之声:低空空域逐步开放,如何管理是个难题。在空域开放方面,过去国家层面管理严格,使得地方发展自主性受到限制。未来,如何实现协调管理?需要补齐哪些管理上的短板?

  张彬:可能很多喜欢航空的朋友,觉得放开低空空域会带来极大的利好,但从目前来讲,我们在管理上还面临很多问题。一个是航空人才的缺乏。中国通用航空这么多年的管控,这么严格的审批程序,致使相应领域的管理人才基本上是空白,人才极大短缺,一旦开放之后,这批人才怎么培养,怎么能够适应人才的需要,这是一个大问题。

  第二,飞机不像买汽车,买个汽车还得找一个地方停车呢,还涉及停车管理员,还涉及交费问题,出了意外还要有交警来负责。那飞机航空的安全怎么来保证?机场的配置配件相应的完善,以及相应的空中管理、地面管理、机务等等,涉及庞大的系统,在这个系统没有初步建立起来之前,低空开放或者说我们所谓的“通用航空的航空梦”,恐怕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有一个,在目前反恐形势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如果低空开放之后,势必会面临一些安全问题,这些安全问题怎么样来保证,这也是相关部门需要考虑的问题。

  从人才、基础设施、再到我们的航空安全,这些问题是考验中国未来通用航空市场能不能平稳顺利运行的一个最基本的试金石。

  经济之声:从改革来看的话,这一次低空空域的管理改革,您觉得对于整个通用航空的产业的发展,能起到什么样具体变化?

  张彬:作用非常大,美国有20多万架通用航空领域的飞机,中国才一千多架,比例差太远了,一旦说放开之后,私人飞机听着离咱们很遥远,但它的市场在中国非常广阔,而且它的投入产出比是1比10。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包括直升机的市场,未来前景都将是非常好的,在这种前景下,可能会对中国航空配件的建设,小型商务或者公务飞机的建设,都会带来重大的促进作用。当然,一旦开放之后,可能外国的飞机也会进入中国,那就势必面临一个竞争,这种竞争如果是良性的话,也会推动中国相应航空产业的积极发展。未来必然是继汽车之后又一个拉动中国经济腾飞的重要的引擎之一。

  经济之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价格问题,以后的价格有没有可能出现慢慢的下降?

  张彬:我觉得会有的,随着技术的发展,新材料的使用,再加上飞机普及以后,量一大了,自然而然价格就会降下来。对于老百姓来说,带来的直接便利是,我们未来可以享受到航空旅游的快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