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石墨烯产业化:如何撬动万亿产业链

2017/10/17 5:00:00

规模达200亿元的石墨烯产业母基金在南京正式启动。该基金以“资本+产业”为核心,构建石墨烯生态圈,旨在解决石墨烯产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助力创新发展。

“事实上,目前国内不超过5家企业真正把石墨烯作为一个增长点,并拿出上亿资金来布局。存在真干、假干、炒作的企业。”中国石墨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李义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联盟鼓励一些有资金和产业实力的企业投资石墨烯产业,更看重企业投资产业,而不是只投资石墨烯某个项目。

李义春认为,投资产业和投资项目是不一样的。石墨烯市场鱼龙混杂,应谴责一些企业打着石墨烯概念炒高股票的投机心理。同时他表示,制约石墨烯产业化的关键在于应用。

企业布局良莠不齐

石墨烯是从石墨中剥离出来、由碳原子组成、只有一层原子厚度的二维晶体。其自然属性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知材料中最薄、强度最大的,具有极好的导电性、导热性和透光性。

有业内人士表示,石墨烯经历概念、产品化之后,正式向量产之路迈进,今年以来表现尤其明显。

记者注意到,国内一些企业动作频频,加速布局石墨烯产业。例如,东旭光电(11.160, 0.01, 0.09%)、融钰集团(14.980, 0.10, 0.67%)、德尔未来(15.230, 0.10, 0.66%)、华丽家族(7.710, 0.03, 0.39%)、宝泰隆(11.120, 0.43, 4.02%)等上市企业相继通过收购、入股等形式进军石墨烯领域。

其中,东旭光电(000413. SZ)在2016年正式发布了全球首款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产品。此后,该公司已先后布局完成了石墨烯材料-石墨烯包覆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新能源汽车的完整产业链闭环路径。

10月11日,东旭光电又发布公告称,拟与新南威尔士大学就高性能高导电性巴克纸和石墨烯纸开发、石墨烯复合材料超强除湿剂、高能量密度超级电容器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东旭光电副总经理、石墨烯事业负责人王忠辉向记者表示,东旭光电在石墨烯应用领域创造了两个生态,一个是从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到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闭环,另一个是以石墨烯散热大功率LED照明系列新品为核心依托的智慧城市。

李义春认为,东旭光电在石墨烯领域的持续发力,包括在国际合作、产业化道路上,在行业内确实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现在东旭光电连续投了一些石墨烯项目,其石墨烯技术含量是比较高的,具有较高的门槛。

不过,李义春同时强调,“目前国内石墨烯产品良莠不齐。与上述形成对比的是,行业有一些企业打着石墨烯的概念炒股价,有投机心理在市场上作势。”李义春认为,事实上,目前国内不超过5家企业真正把石墨烯作为一个增长点,并拿出上亿资金来布局。

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也向记者表示,“目前石墨烯产业全产业链已初见雏形,覆盖了从原料、制备、产品开发和下游应用的全环节。但由于龙头企业数量不多、规模相对较小,制约了整个产业生态系统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产业链布局有待完善

揭小兰向记者表示,据测算我国现有探明的石墨矿储量达到全球的75%以上。截至目前,中国的石墨烯专利数量位居世界第一,中国发表的关于石墨烯的学术论文数量世界第一。目前全国500多家企业展开石墨烯相关业务,从规模和数量上已形成较大优势。目前,我国石墨烯产业化一枝独秀,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主要是其正在快速推动制造业升级转型。

虽然我国的石墨烯研究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较快,潜在优势明显。近年来,国内相关专利申请量和申请人数增长非常迅速,所涉及的技术主题也更加广泛。江苏、重庆、深圳、黑龙江与中科院等省市与机构以多种形式协同创新,纷纷建立了产业技术联盟,促进了创新资源优化组合和创新产业化进程。

据中国石墨烯产业联盟统计,截至2016年,在全球主要优先权专利申请统计中,中国石墨烯专利占比达 58%;在全球前十位石墨烯专利申请机构中,浙江大学、清华大学等五所中国高校入围。由此可见,目前中国石墨烯的研发水平已在国际上处于相对领先地位。

揭小兰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不断出台,以及产业联盟和创新平台的不断建设,预计2018年石墨烯产业链布局将更加完善。预计2020年石墨烯产业将撬动万亿产业链。

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原材料工业研究所所长肖劲松向记者表示,预计2021年~2035年,石墨烯产业将步入成熟阶段,届时将能发挥石墨烯独特优势的高端器件及产品产业化,如石墨烯太赫兹检测器、生物传感器、海水淡化滤膜、激光发射器、集成电路等。

不过,作为新兴行业,石墨烯产业化过程汇总仍有诸多不足之处。石墨烯产业链还极为薄弱,没有形成完整的、成熟的产业链上下游,石墨烯研发制备企业和下游应用企业脱节是主要特点。此外,由于下游需求未起,大部分石墨烯企业目前仍无法找到稳定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

李义春认为,目前石墨烯行业面临的问题,关键在于应用上。“从整个行业来说,石墨烯制备的量产技术已经打通,有待于优化。但是没有应用又怎么优化呢?企业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哪个企业愿意生产,一百吨、二百吨,放在哪,这成本也太高了,这需要应用拉动,实现不断优化,推动供需双方强强联合。”

“虽然中国的石墨矿储量占世界储量的七成以上,但面临小而散的局面;中游制备环节还存在技术瓶颈,稳定性和量产还无法得到保障;下游应用开发不力,成本昂贵阻碍下游应用开拓。”揭小兰表示,应该加强石墨烯行业规划和政策引导,促进石墨烯材料研发、生产与应用协调发展;引导骨干企业整合高校、院所和特色中小企业的创新力量,协同攻关,尽快突破石墨烯材料规模化生产的关键技术和成套装备;统筹石墨烯应用难度、下游可承受能力、潜在应用规模等因素,稳步推动石墨烯材料应用市场开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