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华为/小米用上京东方OLED屏 中韩争霸谁能笑到最后

2017/11/2 6:00:00

2017年10月26日,京东方成都柔性AMOLED 6代线宣布量产,这是中国第一条全柔性AMOLED生产线,也是全球第二条量产的6代柔性AMOLED线。打破了三星在这一市场的绝对垄断,也让国产手机可以用上国产OLED屏。京东方此次的提前量产是否意味着中韩显示面板大战又进入了新阶段?面板行业新一轮的争霸谁将笑到最后?

1509430932604007511.png

据了解,京东方此次量产的B7成都6代AMOLED线总投资465亿,设计产能为每月4.8万,该生产线采用和三星一样的业内最先进的半切蒸镀,将玻璃基板切为二分之一进行蒸镀,技术难度非常高。同时采用低温多晶硅(LTPS)塑胶基板代替传统的非晶硅(a-Si)玻璃基板,并采用柔性封装技术,实现了显示屏幕弯曲和折叠。B7工厂现场京东方交付的客户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中兴、努比亚等十余家厂商。另外,该工厂除了有厚度仅为0.03毫米的柔性OLED屏,还有iPhoneX同款异型切割“刘海屏”,其技术和工艺提升超出业界预期,证明了京东方有能力为苹果提供柔性OLED屏幕。

京东方为什么能打破三星的绝对垄断?

京东方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抓住机遇提前布局。2000年以前的面板行业两次衰退期成就了韩国和台湾企业,2000年后新一波衰退期,中国企业抓住机会大举投入面板业。京东方作为中国显示行业的龙头,从2005年第一条5代线投产至今已拥有12条产线,其中3条在建,总投资3592亿元。

另外,这一轮面板大年不仅是新一轮周期波动的开始,也是OLED对LCD的切换开始,最为直观的就是越来越多的旗舰手机正在从LTPS向柔性OLED迁移。京东方一贯喜欢抢先布局,在2017年同时上马两条10.5代线、两条6代柔性OLED线,使用公司出资+银行贷款+地方政府入股的方式用几十亿资金撬动几百亿资产。

当然,烧钱的除了产能之外研发投入也不可忽视。京东方2017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研发投入达到31.7亿元,同比增长63%,占营收总额7.1%,比2016年的6%提升了一个百分点,超过了2016年苹果研发投入比例的4.6%,接近三星的7.7%。科睿唯安9月发布的2017全球创新报告中,2016年京东方已跻身半导体领域全球第三大创新公司,仅次于三星和LG,2420项专利数在所有中国企业仅次于中兴和华为。2017年上半年,京东方新增专利申请量突破4000件,累计可使用专利数量已超过5.5万件。

因此,提前布局以及用几十亿资金撬动几百亿资产再加上研发上的巨额投入,都是LCD向OLED切换过程中京东方能取得骄人成绩的重要因素。

打破三星垄断 中国将成韩国以外OLED产能最大地区

在OLED新一轮的的竞争中,据了解日本企业最早研发OLED,却曾决定全面退出,现在日本显示(JDI)、被富士康收购后的夏普又重新计划上马6代OLED面板生产线,中国台湾也一直跟踪OLED,但迄今没有批量供货。由此,有业内分析师认为全球面板产业的竞争格局将由目前的“三国四地”(韩国、日本、中国大陆、中国台湾)较量,演变为“两强(中韩)争霸”。

据中国OLED产业联盟秘书长耿怡介绍,中国OLED产线建设已初具规模,逐步由技术研发向规模化生产过渡。2016年,中国大陆OLED面板出货量总计达600万片。此次京东方成都工厂打破三星垄断也只是中国OLED面板军团与韩国正面竞争的开始,中国的其它面板厂商也正在各地快马加鞭建设OLED生产线。华星光电正在武汉建设6代柔性OLED生产线;和辉光电的6代OLED生产线在上海;深天马的6代柔性OLED生产线也放在了武汉;维信诺的6代柔性OLED线则在北京固安。

据群智咨询统计,2017年全球新增4条6代柔性OLED线的产能,包括京东方成都、LGD、天马武汉(预计2017年11~12月投产),三星有一条6代柔性OLED线扩产。而2018~2020年,全球还将新增12条中小OLED生产线,其中中国大陆有6条。可以看到,未来几年柔性OLED产能的增加主要来自三星和中国大陆的面板厂,到2020年,中国大陆将会成为除韩国以外OLED产能最大的地区。

中韩争霸 谁将笑到最后?

韩国三星电子大约从2000年开始做OLED,2005年开始做柔性OLED,有10多年的生产工艺经验积累。我们知道,与目前广泛使用的LCD技术不同,OLED采用有机发光材料,制作过程中,稳定性没有无机材料高。中小OLED屏的生产过程中需要把红、绿、蓝三色的OLED材料蒸镀到面板上,产品良率提高是很大的挑战。此次京东方B7工厂能够提前量产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拿到了佳能Tokki蒸镀机。Canon Tokki蒸镀机作为OLED面板厂必不可少的设备,其年装机量仅四到五台,即便在在各方的积极争取下Canon Tokki 2017年也只规划了七台蒸镀机,除了蒸镀机,发光材料同样受制于人,因此产业链的不完善,尤其是上游环节的薄弱让中国面板企业的发展受到限制。

除了设备和材料的限制,相比韩国企业,国内AMOLED核心技术仍然落后,所以快速度过产能爬坡和良率提升依旧是重大的挑战。中国的面板产业链的骨干企业还需要通过资本投资、共同开发、技术合作等方式向上游的材料和设备厂商渗透,尽快打通和完善整个OLED产业链,增强竞争力。

最后,由于面板行业是典型的重资产、强周期,始终围绕供求关系周期波动。虽然业内普遍认为短期内OLED面板并不会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但未来可能出现的产能过剩对中国的面板厂商来说也是不小的考验。可喜的是,与其他行业不同,产能过剩、价格下滑时,后来者可以通过逆市投资扩大产能,打击竞争对手,坐上行业主导者,这给目前仍落后的中国厂商很大的希望。但中韩的OLED面板之战到底谁能笑到最后,目前我们还很难做出判断,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