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中国“芯”病需要慢慢医治

2018/3/30 5:00:00

  近年来,中国芯片进口额屡创新高,进口金额更是早已超过石油进口额,缺“芯”已经称为中国制造的一块“芯”病。为了实现芯片的国产化替代,中国政府和民间资本都投入了大量资金,我们经常可以在新闻里看到千亿级人民币的投资项目落户武汉、合肥、上海、北京、成都、重庆等城市。不过,在发展本土集成电路产业的时候,必须要尊重客观发展规律,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在2014年,中央财政、国开金融、中国电子等单位发起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并在过去几年里累积投资1387.2亿元人民币。如果算上地方政府和民间资本的投资,投资总金额更是非常惊人,美国商务部长普利茨克在在2016年11月严词批评中国政府投资1500亿美元用于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普利茨克表示,“如此规模的投资造成的市场扭曲,将与钢铁、制铝和绿色科技行业面对的扭曲雷同,结果是全球市场供应过剩,人为压低价格,导致美国和世界各地就业机会损失,对全球的集成电路行业造成显著破坏”。

  虽然中国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但在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逆差再创新高,达1932.6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6.6%。造成这种现象的主因上集成电路行业的投资周期相对漫长,短短几年还很难见到明显成效。不过,国家决策上的摇摆,社会资本盲目投资,以及一些企业在经营上的浮夸也是天量资金投资效果不明显的原因之一。

  首先,国家政策的摇摆导致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在过去,西方科技公司在技术上对中国严防死守,这使得中国坚定决心发展自主技术,这方面最亮眼的成果就是自主芯片成功应用于歼-20、空警-2000、北斗卫星、神威太湖之光超算等一系列国之重器。

  在国内自主技术取得一定成果之后,西方科技公司就开始向中国转让淘汰技术。由于没能分清国家安全需求和市场需求,混淆了实现安全可控和做强产业两个目标,且对引进消化国外技术的艰巨性认识不足,导致大笔资金花在了购买国外淘汰技术上。买来的技术又没能实现消化吸收,不仅没能做大做强产业,反而降低了对自主技术的投入力度。

  其次,社会资本的盲目投资导致资金错配。社会资本的一大属性是趋利避害抢风口,对于像人工智能芯片、物联网芯片这一类新出现的热点非常热衷,但对于已经被美国及其盟友垄断的CPU、GPU、DSP、FPGA、NAND Flash、Dram等领域,只有国家队在做,社会资本鲜有投资。而新兴领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市场还处于开拓期,还没有形成规模,暂时还无法从市场上大量回笼资金。这就使社会资本的投资成为抢风口的烧钱游戏,使本来可以投资在CPU、GPU、DSP、FPGA、NAND Flash、Dram等短板领域的资金,空耗在金融资本的游戏中。

  最后,一些企业在经营上的浮夸导致资金效率低。由于国家和民间在集成电路领域不断烧钱,相对于十年磨一剑做技术,包装、运作、抢风口显然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青睐。举例来说,由于人工智能非常火爆,众多公司开始玩概念,不论是做比特币矿机的,还是做DSP的,摇身一变都成为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完成融资或正在融资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已经超过40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在2015年后成立的。

  发展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解决中国制造业的“芯”病,媒体很急、专家很急、公众很急、领导也很急,天南海北破百亿元人民币规模的投资项目遍地开花就颇有急病乱投医的味道。然而,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浮躁会让我们走入误区,反而发展得更慢。产业发展有它的规律,如果不按规律办,你有再多的钱,也会受到规律的惩罚。

  芯片是异常复杂的系统,复杂系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摸索出来的,必须在应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持续改进,这个事情门槛特别高,不能着急。必须要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孤独,踏踏实实磨砺技术,才能把产业做起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