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从巴菲特增持苹果看苹果未来的利润率变化趋势

2018/5/8 6:00:00

众所周知,巴菲特的伯克希尔以长线价值投资为主,而且在消费品领域的投资是非常成功的,比如可口可乐、富国银行、沃尔玛、宝洁等等公司。巴菲特认为,买股票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理念,“在你一生的投资行为当中,只需要有这样一个宗旨,就是长期的坚持,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随着巴菲特抛售IBM、沃尔玛等,开始转而投向苹果公司的时候,那么是不是对于苹果的消费属性有了新的改变?其实巴菲特也认为,苹果股票的长期投资者不应该过于关于近期iPhone的销量,“想要花费大量时间来猜测在三个月内销售多少iPhone X的想法完全忽略了重点,就好像是担忧10年前黑莓手机的销量一样”巴菲特说道。

消费属性的苹果公司的高利润怎么办?

我们都知道,对于消费属性更强的公司而言,利润率是相对不高的,但会稳步增长,并且长期发展态势都不错。毕竟,消费市场属于一个微利行业,利润率不会太高。不过,这一点对于苹果公司来说貌似并不是很搭接,因为苹果公司的利润率是相当高,其智能手机利润几乎掠夺了全球智能手机的绝大部分利润,其他手机厂商只能喝其剩下的汤汁。Gartner曾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量共计4.08亿部,较2016年第四季度下滑了5.6%。苹果公司是毫无争议的行业老大,去年第四季度占有全行业87%的利润。这显然又不属于消费利润偏低的认知。

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么高利率的一种向往,巴菲特才会持续地加仓苹果公司的吗?当然,按照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是不在乎一时的得失的。那么未来苹果的高利润还会延续吗?显然很难,其实我们看到苹果的利润已经在下滑,要知道之前在智能手机市场苹果公司几乎占据了九成多的利润。更何况,除了手机之外,其他经营项目对公司的利润贡献还是很有限的。比如,虽然苹果在其他诸如平板电脑、智能手表市场也占据着市场绝对的领先位置,但利润比手机就相去甚远了。苹果依赖iPhone的市场影响力带来的利润率过于单一,也一直是业界(华尔街分析师)质疑苹果的地方。

今年,伯克希尔在第一季度购买了7500万股苹果股票,而在2017年底时,伯克希尔已经持有了1.653亿股苹果股票。目前,伯克希尔持有的苹果股份价值约4百多亿美元。伯克希尔现在是苹果第三大股东,位列Vanguard和BlackRock之后。对于投资苹果公司,巴菲特表示,“苹果是一条‘很宽的护城河’,我的意思是,这是一笔了不起的生意。你甚至可以把他们家所有的产品放在同一餐桌上。没有人会根据明年会否下雨的想法来购买农场,他们购买农场是因为他们觉得未来10年或20年能得到良好的投资收益。”我们关注到,从2016年伯克希尔首次投资苹果公司开始,巴菲特一直在持续地购买苹果公司的股票。巴菲特表示:“这是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

库克感动的稀里哗啦?

对于巴菲特对苹果公司的持续投资,苹果公司CEO库克也是感动的无可无不可的,就差痛哭流涕地表达感谢了。库克表示,能有传奇投资人沃伦·巴菲特及其麾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作为苹果公司的大股东感到“激动”。库克发表声明称:“就个人而言,我一直都非常敬仰沃伦,并一直对他的深刻见解和建议心存感激。”

库克应该感谢巴菲特,因为有这么一个大股东的支持也是极易把苹果送上万亿市值的高位的,毕竟伯克希尔的市场示范效应还是非常强大的,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也一直是“左右”市场的“风向标”之一。这些要素或许都会推动苹果公司的股价继续上扬,一旦中美贸易摩擦能最终“平稳落地”,那么对苹果公司的股价也是一次利好,未来的成长空间还是非常可期的。而华尔街分析师也预估今年苹果公司的市值是极有可能达到万亿目标的。

在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第53届股东大会上,伯克希尔公司88岁的董事长巴菲特和94岁的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Thomas Munger)在现场回答了股东、记者和分析师的提问。在谈到苹果回购股份的计划时,巴菲特表示,非常高兴苹果公司有回购的计划。他表示,“苹果公司本身有一些非常好的消费者的产品,我想你们懂得比我更多。不管是要不要买它的股份,我想它们绝对是值的。”

巴菲特还说,“我们现在拥有大概苹果公司5%的股份。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许我们会越来越增加,6%、7%,因为我们一直在购买它的股本。因为它的产品是非常非常棒的。我非常喜欢这个想法,就是说能够由5%一直涨到6%、7%,这是我一直期待的状况。”在这样的“消息”刺激下,苹果公司的股价不涨才怪呢?其实苹果公司应该感谢巴菲特的信任,因为这样才能带来更多的投资者的参与。对于苹果的产品架构,巴菲特表示,“苹果的产品是在整个生态里面,已经是渗入了方方面面。”巴菲特也表示:“也许在购买的时候,或者在做回购的时候,或者再度购买的时候,价格不是我喜欢的,并不是那么低。按照我们的观点来讲,我们希望苹果的价钱掉下来。”

其实巴菲特也有投资失误的时候

巴菲特也曾坦承自己犯的错误,没有投资于两家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亚马逊。巴菲特表示:“我在谷歌和亚马逊上做了错误决定。我们曾经考虑投资。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没有做出决定。我真的认为,按目前的价格,前景远好于价格所示。”巴菲特还承认,自己低估了亚马逊同时以如此快的速度扰乱零售和云计算的能力。“但我仍然低估了他。我看着亚马逊起家。我认为杰夫-贝索斯所做的一切几乎是个奇迹……问题是,当我认为某件事是奇迹时,我往往不会押注于此。很明显,如果我对某些行业有一些见解,情况会好得多。”

那么现在巴菲特对苹果公司了解了吗?其实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巴菲特看到了很多苹果产品,尤其是开始占据“居家市场”的时候,从iPhone到iPad,Apple Watch、HomePod等等都已经粉墨登场,并且悄然地占据了更多人的喜好。巴菲特也表示,“消费者对这一产品的粘性令人难以置信。”他表示,虽然这并不意味着苹果能够免于被新技术颠覆,但苹果产品具有极大的持续性,人们的生活也在极大程度上以苹果产品为中心。巴菲特认为,苹果产品是个非常强大的留客工具,至少在心理和精神层面,人们被锁定在(locked in)自己正使用的苹果产品上。

此外,我们关注到,巴菲特也曾经犯过投资错误。比如,他在做投资决定时掺杂了感情成分。巴菲特的投资伙伴BPL在1962年购买了当时一家位于新英格兰已陷入困境的纺织品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份,收购均价为每股7.50美元。后来巴菲特承认这是一笔“糟糕的生意”。在找寻优质的资产的过程中,巴菲特也错失了一些投资良机。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巴菲特对沃尔特·迪士尼公司和美国快运公司等的投资获得成功,得益于此他开始暂时将量化标准移除初自己的投资前评估指标。他一直寻求将更多资金投入那些属性特征堪称完美的企业,而对于后者的净资产状况却并不关注。在漠视投资谷歌和亚马逊方面也是一个例子。而对苹果公司的投资,不知道算不算一种“冒进”的策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