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被动元件将缺货到2019,芯片电阻是重灾区

2018/6/6 16:50:54

  被动元件龙头厂国巨董事长陈泰铭昨(5)日在股东会后受访时表示,日厂约有2,500个积层陶瓷电容(MLCC)料号,明年3月不再接新订单,这些产品大约占日厂产能30%,将外溢到台厂手中。国巨目前订单依旧大于产能,处于配货状态,供不应求状况至2019年仍旧无解。

1.jpg

  陈泰铭指出,就订单出货比(B/B值)来看,今年到目前止,MLCC的B/B值还是超过2,晶片电阻则大于3。

  业界指出,B/B值是观察产业供需重要指标,国巨目前MLCC的B/B值超过2,亦即订单超过出货量的两倍,亦即有超过五成客户拿不到货;晶片电阻晶片B/B值大于3,则是国巨仅能满足约三成客户,透露整体市场供应真的非常吃紧。

  他进一步说明,晶片电阻B/B值大于3,并不是缺口是三倍,而是接单大于出货的三倍,内含部分客户规划较长期需求,意指有不少客户下了长单。

  陈泰铭坦言,目前仍处于配货状态,需求和供给间仍有蛮大缺口,产业供需缺口到2019年还是无解。

  针对日、韩、台、陆等MLCC厂扩产态势,陈泰铭指出,日厂将产能移到车用和工控等市场,因为价格是一般品的三到四倍,他不认为移出去的产能还会再转回来。

  中国大陆厂商市占率仅6%,陈泰铭认为,即使陆厂扩产五成,产能不过增加3%,影响不大;加上整体产业界不会想再回到过往低毛利时代,因此至今仍旧规律扩产。

  针对全球MLCC龙头村田制作所(Murata)日前曾发通知给客户,约有2,500个料号将于2019年3月停止接单,隔年停止出货,预估会释出25%到30%的市场空间。陈泰铭坦言,有非常多客户从世界各地来,希望国巨能承接村田释出的缺口。

  陈泰铭指出,虽然日商希望引导客户将传统型MLCC需求转到小型化,但因改变料号必须重新设计,国巨内部估计能移转占比不会超过20%,约占总释出量的5 %左右,其余空间将由台厂承接,造就国巨等业者接单热络。

  国巨昨日举行股东常会,由陈泰铭主持,会中顺利通过去年财报、盈余分配案和改选董监事。股东会结束后,国巨即召开董事会改选董事长,陈泰铭顺利连任。

3.jpg

  展望今年,陈泰铭指出,国巨持续提升技术能力及遵循当地环保法规要求,审慎执行必要性金融避险策略,扩大利基型车用工规产能规模比重,优化产品和终端客户组合,进一步带动业绩获利成长。

  观察去年,陈泰铭表示,去年是国巨创新转型爆发的一年,公司的合并营收、营业毛利、营业利益、税后净利和每股税后纯益,均创下历史新高。

  未来目标,进一步扩充被动版图

  缺货涨价影响,被动元件产业业绩水涨船高,带动国巨股价攀上千元大关,今年60岁的国巨董事长陈泰铭扮演要角。他不以此而满足,持续做大营运规模,要带领台湾产业打世界杯。

  陈泰铭早在年轻时就踏进被动元件产业,1987年创立台湾阻抗,2年后与哥哥陈木元创立的国巨合并。这31年来,陈泰铭持续专注本业,培养出敏锐的市场判断力,鲜少听闻陈泰铭投资其他实业。他不断透过并购方式,扩大国巨集团的版图,也让陈泰铭很早就有「并购大王」的封号。

  不过被动元件产业市况高低起伏,陈泰铭主导国巨的发展策略,也非全然一帆风顺。2000年国巨并购飞利浦陶瓷元件和磁性材料两部门,当时被市场看狠狠看衰。2008年国巨受到金融海啸冲击,股价一度跌到只有新台币3元,沦为鸡蛋水饺股。

  近年被动元件产业进入成熟期,2010年到2015年间产业扩产失序造成产品价格崩落,期间国巨集团营运也受到不小的阻碍,季度每股纯益多在0.5元以下。2011年陈泰铭萌生国巨下市的念头,市场质疑声浪不断。

  2016年起陈泰铭展开新局,先发挥国巨在台湾被动元件产业的火车头角色,他要求国巨严守产能扩充纪律,逐步让积层陶瓷电容(MLCC)元件市场价格回稳。

  他更率先掌握到日本被动元件大厂政策性转向汽车电子和工业应用转型的趋势,受惠产能释出,让国巨先搭上了消费型被动元件缺货涨价的浪潮。

  此外,国巨从2013年起发动4次现金减资,瘦身有成,股本从新台币220.4亿元,降至35.23亿元。减资幅度达84%,也奠定日后国巨每股纯益和股价攀升的基础。

  陈泰铭不仅在台面上并购扩张国巨集团版图,台面下更透过投资公司深化在台湾被动元件产业的渗透力。

  从今年第1季财报来看,国巨集团本身持有大毅约9%股权,集团旗下国新投资持有九豪精密约7.4%股权、持股蜜望实2.1%、持股大毅5.6%等。这些鸭子划水的动作,壮大了陈泰铭在台湾被动元件产业的影响力。

  现在,国巨集团是全球最大晶片电阻(R-Chip)供应商,市占率达到34%,也是全球第3大积层陶瓷电容(MLCC)制造商,市占率达到13%。

  受惠缺货涨价和减资效应,国巨股价在去年4月下旬冲破百元大关,短短1年出头而已,今年5月中旬国巨股价已冲高到1000元,5月下旬更站上1090元新天价,近期股价仅次于大立光,站稳股后地位。

  国巨今年第1季国巨每股纯益冲高到12.15元,今年前4月获利就已经赚赢去年、超越以往历史年度创下新高。

  外资更罕见出具报告预期,今年国巨每股税后纯益可望超过56.5元,明年上看66元,今年整体业绩有机会突破480亿元大关,营收获利再创新高。

  对于被动元件产业,陈泰铭一直很有定见。他指出,从来不排除并购议题,只要有助市场通路、技术和产品发展,并购计画乐观其成。他希望未来与厂商进一步结合,把台湾厂商产品带到国际市场。

  他也指出,把营运规模扩大才是重点,当产业成长不是太好的时候,透过产业互相结合合作、把规模做大,是另一种思考策略和思路。

  陈泰铭扩大了国巨集团在被动元件产业的广度和深度,也有实力面对中国红色供应链的挑战。他表示,期待台湾多几个代表队打世界杯,国巨也正在朝这方向进行。

  也因此,国巨近期持续并购脚步,收购君耀-KY和美国普思电子,扩大布局5G和电动车应用领域。

  今年适逢陈泰铭60岁。对他来说,去年是国巨创新转型爆发的一年,今年也会是丰收有成的一年,未来陈泰铭要实现宏愿,带领台湾被动元件产业打世界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