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村田砸下80亿建新厂,MLCC的供应问题有望缓解

2018/6/10 21:21:43

全球被动元件积层陶瓷电容(MLCC)龙头厂村田制作所(Murata)昨天宣布,将斥资二九○亿日圆、折合新台币近八十亿元兴建新厂,预定今年九月动工、明年底完工。


业界认为,村田新厂是否反转MLCC缺货现况,仍需视未来产能规划和客户调整产品设计情况而定;就建厂进度来看,今年缺货态势底定,明年供需仍有机会趋紧。


村田昨天发布新闻稿宣布,为了因应MLCC需求增加,旗下生产子公司「福井村田制作所」已取得建厂用地,计画投资二九○亿日圆兴建MLCC新厂。更早之前,村田也宣布在「出云村田制作所」和菲律宾马尼拉近郊的工厂进行扩产,预估二○二○年三月底,MLCC产能将增加两成。


外电报导指出,村田会长兼社长村田恒夫表示,车辆急速电子化,带动市场稳健增长,是扩产主因。每台车辆搭载的MLCC数量增加,生产持续追不上需求,智慧型手机用MLCC需求也将因第五代行动通讯(5G)登场而强劲。


业界认为,MLCC持续缺货,依村田规划,现正以每年增产一到两成的速度扩产,并引导客户转用目前不缺货、成本较低的小尺寸MLCC;同时,系统厂和芯片厂也正变更设计,改用较不缺货的尺寸或具取代性的电容。像是原本大量使用MLCC的无线充电板,现在都已经改用不缺货的电容规格。


MLCC缺货,一场恐惧引起的涨价风波?


一颗小如沙粒、毫不起眼的积层陶瓷电容(MLCC),在台湾电子厂眼中,原本是不起眼的配角,1 卷1,500 颗,只卖2 美元,还每年降价,要多少有多少… …


去年,被动元件价格大涨,却变成台湾电子厂采购经理的恶梦,《财讯》专访一位台湾电子厂采购经理Tom(化名),亲身说明被动元件缺货乱象的前因后果,以下是他的第一手告白。


这是一波恐惧驱动的抢料风潮,今年,铝质电解电容、固态电容、低压MOSFET 都缺,但没有一样像MLCC 这么疯狂。


去年初,没人那么关心国巨,因为在被动元件的市占率是第3 名,大家关心的是全世界市占率最大的日本村田制作所,与第2 名的三星电机吵架,他们都互相指控对方供货不稳定。


去年第四季,是村田先通知客户,他们要减产旧型0402 MLCC,我们想,反正还有三星电机,应该没有关系。


村田和三星是我们的主要供应商,偶尔也会与国巨做生意;但没想到,三星竟同时也要减产旧型MLCC,他们都希望我们改用他们生产的新型MLCC。


要买旧型,也可以,但请多等几个月。我跑去拜访村田,他们也是要你回来检查自己的设计合理性,能不能少用几颗旧的MLCC。讲白了,就是产能有限,你得省着点用。


在MLCC 的世界里,手机才是大哥,我们去村田要货?拜托,村田总部7 间会议室都坐满苹果的人,我们可能连厕所都排不到!


我们也找国巨,以前买被动元件,每年都降价1% 到2%;但去年第2 季,国巨旗下的国益开始涨价,第三季、第四季一路上去,今年第一季更严重,有些品牌大厂今年第一季,库存只够下个星期用。


涨到最后,我再问国巨何时有货?对方的答案是,「我们也不知道要涨多少才会有货」,意思很明显,要我们找经销商竞标买被动元件,对方还跟我说,「价钱不够高的,我根本key(键入)不进系统,系统会直接reject(拒绝),根本就拿不到货。」比起来,还不如去向日本厂商、向华新科拿货,还有点协调空间。


现在真是卖方市场,一位以前很辛苦的被动元件厂业务员,现在却很臭屁地对我说:「我就是不想与XX 代工厂做生意,他以前曾经对我拍过桌子耶!」那时我心里想,还好我以前做人还不错。


听说有些代工厂,今年初采购要不到料源,结果被换掉,老板只好自己去日本要货;这些厂的确以前砍价比较凶,但是被动元件厂也太狠了,也不想想以前低潮的时候,是谁在跟他做生意。


不过,中国厂商压力更大,他们更早就涨了,我的中国合作厂商与日本人关系不好,虽然他们现在还是拿得到货,但他们向水货商买MLCC,价钱是去年的数十倍!


说实话,大家都在囤货,我打电话问村田,iPhone X 少卖了2,000 多万支,但是村田的人说,苹果订单并没有减少啊!因为苹果其实也在囤货。电子五哥都下单囤货,他们想的是,「我现在买愈多,你(竞争对手)就买不到。」


现在也不是每样被动元件都缺,但供给吃紧是真的,大家都很恐慌,不知道下个月有没有料。以前谁管MLCC 怎么买,但上个星期,我们董事长还要我向他报告状况。


会缺到什么时候?我也没办法预料,上半年是淡季,大家是用技术性把订单往后延,多撑一下,现在其他厂商也开始修改设计,用日韩厂商的新产品;但修改设计旷日废时,也不是每一颗都能换掉,最快至少要一季以后才能完成,还不知道良率怎么样?看看下半年状况再说吧!


下一个被动抢手货是谁?


站在投资角度,除了MLCC,下一个涨价题材会在哪?谁是下一个MLCC,是MLCC 上游材料商,或是电阻商?还是相关的设备厂商?


MLCC 缺货,当然也带动上游材料喊涨。根据业者表示,从MLCC 的成本结构来看,陶瓷粉末占比最高,而且品质还直接影响产品性能。不过,这一部分七成掌握在日本、堺化学、京瓷以及美国的Ferro 手上。


华新科集团旗下被动元件上游和利基型元件厂商信昌电,就是这一波陶瓷粉末涨价受益者,光是首季税后净利1.49 亿元,年增1.29 倍,EPS(每股税后纯益)为0.87 元,优于去年全年的0.35 元。


「市场缺料令客户订单涌入,推升整体营收持续看涨。」信昌电出面说明,首季营收获利大爆发,就是来自于介电粉末反映成本上升,而且这股趋势尚未结束。


其余被动元件的上游材料,还有铝质电解电容的供应链。自从去年底中国限污令以来,许多被动元件上游厂为了要因应环保议题,影响铝质电解电容上游铝箔厂供应紧缺,在订单吃紧下,日系大厂已经在去年第三季率先调涨价格,台厂、中国厂也很快地跟进,目前,电蚀箔部分已经跟着喊涨了。


至于电阻部分,则是趁着上游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以及人工成本上扬等压力,国巨集团已经率先开枪起涨了,其他业者也开始跟风。业界指出,由于电阻的大玩家更少,连南韩三星都没有布局相关领域,到底未来会不会缺货虽然并不知情,但确定的是价格完全掌握在供应端手上。


另一家由中国第一大芯片电阻厂风华高持股四成的台厂光颉,今年以来已经第3 次调涨电阻价格。光颉强调,「由于厚膜电阻材料成本,包括包材、浆料、电镀材料、陶瓷基板等大幅上涨。」一切都是因应上游材料涨价的调整。


其次,「被购并题材」也炒得火热,5 月22 日,国巨砸下220 亿元收购一家车用美国小厂普斯电子,当下第一时间内所有法人开始解读,从购并的角度来看,下一个被动元件的战场,会在物联网、车用、高速运算趋势,未来绝对会扩大MLCC 的产品战线。


此外,5 月28 日盘中,市场点名即将于6 月进行董监改选的电阻上游材料厂商──九豪,有可能会被国巨购并,瞬间九豪直接亮灯涨停板。事出必有因,从4 月的大股东名册,居然发现由陈泰铭亲自担任董事长的国新投资,已经持有九豪6% 股权,整个国巨的投资公司持有10%,引来市场侧目;九豪则对外声明,国巨是短期投资,购并纯属市场臆测。


换个角度,九豪为台湾唯一芯片电阻陶瓷基板厂,同时也是全球0402 基板的主力供应商,全球市占率高达七成,同时也是国巨0402 基板第一大供应商。在电阻上游材料中具有一定关键角色,这当然成为国巨关注的焦点。


市场传说,出给比特大陆的固态电容厂商钰邦,是另一个被国巨点名焦点。由于固态电容主要应用于电竞、挖矿所需,这些年随着电竞产业的持续增温,让钰邦在战略上具有一定实力,更关键的是,钰邦为佳邦的子公司,而当初国巨子公司凯美购并佳邦,有人传言有可能就是为了电竞布局。


若从国巨集团这几年购并的奇力新、旺诠、美磊、智宝、凯美、君耀、佳邦等被动元件周边厂商,这一次都随着国巨一同鸡犬升天,股价大翻身。回过头来看九豪,目前股价仍在25 元附近,位置点实在太迷人了。


这股热度不只是九豪而已,整个被动元件供应链都被市场上扫描一遍了,像是电阻厂商立隆的子公司立端,为铝质电解电容的上游铝箔厂商,也因为报价喊涨下,受到市场点名,立隆、立敦双双改写新高。


被动元件的涨势全面扩散到被动元件上下游周边,像是电感厂今展科,就由谷底翻身;电感上游材料的越峰,也随着这一波热潮,股价一路冲高;保护元件厂商兴勤则是在消费电子应用面扩大,股价往百元大关迈进。


只不过,现在市场被动元件一头热的情况下,投资人别冲过头,一切还是需要注意到本业是否获利为主,安全至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