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模拟设计 > 业界动态 > 中日韩“三国演义”:谁是胜者之王

中日韩“三国演义”:谁是胜者之王

2019-07-05

最近,日本跟韩国又杠上了。据《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将从 7 月 4 日起发起制裁,限制半导体OLED 等材料对韩国出口。制裁第一阶段,日方打算限制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的高技术材料主要有三大类,分别是用于制造 OLED 显示面板的氟聚酰亚胺、用于蚀刻芯片的高纯度氟化氢以及光刻过程中必须要用到的光刻胶。等待下个月中旬,日本将启动第二轮制裁方案,把韩国从“白色名单”中去除。

韩国的软肋  

wx_article_20190703211357_DIMtoK.jpg

韩国,如今已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半导体与显示面板产业集散地之一。三星前不久刚刚超越英特尔,成为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厂商。SK 海力士与 LG 紧跟其后,与三星一起掌握了全世界大部分闪存颗粒与面板市场。毫不夸张地说,韩国闪存行业稍有点风吹草动,全世界电子产业都得面临涨价潮。

不过,韩国半导体产业繁荣背后却暗藏危机。原来,半导体行业起源于美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逐渐转移到日本,那时日本众多企业同心协力,在整个半导体上下游领域取得了巨大的研究成果。后来韩国人在九十年代利用“反周期投资策略”迎头赶上,实现了半导体行业由日本到韩国的转移。在 1993 年到 1994 年,因为内存价格大跌,日本企业纷纷削减产量,一大批内存行业工程师就此失业。三星抓住机会大量招募日本工程师,亏本抢占市场。在历经多年亏损后,三星终于迎来内存价格上扬,一举扭转局势,从而占据内存市场龙头老大地位。同样的策略,韩国企业也用到了面板行业上,不到十年光景,韩国企业就实现了对日本企业的反超。

wx_article_20190703211357_JH8WUo.jpg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虽然在半导体产业丢失市场,但日本在半导体材料领域仍然延续了昔日的辉煌。2018 年,日本占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 53% 份额,其中氟聚酰亚胺占总份额的 90%,光刻胶占总份额的 90%,氟化氢占总份额的 70% 。氟化聚酰亚胺用作 OLED 柔性屏幕的基板,日本公司 90% 的市场份额足以形成寡头垄断。在短时间内,三星与 LGD 的无法找到足够的他国供应商提供氟化聚酰亚胺, OLED 柔性屏生产活动势必无法持续下去。

wx_article_20190703211357_m25pXJ.jpg

另外一个核心产业闪存颗粒,也严重依赖产自日本的材料。闪存颗粒,是一种非易失性存储器,生产过程中必须历经光刻与蚀刻两大步骤。光刻离不开光刻胶,蚀刻需要高纯度氟化氢。与氟化聚酰亚胺一样,这两样产品日本同样拥有无法撼动的优势,日本的制裁一来,三星与 SK 海力士的内存工厂也将遭受巨大打击。

日本的企图  

仅从半导体行业来看,找不出多少日本制裁韩国的道理。日本企业大多退出内存颗粒行业,如今内存行业三星、SK 海力士与美光三分天下,制裁韩国并不会给日本内存产业带来多大收益,反而会影响光刻胶企业的收益。显示面板行业,日本企业的处境稍稍好于内存颗粒,在东芝、索尼等大公司放弃这一产业之后。日本政府牵头成立了 JDI ,把这些公司的显示面板部门重新组建为全新的公司。

wx_article_20190703211357_UyXc8o.jpg

成立之初, JDI 也曾野心勃勃,企图一举夺回显示面板市场。可惜日本企业再次看走了眼,没能注意显示面板由 LCD 转向 OLED 的趋势,如今 JDI 连年亏损,还得靠苹果出资勉强维持。因而,若是说日本政府为了 JDI 的市场份额制裁韩国企业,理由也不成立。

找来找去,日本制裁韩国的原因多半还是历史纠纷。我们知道,韩国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两国经常因历史问题纠缠不清。二战时期,日本在朝鲜半岛征用了大量劳工,韩国对此一直颇有怨言。1965 年,两国签订《韩日基本条约》,韩方放弃了赔偿要求,从而换得日本提供的巨额“经济合作”资金,其中包括价值 3 亿美元的赠款和 10 年期 2 亿美元的贷款。在当时,这笔巨款是韩国年度国家预算的 1.5 倍,也为韩国经济腾飞做出不小的贡献。

然而,文在寅总统上台后,认为当年的协议是朴正熙军政府签订的,并不符合韩国受害劳工利益,需要日本进一步对劳工及其家属进行赔偿。两国在去年就因此事闹过纠纷,前不久在日本召开的 G20 峰会上文在寅旧事重提,两国首脑谈的不欢而散。或许是恼羞成怒,或许是认定文在寅存心砸场子,G20 峰会一过,日本立马对韩国发起制裁,试图挽回颜面!

中国渔翁得利?

再过十几个小时,日本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就要实施了。可以预见,韩国半导体企业会遭受不小的打击,由于短时间内难以找到替代厂家,三星、LG、SK 海力士甚至整个韩国经济都会受到影响。当然,日本政府突然实施的制裁行动也不会给本国企业带来好处。日本对韩国禁运,换一种说法可以理解为韩国所有客户砍单,日本厂商瞬间失去了许多大客户,短时间内也将损失不小。

俗话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日本韩国激烈斗争背后,中国或许才是最终的得利者。前文小黑讲过,日本企业与韩国企业在半导体行业并不构成竞争关系,但若是把日本换成中国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无论是内存颗粒还是显示面板,都是重资本投入的产业,也是中国这些年寻求突破的目标。

面板行业,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维信诺遍地开花,目前已经可以与三星、LGD 同台竞争,技术水平也相差不远。其中,京东方已经拿到苹果 iPad 的屏幕订单,华为可折叠屏 Mate X 的屏幕也由京东方提供。此番日本制裁韩国,或许正是国内诸多显示面板厂家弯道超越的机会,乘着韩国企业缺少关键材料无法开工生产之际,一举抢占市场。

同样的道理也发生在内存颗粒领域,不过中国内存厂家还处于孵化成长阶段,无论是 DRAM 领域的兆易创新、福建晋华,还是 3D NAND 领域的长江存储,与韩国企业还有不小的差距,想要收割日本制裁韩国的红利,还得加班加点创新,争取早期量产。

借这次机会,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确机会不小。不过,中国也要吸取韩国的教训,面板厂商与内存颗粒厂商都要尽量扩大半导体材料供应商数量,扶持相应的第三国企业或者干脆自主创新,不能让命运掌握在他国之手!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