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模拟设计 > 业界动态 > 疫情六大影响:伤“芯” 有限,电子行业自救

疫情六大影响:伤“芯” 有限,电子行业自救

2020-02-15
来源:与非网
关键词: 互联网 疫情特辑

  据悉,除了湖北,全国其他城市迎来复工。科技企业,尤其互联网公司和软件研发型企业,由于可以远程办公,受疫情影响不大,但这只是电子信息制造业的一小部分企业。

5e436bc7875ae-thumb.jpg

  疫情带来的六大影响:

  1. 芯片制造产线普遍不停工,一旦彻底停工,再复工需重新经历各种精密仪器调试的严峻挑战,对产能的伤害很大,不停工的另一个原因是,芯片产线高度洁净,病毒感染风险较低。

  2. 疫情对芯片设计企业影响不大,以研发人员为主,可远程办公,虽然整体进度变缓,但只要企业现金流不错,就无大碍。

  3. 整个芯片产业链上,只有封测企业较为偏向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将面临一定的“复工难”。

  4. 组装类企业受影响较大,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已下调 2020 年营收增长预期。公司预计今年营收将增长 1%至 3%,低于鸿海在 1 月 22 日预计的 3%至 5%,也不及分析师平均预计的 5.4%。

  5. 电子消费终端企业最担心的是供应链上下游延迟复工,或将延期投产;物流速度降低,甚至可能出现停运;产品入关检查的时间和财务成本或增加,为海外销售业务带来挑战。

  6. 疫情这会导致供应链的转移吗?短期不会。比如,从当前消费电子产品的全球供应链资源分布情况来看,国内全链条制造资源的丰富和完善程度全球领先,具备非常强的竞争力。

  电子制造产业链不同位置的企业,受影响程度和抗风险能力大不相同。处于电子制造业上游的企业,通常是技术密集型企业,甚至是技术、资本双密集型企业。这意味着,这些上游企业以研发人员为主,能在一定程度实现远程办公,有些企业即便拥有产线,产线上的智能化程度较高,一线工人数量较少,此外,通常这些企业现金流较为充沛,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强。

  但中下游存在不少劳动力密集型电子制造企业。为了控制疫情,各地政府采取了很多隔离、限制流动和避免人员聚集的措施,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或因不具备复工条件难以开工,即便复工也可能因返工工人不足导致产能不足,并且,它们大多为中小型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

  此外,部分电子产品,尤其面向个人用户的消费电子产品,短期销售必然下滑。总之,各种连锁反应短期有可能会延缓中国电子制造产业飞奔的“脚步”,需要引起地方政府和行业协会的重视,也需要企业采取更多积极自救和互救措施。

  伤“芯” 有限

  芯片是电子设备最核心的元器件。尽管中国每年会大量进口芯片(2018 年芯片进口额超过 3000 亿美元),但同时在大力发展本土芯片产业。中国半导体协会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芯片产业销售额达到了 6532 亿元人民币,2009-2018 年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 16.84%。

  疫情爆发时,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的长江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立刻引起芯片行业人士的高度关注。

  长江存储是紫光集团旗下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7 月,专注于 3D 闪存芯片研发与制造,是中国致力于存储芯片国产化的主要公司之一,目前中国存储芯片的国产化比例几乎为 0,长江存储等一些本土存储芯片厂商的任务是突破这个“0”。

  去年 9 月,长江存储宣布 64 层 3D 闪存实现量产,目前正处于产能爬坡的关键阶段。更重要的是,芯片制造产线通常 365 天不停工,一旦彻底停工,再复工需重新经历各种精密仪器调试的严峻挑战,对产能的伤害很大。

  长江存储 1 月 30 日发布公告称,目前生产经营正常有序进行,驻守在厂区的长存及厂商员工无感染病例,并采用分区隔离管控措施,避免外界病毒的带入。

  不仅长江存储,据第三方机构 CINNO Research 供应链调查,武汉其他半导体晶圆厂如武汉新芯,以及联电苏州和舰厂、海力士无锡厂、华润微电子、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上海华力微、台积电南京厂与松江厂等主要华东地区半导体晶圆厂目前营运一切正常。需要说明的是,各大芯片制造厂不停工的另一个原因,因为芯片产线高度洁净,病毒感染风险较低。

  整个芯片产业链上,只有封测企业较为偏向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将面临一定的“复工难”。不过,芯片行业是重点行业,芯片类公司大多能够得到当地政府不同程度的支持,大多能扛过疫情导致的短期用工荒。例如,郑渠江就透露,政府为其减免了 1 年左右的厂房租金,总金额约 400 万元左右。

  电子组装企业“慢”下来

  芯片只是基础元件之一,芯片只有跟其他元器件一起组装之后形成各种产品才能交付给用户,疫情持续期间的流程可能会出现一些“断点”。 PCB(Printed Circuit Board,印制电路板)行业可能“断点”之一。

  PCB 是指在通用基材上按预定设计形成点间连接及印制元件的印制板。广泛应用于通信设备、计算机及网络设备、消费电子、 汽车电子、工业控制及医疗等多个行业。实际上,要是有电路的地方,基本上都需要使用 PCB,PCB 被称为“电子产品之母”。

  美国电子市场调研机构 Prismark 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 PCB 总产值达到 588 亿美元,其中,中国大陆 PCB 产值为 297.32 亿美元,占比超过五成。但 PCB 行业行业存在一个特点,由于产品高度定制化,导致参与者众多,行业集成度非常低。例如,全球第一大 PCB 厂商为中国台湾地区的臻鼎,2017 年营收为 35.88 亿美元,全球市占率也仅为 6.10%,而前十大 PCB 厂商的市占率合计也仅为 33.51%。这意味着,PCB 都是以中小企业为主,抗风险能力普遍不高。

  中国大量 PCB 公司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以及江苏昆山一带,但近年来有向湖北、江西、湖南等内陆省份转移的趋势。数据显示,仅湖北地区 PCB 厂已经超过 30 家。

  受复工难困扰电子产品组装企业中,富士康或许是知名度最高的公司之一。

  富士康在武汉设有生产基地,主要为惠普、戴尔、联想等企业代工电脑台式机,员工两万余人。一位富士康资深武汉工厂主管表示,按规定湖北企业 2 月 14 日复工,他们初步预计复工率只有 1/5。

  据报道,富士康郑州工厂已经获准复工,深圳和昆山厂的复工仍在与当地政府协调中。但至 9 日为止,富士康郑州工厂已有约 1 万 6 千多名员工在厂区,复工率一成左右。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已下调 2020 年营收增长预期。鸿海董事长刘扬伟公开表示,公司现在预计今年营收将增长 1%至 3%,低于鸿海在 1 月 22 日预计的 3%至 5%,也不及分析师平均预计的 5.4%。

  总之,智能手机将是最受冲击的消费电子设备之一。第三方机构 SA 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预测,如果疫情在 2 月下旬和 3 月份能得到有效控制,2020 年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比预期减少 2%,中国市场将比预期减少 5%。但如果疫情持续到 4、5 月份,GFK 分析师宗清楷预估,这个数字可能将翻倍,中国市场 2020 年全年的智能手机实际销量至少会下滑 10%。

  面对复工难,许多企业负责人表示在理解与支持政府各项抗“疫”措施的同时,也希望政府可以针对性提供“租金减免、税费减免、贷款贴息、产业专项资金扶持、融资支持、贷款保证保险支持、劳动用工支持”等支持。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