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模拟设计 > 业界动态 > 元器件“剩”者为王,还是另有转机

元器件“剩”者为王,还是另有转机

2020-04-10
来源: 中国传动网

    进入2020第二季度,国内疫情基本控制,复工复产有序推进。但欧洲、美国却正处于疫情发酵的漩涡中,日韩、东南亚的疫情也谈不上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均是全球制造业核心区域,停工停产,封国封界都会对国内制造业生态形成冲击。

    某种程度上说,元器件掌握着制造业的话语权。受疫情影响,国外元器件有的减产,有的因物流港口管控,使得元器件的供需关系紧张,价格也持续上涨。“剩”者为王成了许多自动化厂商的调侃语,因此国内“囤货”模式逐渐拉开序幕。假如国外疫情导致元器件长期供应不足,势必改变供应关系,国内元器件迎来产业发展。

    国产元器件元年的契机逐渐凸显

    全球的疫情能否控制,取决于控制最差的国家。就现状来看,短时间扑灭疫情,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元器件供应短缺,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据半导体研究机构ICInsights发布的研究报告称,自2009年以来,100家集成电路晶圆厂关闭或重新调整用途,日本和北美70%左右的晶圆厂已经关闭。受到新冠疫情的的影响,晶圆厂关闭的进程将进一步加速。

    此外,马来西亚是亚洲重要半导体出口市场之一,恰巧也是疫情较重的国家。3月中旬,马来西亚宣布两周“行动限制令”,英特尔、英飞凌、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等马来西亚工厂不受影响是不现实的。

    新加坡与4月3日宣布采取更严格措施防止病毒扩散,其中提到非必要工作场所都将关闭,如无法在家办公只能停工,针对无法在线办公的制造业,新加坡政府会另作安排。然而半导体是新加坡电子工业两大支柱之一,从IC设计、芯片制造到封装、测试都已经形成一个成熟的产业生态。

    业内人士透露,面对海外疫情蔓延的局势,国内半导体厂商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后,自然会抓住发展契机,一方面满足于国内紧缺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在技术上做好研发。

    从细分的领域看,面板行业因LCD行业洗牌逐步完成,疫情影响下,部分面板厂商产能受影响,而国内的OLED产能逐步释放,价格倾向合理。因此,OLED渗透率会随着下游应用的爆发而快速提升。消费类电子方面,2020是5G手机的元年,对芯片市场需求会进一步提高。当这些需求提上来后,海外元器件无法正常供给时,国内元器件用户首先是依靠前期的库存,当库存逐渐消耗时,商家就会考虑采购国内元器件。因此,新冠疫情对制造业产业链的破坏,也会间接带动国内半导体元器件产业的发展。

    国内元器件产业优势在哪里?

    深圳一位半导体封装人士认为,国内半导体产业的优势,一方面是国家层面的决心,另一方面是国内的工程师红利优势。自从中兴、华为事件后,半导体国产化得到全面提速,更多的资本聚焦这个产业。此外,近年来我国已经在各类设备中,开展追赶式的研发,在技术难度最高的主设备中,刻蚀机的研发已取得一定突破。

    首先,国内企业追赶式研发风险低于国外。世界巨头在新品研发过程中,需承担技术研发失败风险和市场技术路线误判风险。对于技术追赶者来说,技术路线和市场方向已被先行者确定,所以研发风险相对低一些。

    其次,国内具有工程师红利优势,人工成本低研发效率高。据了解,发达国家的工程师薪水,是国内的三到四倍甚至更多。此外,国内研发人员工作时间普遍长于发达国家,这也有利于国内企业研发效率的提升。根据媒体透露,京东方正计划增设10条产线,为苹果提供OLED屏幕模块生产服务。消息还指出,与三星的OLED相比,新东方的价格要便宜20%。

    从事财经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用户对国产厂商的支持是空前的。在自由市场中,巨头企业有着竞争者难以逾越的优势,下游用户很难牺牲利益培育新的供应商,但是对于国内情况来说,自由公平的市场也许不能轻易获得。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位于制造业生态链的顶端,一旦外部制裁力量伸向设备和材料领域,我国制造业的损失将是极其惨重的。在这种情况下,培育我国自己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制造商,将成为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共识,整个产业链让出一部分利益去支持国内厂商研发,是完全能够成为现实的。

    制造装备始终是瓶颈

    说完国内的半导体产业的漂亮话后,也应该清楚认识到产业的先天缺陷。制约国内元器件生产的因素很多,其中制造设备就是其中之一。从半导体制造流程来看,前道技术非常先进,设备主要以进口为主。国产的设备主要应用与后道或者材料端。

    半导体设备厂商中,光刻机、刻蚀机和沉积设备三类厂商,在整个产业市场占有绝对优势。阿斯麦在光刻机领域拥有绝对优势,东京电子和泛林半导体在刻蚀和薄膜沉积等领域形成寡头垄断。

    为什么光刻机一家独大,刻蚀寡头垄断?一方面,半导体设备整个市场规模小;另一方面该设备的技术门槛极高。因此半导体设备的市场,都呈现出高集中度。比如,2018年的全球半导体设备销售额为645亿美元,仅台积电、三星、海力士、美光四家晶圆厂就接近450亿美元。

    业内人士表示:“按照经济学原理,下游客户集中的情况下定价权就很弱,但是半导体设备却打破这个规律,原因在于半导体设备产业链条复杂、技术进步快,转换成本高。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高精尖的半导体设备称得上国之重器。国内的半导体元器件要跻身高端领域,高端的半导体设备是不能缺位的。”

    北美某半导体企业的人士指出,在半导体元器件领域,任何一家设备企业的成长,都是伴随着半导体市场的高速增长。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起步不久,未来半导体设备的投资极有可能是全球最高的,并且存储器正逐渐国产化,对国内的刻蚀机厂商发展也极为有利。

    结语

    最后用业内人士的看法作为本文的结尾。他说,任何产业生态的变革,不能一蹴而就。新冠疫情造成的元器件恐慌,核心原因是国内元器件与海外有较大的差距。国内半导体产业走向高端化,需要十几年甚至几代工程师的努力。国内的半导体产业起步晚,但是近两年产业发展有了积极的变化。加上这次疫情,国内强力的管控已效果显著,市场信心得到提升,那么全球半导体产业向国内转移和国内元器件厂商的发展,也会得到进一步提速。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