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通信与网络 > 业界动态 > 互联网员工频发猝死背后:中国公司为什么这么着急

互联网员工频发猝死背后:中国公司为什么这么着急

2021-01-07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一个22岁的年轻女孩,生命消逝在了加班路上。2021年开年第一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事情,来的如此沉重。

  女孩叫张*霏,是拼多多员工,她在凌晨1点半,下班路上与同事一起回家时不幸发生意外。这件事引发广泛争议,从事发至今,与此有关的话题在微博、百度、知乎、脉脉持续登上热搜,热搜话题下,盛行加班的公司不仅拼多多,互联网大公司、小公司、创业公司、传统公司,当前加班文化已成为常态。

  近期发生员工猝死事件的公司也不只有拼多多。最近1个月内,在互联网行业,就连续有商汤、国美、饿了么、拼多多4起员工猝死事件发生。

  猝死事件频发背后,是996文化的蔓延,是中国公司狼性奋斗的压力,是互联网蒙眼狂奔的后遗症,是行业竞争激烈的焦虑。两年前,996工作制曾有过一次广泛争议和抗议,可惜的是,加班文化反而更加盛行。

  2021年,拼多多女孩猝死事件,在网络上引起了一边倒的哀伤。此次争议爆发,或是一次对996、007工作制认知的理性回归。对于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大公司,此次事件也是一种警醒。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如果大公司们对此不在意,很有可能发展成滴滴顺风车的事情,“再有一起类似事件,如果发生在阿里腾讯,肯定就是排山倒海的海啸。”

  买菜的业务有多苦

  张*霏是拼多多新疆买菜团队员工。2019年,她从西安邮电大学毕业后,入职拼多多,这也是她第一份工作。

  一位认识张*霏的人士告诉记者,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获得过校园十佳歌手,男朋友很帅。去世后,家人用她的微信发了朋友圈,不过,目前朋友圈已经删除。

  张*霏在拼多多花名“润肺”,她在内部通讯工具Kncok留下的最后签名是,“肺宝为多多守边疆”。

  买菜业务是拼多多当前最重视的业务之一,被视为拼多多的第二条增长曲线。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和CEO陈磊都公开表示过拼多多重仓农业的战略。

  买菜业务也是拼多多最辛苦的业务。一位拼多多前员工告诉记者,与其他业务每周上6天班的时长相比,多多买菜几乎是全周无休的。“周六请假要申请,而且卡工时。”工时长短会影响绩效,其他团队主管会要求工作时间不低于300小时,多多买菜“无休并且比我们晚下班,都不用攒工时了”。另外,买菜业务还要求今年春节留守,不能回家过年。

  有拼多多员工说,小兄弟被抽去做买菜,干了三个月就患了急性肠胃炎住院了。

  “买菜是个苦业务,别人睡觉的时候你在拣货,送货,这里面的苦是显而易见的。将来还会更苦。”在2020年10月,拼多多创立5周年讲话中,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这样说。

  其他公司的买菜业务,也很辛苦。社区团购是互联网大厂正在厮杀的新战场,拼多多、美团、滴滴橙心都在激烈竞争中。一位叮咚买菜员工说,他每天工作13个小时,一周做6天,每月要出勤26天才可以,并且,挣的钱还不如拼多多的多。

  张*霏生前工作的新疆,是拼多多去年年底开拓的业务。2020年12月1日,多多买菜在乌鲁木齐市区宣布开团。作为开拓中的业务,新团队需要从无到有,同时去找菜的供应商、开团找团长、找仓库、找物流,业务量超出一般工作。

  2020年12月29日深夜,张*霏仍在工作。凌晨1点半,她倒在了零下20度的乌鲁木齐。

  互联网加班有多疯狂

  “心脏与字节,只能有一个跳动。生命和工资,只能拼一个多多。”拼多多女孩事件爆发后,有人总结出了上面两句话,还有一句横批:“福报绵绵”。

  几句话涉及到三个公司,都是互联网大厂,都以加班多著称。分别是字节跳动、拼多多、阿里巴巴。

  在互联网公司上班,加班已经是一种常态。一位字节跳动员工曾在晚饭时分指着满屋子排队吃饭的人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不少人的加班工资比正常工资还高。早在2015年以前,字节跳动就实行大小周工作制。一位快手员工入职1年后胖了15斤,因为过劳肥。他说,一个人需要完成之前公司一个团队的工作量。2020年1月起,快手也将实行大小周工作制。拼多多的工作日常是11116,即早上11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每周要上6天班。

  加班现象不仅在大厂盛行,在互联网小公司,创业公司,加班也很寻常。

  拼多多热搜下,有人提到,她在一家小公司,也实行单双休,晚上基本要9点以后下班,9点之前走,CTO还发周报说没有主人公意识。

  一位从互联网创业公司进入大厂的员工告诉记者,创业公司加班是真的苦,当时,他们公司销售团队的口号是“要么交业绩,要么交尸体。”他有长达半年时间,都在凌晨三四点到家,而且有的领导还会说,“人是累不死的”,或是“别的大公司都加班,你有什么资格不这样。”

  近两年,上述员工也有不少同事被字节跳动、快手、拼多多挖走,工资至少两三倍起,他偶尔也会动心,但因为之前的疯狂加班经历,他决定放过自己。被这些公司挖走的前同事,他很少再能见到真人了,“忙到已经没有生活状态了”。

  2020年10月8日下午,拼多多内部举行成立5周年,黄峥号召拼多多全员“开启硬核奋斗模式”。一位互联网人士告诉记者,他好朋友去拼多多上班后,4个月时间没有休息过一天,每天工作都是早上11点到凌晨3点,“真的苦”。最近,朋友终于熬不住了,准备辞职。

  “ 不在互联网公司是感受不到那种窒息的压力。日报、月度KPI、季度KPI、年度KPI,各部门竞争、内部斗争。项目进度赶得比投胎还着急,身体压力确实不如一些工厂之类的职业,但是心里和精神压力是几倍的。当一个人精神压力得不到释放,离死也不远了。”有人在微博吐槽说。

  2020年,拼多多股价上涨3倍,用户7.3亿,市值2295亿美元,黄峥个人财富超过马云,用户增长速度将阿里、京东甩在后头,总用户有超越淘宝的趋势。背后,是7000个拼多多员工拼出来的结果。

  996不是福报

  两年前,互联网公司加班还没有现在这么疯狂。当时,公司们还没有太明目张胆地要求员工加班,那是一种员工与公司你情我愿的私下潜规则。现在,996、007已经成为常态,并且可以在公开场合讲。2020年12月29日,快手全员大会上,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宣布,快手将于2021年1月10号全员开启大小周。2019年,有赞在年会上公开宣布实行 996工作制。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认为,这与两年前爆发996事件有关。那一次,互联网程序员集体抵制996,但是,之后两年,加班情况不仅没有得到好转,反而让更多中小公司向互联网公司学习加班。

  996事件,以一批互联网大佬公开发声告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表示,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直言: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有赞创始人白鸦强调说,996工作制和公司的其他制度都是“Enjoy”为代表的企业文化的一部分。面对搜狗统计加班时长裁员的消息,搜狗CEO王小川一边否认一边强调:不认同搜狗价值观,不愿意和搜狗一起迎接挑战的人,我们不姑息。

  “现在加班已经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葛甲接触过的一些公司老板认为,如果不搞996,公司肯定做不成,搞996才是正常的。

  但是,阿里、腾讯、字节跳动、拼多多等互联网大厂奋斗的员工至少还有期权,有丰厚报酬,“一些小公司没有这个条件,但因为社会有这样一股强大潮流,就利用这个压制员工”,“他们会说,你们员工不996,不努力,我们公司就不能发展。”

  对于两年前互联网大佬的发声,葛甲认为,“是一个很坏的示范。你们提硬核奋斗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具化成996、007,还说是福报,还在舆论上合法化,就是不对的。”

  一位网友在拼多多热搜下评论说,最近在面试互联网和线上教育机构,几乎所有的hr都问他能不能接受加班,“加班何止拼多多,很多企业都加班到深夜,你可以去长沙,广州,深圳看看,半夜写字楼通明。”

  脉脉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57.5%的职场人 “比之前几年焦虑得多”,焦虑源排名第一的是“工作”。南都民调中心2020年12月发布《职场压力与加班状况调查报告》。调查显示,超七成受访者需要加班。与2015年调查相比,目前职场人士承受的工作压力显著增加。BOSS直聘在互联网公司员工中发起的加班调查数据显示,只有10.6%的互联网职场人基本不加班,近九成的人都难逃加班命运。其中45.5%的职场人每周加班2到3天,更有24.7%的人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其中,近半数的职场人选择加班并非因为工作,其中42.7%的人仅仅是因为老板未走、或因同事未走而选择留下。

  “让员工都不加班,也不可能,但要保持在一个限度内。最重要的是,不能把谬误当常识,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不要试图把超额加班合法化,甚至在舆论上形成一种无形的枷锁。对于新入职场的年轻员工,这会是多么大的禁锢。”葛甲对记者说。

  此次拼多多女孩猝死引发争议,葛甲认为,如果管理部门就此治理一下加班乱象,可能会有点作用,但改变不了根本现实。唯一一个趋好的变化是,“把人们对加班的错误认知扭转过来了,不能再把错的东西当成对的了。”

  互联网公司能慢下来吗

  上述从拼多多离职的员工想不通,当员工工作压力大到身体无法承受时,为什么公司不能多招人呢?

  目前,拼多多市值2295亿美元,员工数7000人,与同等市值公司数万员工相比,拼多多员工偏少。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告诉记者,这与拼多多的商业模式有关,拼多多以追求低成本优势起家,在用人方式上,也需要提高运营效率。另一个原因是,当下互联网增长放缓,竞争激烈,企业更需要考虑成本。

  “企业增长面临竞争压力后,会把压力传递给员工。过去互联网公司会有大量冗余员工,现在不敢有太多人了,组织会越来越刚性,也会越崩越紧。”

  公司从成本考虑,新招员工,不如使用原有员工。前20年,中国互联网在一个宽松的环境中奔跑,有大量增量市场可以挖掘。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老牌互联网公司,均已有几万甚至十几万员工。现在,互联网的蛋糕已经基本瓜分殆尽,再做新业务时,从内部分流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一个选择。

  张*霏所在的多多买菜业务也是如此。张*霏自己,是从其他团队抽调到买菜业务的。黄峥提到,在拼多多几千人里,有比他想象得多得多的小伙伴肯打和能打,奔赴多多买菜等新业务一线。

  在竞争中奔跑的公司不止拼多多。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几乎每家公司都在时刻紧绷,寻找新机会。去年下半年,拼多多、美团、滴滴、阿里巴巴、京东、快手等头部互联网公司一窝蜂挤进社区团购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当这个赛道看到机会时,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他们不敢慢下来,”尹生说。即使腾讯和阿里巴巴这样纵横中国互联网20余年的巨头,当下也做不到慢下来,“对手还在快速成长,同时还不停出现新机会,慢不下来。”现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已经基本全部覆盖,除非去海外拓展60多亿人的新市场,否则,只能在国内的存量市场激烈竞争。

  当公司竞争更加激烈时,压力也会传导到员工身上。中国互联网发展20年,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用人模式。通过高营收、高利润,开出高薪水、高期权,招来承压能力强的优秀员工。即使现在引发争议,互联网员工依旧是被人羡慕的高收入群体。脉脉上,年轻人展示收到offer的帖子里,进入拼多多的人是被羡慕的对象,时常可见年薪60万、70万甚至上百万的offer。上述离职拼多多员工告诉记者,目前拼多多一年两次调薪,“普调,金额大,国内大厂应该是比不上的”。在其他互联网公司,腾讯员工平均月薪8万元,阿里旗下蚂蚁集团的员工每个人都可在杭州买一套超过280平米的豪宅的传说,都是被羡慕的对象。

  “干同样的活,有人给的多,你肯定选那多的,对不对?而且人在年轻的时候,真的不是财富积累的过程,那时候是真没钱。”进入30岁之后,上述从互联网创业公司进入大厂的员工开始选择不拼命。但他仍记得年轻时候的心态,那时候,每个月多赚1000块钱都是非常重要的事。

  2020年底,拼搏奋斗的互联网员工接连猝死。去年12月4日,国美电器福州分公司一名27岁员工在年终誓师大会期间猝死,家属称法医鉴定为过劳死。12月19日,上海商汤科技一名47岁员工,意外猝死在公司健身房外。12月21日,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12月29日,22岁的拼多多员工张*霏猝死。

  猝死接连发生,热搜下的人们开始反思,工作太过拼命,是否正确。

  尹生告诉记者,当前的竞争常态下,一方面,互联网员工需要调整自己的心理预期,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做出平衡,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也要学会慢下来。

  “目前这个阶段,互联网行业新机会越来越少,狂飙的过程已经到头了,现有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到了临界点”,他觉得,不仅是互联网公司,“整个社会需要逐步去适应一种慢的结构,在慢的状态中寻寻求创新,我觉得这样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对于公司而言,慢也是一种能力。“什么样的公司能支撑100年?是那些在做眼前1年事情时,瞄准未来5年做准备,为了未来10年去布局的公司。不然,总是跟着潮流转,是很危险的。”他认为,当慢下来之后,公司还能持续盈利,才能真正体现中国公司未来的国际竞争力。这也是当下互联网公司需要认真思考的事情。


本站内容除特别声明的原创文章之外,转载内容只为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权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联系电话:010-82306116;邮箱:aet@chinaa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