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省级电网电价率先透明化 约束电网企业成本

2017/1/8 12:51:00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目前,我国电力市场在发电侧和配售电侧缺乏竞争,发多少电,卖多少钱,一般是行政力量说了算。因此,在效率和公平的博弈中,时常能听到企业喊亏损,用户说电太贵。不过,电力体制改革光靠引入竞争机制还远远不够,放开两头的同时,还应该管住中间,约束天然垄断的输配电环节。为此,国家发改委最近印发了《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试行)》,在这个环节下了一着先手棋。


让电网价格的“黑箱子”变得透明

  现阶段,我国电网盈利的主要手段是吃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之间的购销差价。不过,去掉成本之后,电网究竟赚了多少钱,没人说得清。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张粒子把这比喻成一个黑箱子。

张粒子说:“售电的收入和购电成本之间,这部分空间是它的,这个价差里面到底有多少它的成本,是一个黑箱子,大家不知道。”

  既然是“黑箱子”,就留下了暗箱操作的空间。很多人不知道,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电网,这样强的垄断地位,这样大的规模,如果暗箱操作,对电力的供需都会带来影响。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刘树杰研究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几十年,他说,我国目前在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在发电侧和售电侧都进行了一些尝试,但如果输配电环节管不住,两端的改革就缺乏依据。

  刘树杰说:“在发电侧,这个电价是波动的,那么在用户侧,你这个电价也相应是波动的。这个市场才有意义嘛。这就要求中间这部分你要管住啊,你到底是什么成本,什么价格,终端的价格才有依据啊。”


约束电网企业成本推动电力市场交易

  2015年,《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出炉,这是我国首次建立对电网企业的成本约束机制。而这回公布的《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试行)》,则标志着输配电价体系和计算方法率先在省级电网中明确,省网的输配电价要真正透明化了。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电力处负责人侯守礼:

  侯守礼说:“这次出来一个定价办法,这个原则就是两句话,八个字,准许成本,合理收益,所以,准许成本呢,就是只有经过政府认定,能够计入成本的,才能计入电网企业的成本。比如说电网企业专门有自己的电力医院,但是这个成本就不能够计入这个最终的成本。”

  具体来看,办法明确规定了折旧费、运行维护费、有效资产、准许收益率等指标的核定原则和具体标准,又明确规定了不得计入输配电价定价范围的成本费用、资产。这样一来,一是一,二是二,电网自己额外的成本,没法再通过“雁过拔毛”的方式转嫁到用户身上。同时,电网要想获得更多收益,就只能在节约成本上下功夫。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郑新业表示,省网输配电成本的核定,将形成传导和对比效应,使整个电网更加透明,部分地方输配电成本可能下降。

  郑新业说:“通过省一级监管以后,这样就是把这个整个国家的这个成本信息、电网在不同的地区的成本信息就全部给呈现出来了,它通过省与省之间的对标,成本高的地方呢,监管者就有动机要求你,把成本降下来。”

  输配电成本的降低,意味着用电成本的下降。同时,独立的输配电价,也有助于推动电力市场交易。初步测算,2016年电力直接交易将达7000亿千瓦时,全年可降低用电费用45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电力直接交易,以往一般是大用户才可以,而候守礼说,这一次中小企业也有望同时受益。

  候守礼说:“现在,售电公司可以代理中小用户参与电力市场,这里面有这样的输配电价监管,就能为它们参与市场也提供了条件。就是说,售电公司代理之后,它们要给电网交什么样的费用明确了,它和发电企业就可以谈判交易。”


央广点评:壮大监管力量才能真正管住电网

  我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思路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两头市场的培育,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中间对电网环节的监管却可以立竿见影。不过据了解,目前输配电环节的监管力量全国只有一百多人,这甚至低于国外一个省或者一个州的监管力量。所以可想而知,要真正事无巨细的核定电网的成本,人手肯定捉襟见肘。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阶段,壮大监管人力和资源的配备是当务之急。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监管停留在文件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