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高通与博通决战点在机构股东 六成恶意购并失败

2017/12/13 5:00:00

博通(Broadcom)日前将其开价高达1,300亿美元的高通(Qualcomm)收购案,提升到全面爆发式的恶意购并案件,在高通正式声明拒绝博通开出的每股70美元的条件后,近3个礼拜以来,虽然高通投资人释出风向球要博通提高收购报价,但在过了感恩节之后,博通最终的决定却不是优先提高收购价格,而是一举换掉高通现有董事会成员,提名自己的人马入主,借此推动合并案,博通此举无疑是鸣枪开打一场委托书争夺战。

然而,想要赢得一场恶意收购战争,亟需好几项因素彼此配合,改变购并目标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组成,虽说是必要条件,但并非唯一的条件。其次,能够满足股东在收购价格上的考量,以及设法通过监管机关等包括反垄断法类似的考验,也是必备的条件。根据Dealogic资料显示,从2010年以来,全球高达57%的恶意购并案件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博通即使备妥11名董事人选、企图诉诸股东大会投票表决,但未必已经成功在望。 

高通的董事会每年改选一次,该公司预定将在2018年3月6日举行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事实上,博通提名自家的董事人选这个举动,其实在购并案之初,就已经有不少分析师提出此种可能性。尽管博通提名董事人选之举,还只是未来针对收购案采取股东投票的前兆,但此举无疑是将购并案的决定权,放在了高通公司的股东手上。 

高通正式回绝博通收购的理由之一在于博通的收购开价过低、过份低估高通的价值,有鉴于高通既是无线领域及移动领域最大的专利持有者,高通一举一动不仅牵动电子产业市场的每一个角落,该公司更好整以暇地进入5G时代,高通回绝的理由,其实是站得住脚的。 

然而,博通的确未曾提出未来针对高通业务将进行何种长期的创新研发。假使博通当真接管高通后,对剩余的其他股东来说,高通的长期成长可能性恐将受到局限,这一点是高通经营团队一直强调的重点,却也是博通至今未曾厘清的盲点。 

以高通的股东组成来看,高达78%的高通股票系由法人所掌握,包括博通也持有一小部分股份,大型的资产管理公司包括BlackRock、Vanguard、State Street and Fidelity、Bank of America、Wells Fargo等在内,均是高通的大股东之一,有鉴于博通对于高通的收购案,不可能买收市场上绝大多数的股票,因此,对于其他股东来说,高通无论是独立还是被收购,其业务未来的成长潜力,其实成了大多数法人关心的焦点。相对来说,高通抗衡博通展开的金钱攻势,其挑战在于,如何说服股东其现行的商业模式与公司策略,其实更具有长期持股的价值。 

过去6年来,博通的股价成长超过700%,然在此同时,高通的股价仅只上涨21%,对现行许多华尔街投资法人来说,过去几年来,高通已经不再是他们昔日眼中的金鸡母;如果高通法人股东选择力挺博通收购案,不但有出场了结的机会甚至也有增持博通股票水涨船高的机会,有鉴于近8成的高通股东均是法人股东,这些大股东不仅掌握了董事会选举的影响力,更因此掌握了博通收购高通该案的决定性要素。 

从现在开始到明年3月初高通召开年度股东大会,还有3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恩智浦半导体(NXP)收购案假使通过欧盟与中国大陆监管机构审查,对高通管理团队来说应有加分作用,若能够与苹果(Apple)达成庭外和解,更加使得高通股价水涨船高,从而使得博通进退失据。 

然而,从苹果的立场来说,此时正值高通关键时刻,若选择与高通和解,虽说对高通是好事一件,但未必有利于苹果;有鉴于高通在博通收购压力下,有可能在权利金费率上让步更多,苹果没有理由在此时伸出橄榄枝,也就是说高通与博通购并案情越胶着,就使得苹果更有诱因继续与高通在法庭鏖战下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