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模拟设计 > 业界动态 > 师夷长技,中国芯片应该走哪条路

师夷长技,中国芯片应该走哪条路

2018-10-09
关键词: 中兴 三星 芯片 14m

  中兴芯片事件给中国管理者敲响了警钟,在过去的两个月内,中国舆论对芯片领域的关注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兴奋之后,人们似乎又开始忘却这种耻辱,转而继续关注小鲜肉的综艺节目。事实上,之所以有此状况,正在于芯片本身就是一个相当令人敬畏的东西,是集合资本、技术、经验、人才于一体的综合性产物,中国的企业被美国掐住了咽喉,玩命地蹂躏,给予无限的羞辱,我们在吞掉羞辱之后,理应变得勇敢,但真正的事实是,芯片这个东西真不是靠“勇气”就能搞定的,即便是梁静茹也给不了中国芯片勇气,毕竟,中国缺少需要长期沉淀的底蕴,而非一腔热血。

  前不久,有报道称中国的科学家已经研制出7nm芯片制造工艺,舆论界又出现“中国芯片业已经达到世界最先进水平,实现弯道超车”之类的妄言,这让笔者想起中国首例卫星东方红一号,重量为其他国家卫星的总和,教科书上说:因重量体积大于其他国家,所以,我国卫星的水平是领先全球的。但如此描述真的不准确,事实上,在确保完成仼务的前提下,卫星的重量越轻越好,我们的相关工作者如此片面,不得不让人感叹。

  因芯片制造是个技术密集、资本密集的活儿,这对于常年浸淫在商圈、地产和劳动密集型产业里的中国企业家来说非常陌生。我们虽然已感受到深深的耻辱,也知道做好芯片意味着“自立自强”有面子,但谈到具体的操作步骤,又难免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总之,依现在中国的产业链结构,想要做芯真得很难。

  师夷长技,中国企业应该走哪条路?

  长期以来,芯片产业链就被三星、台积电、高通和苹果等少数几家寡头垄断着,其他企业很难追赶并超越,久而久之,大家似乎都已经失去了“进入”的欲望,但即便是这几个寡头也有着自己非常独特的奋斗史,高通和苹果不用赘述,历经波折,洗尽铅华,他们如今只用完成设计,代工则交由亚洲企业,每年单专利费收入就足以令人瞠目结舌;台积电则一直兢兢业业地升级制程,而且坚持“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经营准则,从12nm到10nm,再到最新的7nm,一直保持着芯片业大佬的位置。

  相比之下,三星芯片的崛起之路,更加励志,韩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后来者居上,或许他们的模式更加适合中国企业。

  现在,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的占有率达到50%,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率,都全面领先竞争对手,芯片利润之高占整个三星集团利润的七成以上,但他们能取得如此成绩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三星主导、政府支持和市场联动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凑到一起,才能最终修成正果,真可谓一部完美的逆袭大片。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三星就依靠家电生意淘到第一桶金,但彼时的韩国经济低迷,民众也只能满足温饱而已,三星创始人李秉喆关注到芯片业的利润有“点石成金”的效果,当时,高端的芯片技术都掌握在欧美、日本人手里,三星很难偷师,即便是打通进入夏普公司的通道,也很难获取到有价值的资料。好在,韩国政府野心勃勃,他们在政策、税收方面都给予三星巨大的支持,且号召国内比较大的财团来协助其完成芯片技术的研发,这些情况同现在的中国有些类似,我们的制造业虽然量大,但缺少“点石成金”的利润来源,产业链有着强烈“向上流动”的欲望,而且经此一役,中国政府也是非常有动力支持本土企业投身芯片事业,类似韩国的财团支持应该不成问题,论资本,现在的中国不输给任何国家。

  在整个环节中,最有问题的就是芯片人才。在三星电子的崛起之路上,赶上了韩国留学生的第一轮回国潮,李健熙抓住此机会,大力游说自己于欧洲留学时结交的韩国学生,总共招募140名芯片人才,这批人才花费近两年的时间,向三星的工程师和高管们传授芯片领域相关的技术和经验,最终形成宝贵的芯片人才根基体系,后面,经过几轮的发展以及政府、企业、财团的联合努力,韩国大学生掀起一股狂热的研发芯片热潮。相比之下,中国大学生就比较羸弱了,他们连找到工作都是问题,就不要谈什么芯片和理想了,一些巨婴们只想生活,不愿意谋生,而且就中国的社会大环境而言,年轻的大学生更愿意投身金融、房地产、电子竞技等行业:因为不寂寞,因为来钱快,显然,如此心态下,中国企业很难形成规模庞

  大的人才体系,这几乎成了中国芯片的最大命门。

  此外,现在的时代又不同于三星所处的时代,他们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也得益于日本芯片企业惨淡的经营状况,以及电脑、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三星的经验值得借鉴,但总要踏踏实实地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否则,只会事倍功半。

  探寻突破:中国芯片先谈进步,再谈超越

  最近几年,中国舆论颇为迷恋“弯道超车”这个词儿,我们也似乎做到了一些弯道超车,比如遍布全国、超越德国、走向非洲的高铁,比如美团、摩拜和滴滴,比如随处可见的二维码支付等等,这些都不是我们首创,但现在却走到了世界前列,显然,这些行业更倾向于资本运作,基于庞大的市场和举国体制,我们是可以在短期内取得显著成就的,不幸的是,正是这种“短期之内要成绩”的思维,有可能毁掉中国的芯片业。

  从三星的经历来看,他们之所以能超越竞争对手,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还得益于大时代的变迁,如果只做同样的芯片,三星是没有办法同竞争对手相抗衡的。按照摩尔定律,每隔18个月,芯片的价格就会降低一半,如此定律是对顶端企业的褒奖,同时也是落后者、后来者的灾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当三星推出一款自己的新产品,竞争对手就将同样的产品大幅度降价,企图将三星这个后起之秀扼杀到摇篮里。显然,中国企业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当我们满脸兴奋地推出14m工艺的芯片时,国外的芯片巨头可能也会直接把价格降低一半,所以,中国芯片面临的又岂止技术、人才的问题呢,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迷局,仅靠一两代人的努力是绝不可能完成“超越”的。

  此时,中国企业需要静下心来,把时间轴拉长,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要耐得住寂寞修炼自己,鼓励大学生以“迷恋”般的热情投身芯片行业,同时,关注时代的变迁,比如AI芯片时代,中国市场生产出的数据量将会成为独一无二的优势,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能抓住机会,则有希望在芯片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华为任正非讲过要想在科技、通信、芯片领域取得突破,没有五十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因中兴芯片事件,中国已经受尽屈辱,我们不得不趁着这个伤疤依旧隐隐作痛时,深度理解芯片行业,完善好自己的发展战略:先谈进步,再谈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