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EDA与制造 > AET原创 > 新形势下我国集成电路下一步该如何发展?

新形势下我国集成电路下一步该如何发展?

2018-11-23
王洁
电子技术应用
关键词: 集成电路 IC IC-PARK

集成电路是信息技术的基础,被广泛运用于国家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国防安全的方方面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核心作用。我国对集成电路需求量巨大,但自给率仅有10%左右,很大程度上还要依赖于进口。2017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达2601亿美元,高居榜首,“甩开”石油近千亿,进出口贸易逆差也达到了最高值1932.6亿美元。

虽然近年来,我国集成电路在设计、制造、封测、材料装备等产业链各环节均都取得了不俗的业绩,但中兴、晋华事件接连爆出,很多人开始思考:我国集成电路到底怎么样?我们怎么找准定位?集成电路产业的正面战场在哪里?还要多久能追赶上去?……

这一系列问题在11月16日举行的第二届“芯动北京”中关村IC产业论坛上得到了解答。众多行业著名专家、产业精英、投资界知名人士齐聚一堂,围绕“兴人才,芯未来”主题,就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培养与技术创新、产业趋势与投资等内容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

北京市作为国家重要的集成电路产业的聚集区,产业规模、产品技术一直保持在国内的领先地位。会议当天宣布,历经三年建设,市属国企中关村发展集团和首创集团联手共建国家级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基地—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正式开园。

北京市政府副市长殷勇发言:“集成电路电路设计作为产业的上游,在产业当中具有龙头的地位,也是由北京制造向北京创造转变的关键。今天,园区的正式开园,标志着北京的‘北设计,南制造’的集成电路产业布局已经初步形成,将有效地解决中关村乃至全市集成电路企业发展空间不足、生态环境不完善、配套设施不完备等问题,为我们集成电路企业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和生态环境。”

640.webp.jpg

北京市政府副市长殷勇

IC产业坎坷发展带来哪些教训?

回顾近年来的美国制裁,就会发现中兴、晋华事件只是最新的案例,会上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列出了近年来的美国制裁案例。

中兴、晋华事件只是最新的案例.jpg

中兴、晋华事件只是最新的案例

叶甜春总结了我国半导体事业发展历程中的一些教训:

1.  未能持之以恒。我国半导体事业发展始于1958年,先后经历了六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等几个时期,运动式、间歇式方式,多次另起炉灶,每次停顿都导致前功尽弃。

2.  自主创新未能持续。八十年代大量引进,九十年代迷信“交钥匙工程”,忽视自主研发,导致技术积累和研发队伍大量流失,陷入“引进-落后-再引进”怪圈。

3.  创新主体不明确,产学研分离。企业迷信引进技术,不信任自主研发;研究机构自成体系,与企业脱节。

4.  技术成果的考核和应用缺乏有效机制。科研成果验收靠专家评价,而非用户评价。

那么中国集成电路到底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能做起来?我们到底行不行?叶甜春总结了三句话:“第一,我们没有那么差,不是一无所有;第二,真要把它做起来,也不那么容易,不是两三年的工夫;第三,如果我们一直坚持做下去,再做过一二十年,一定能做起来。”

想要追赶,首先得知道我们的短板在哪里。这些年,我国IC自主知识产权大幅提升,集成电路制造、封测、材料、装备等产业专利申请数量快速增长,专项支持比例占企业新增专利量的50%;专项实施期间企业累计申请发明专利43292项,其中依托专项申请发明专利25138项。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真正的短板在产品。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真正的短板在产品.jpg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真正的短板在产品

随着5G、物联网技术的进一步落地,全球新的产业化、信息化浪潮发展,中国将全面进入信息化时代。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抓住机遇,通过产品解决方案,为应用行业创造新的价值。

IC产业的正面战场在哪里?

从市场角度来看,做芯片的最重要的是量,没有量,谈不了别的什么事情。那么量在哪儿呢?从产品角度来讲,量实际上真正集中在消费类产品的几大领域,我们正在面对的就是一个存量产品的时代。

然而做好量谈何容易,这两年我国电子产业面临了一个供应的风险,要发展,首先要找准正面战场。

我们面临的正面战场在哪里?紫光展锐市场副总裁周晨认为:“从设计的角度来看,在IC企业全球前十的排名里,基本上做的是这样几样东西,第一个是消费链的SoC,这才有绝对的量;第二是AI/GPU;还有CPU、FPGA、通信类产品,这是正面战场。”

IC产业的正面战场在哪里?.jpg

IC产业的正面战场在哪里?

四大消费类的产品是电子行业的基石,它带动的是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我们的有利条件是离市场近,产业链也在这儿,有更优先的机会。

人才培养有待加强

集成电路是人才密集型产业,根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7-2018)》,到2020年,全行业人才需求为72万人,人才缺口将达到32万人。2017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795万人,其中集成电路相关学科毕业生仅2万人左右。集成电路是一个多学科融合的产业,涉及30多个学科人才,如何构建集成电路人才培养体系,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挑战。

目前我国的集成电路人才培养总量严重不足,根据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建设及筹建单位2015-2017年招生及毕业统计情况,距离预测所需中高级人才数据还有较大差距。

人才培养总量严重不足.jpg

人才培养总量严重不足

中科院微电子所副所长周玉梅指出:“人才是推动产业发展的基石,人才是产业发展的核心资源,需要长期筹划和培养,呼吁产业界人士共同参与到集成电路人才培养中!”。

本次会议来自北大、清华、中科院等在京6所示范性微电子学院(含筹建)领导,与地平线、比特大陆等企业代表围绕集成电路人才需求与培养等热点话题进行了交流。院校方表示会加强学生的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更好地适应企业的需求,同时希望更多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接纳实习学生以丰富其专业经验;企业方表示愿意积极支持高校的人才培养,但对于初创公司却有一定困难,相比大型企业,技术和市场的压力对于它们更为严峻,更需要有丰富经验的人才,而有些实习生在获得一定经历毕业后则会另谋高就,这也成为企业在接受实习生时的一些顾忌。

这种既统一又对立的关系看似矛盾,需要的是高校与企业之间建立起良好的沟通纽带,共同发展,实现共赢。目前一部分高校和企业已经开展了一系列产学研的合作,相信未来合作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这也是本次研讨会的意义所在。

冬天孕育着希望,正值创业好时机

集成电路是资金密集型产业,产业方向和资本热度一直是集成电路行业的风向标,产业和资本的融合向来是热门话题。

元禾华创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分析投资之道:“我们投的公司都是一条,基本上叫进口替代,走的是华为的路,或者展讯的路,都是做一件事。现在开始有一些做创新的,其中原因是由于,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敢于创新的客户了。 ”



元禾华创投委会主席陈大同.jpg

元禾华创投委会主席陈大同

贸易战对我国集成电路影响颇深,现在大家都感觉进入了寒冬,但寒冬却孕育着希望。陈大同认为“现在是创业的好时间”,原因有三点:

1.制裁事件使得全国人民对芯片的重要性得到了极大的认可,对国产替代的必要性认识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对芯片公司来说绝对是一个利好。

2.中国在许多信息产业下一个潮流都会走在全世界前面,包括物联网、5G、电动汽车、自动驾驶、人工智能,产业形成一定会走上全球的前列,引领全球潮流。

3.目前来看,发展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在互联网的冬天起来的,半导体也是一样的。在冬天创业出来的生命比较强大,当然困难大一点,坚持做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引用陈大同先生的话“虽然是冬天,但是冬天孕育着希望!”,送给所有坚持创业的半导体企业。

6400.webp.jpg

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正式开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