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其他 > AET原创 > 趋势分析:拜登入驻白宫给中美科技发展带来哪些利好与利空?

趋势分析:拜登入驻白宫给中美科技发展带来哪些利好与利空?

2020-11-20
作者:韦肖葳
来源:电子技术应用

美国东部时间11月7日,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拿下宾夕法尼亚州后,选举人票数正式超过270张,美媒宣告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拜登在11月13日再次拿下佐治亚州,票数已达306张。如果顺利的话,他将于2021年1月20日入驻白宫。拜登的当选让全球科技行业松了口气,外界对他将如何解决科技行业面临的棘手问题以及如何处理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抱有很大的希望。不过,领导人的换届真的会为中美在科技上的关系注入新风吗?


Screen Shot 2020-11-20 at 11.49.26 am.png

Screen Shot 2020-11-20 at 11.49.05 am.png

美国大选票数实时更新图 | Financial Times



对于科技,拜登承诺了什么?


其实,除了呼吁社交媒体巨头应该更积极地打击虚假信息的传播之外,拜登并未将高科技领域作为其竞选活动的重点。在哥伦比亚大学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的执行主任Jameel Jaffer看来,拜登团队尚未就与高科技有关的一些最紧迫的问题制定详细的方案。


拜登的竞选宣言里囊括了旨在鼓励美国科技创新的多项承诺,但是这些承诺主要集中在清洁能源技术上,例如电池存储,负排放技术,对微型交通和农业技术的投资。此外,拜登还承诺在研发领域和一些“突破性技术”上投资3000亿美元,以促进5G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发展。他承诺要将“宽带或者通过5G传输的无线宽带推广至每一位美国人”,使互联网接入农村、学校和部落,这其中还包括在农村宽带领域投资200亿美元。据估计,这些举措可以为美国提供至少3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虽然拜登本人可能并不精通5G(去年,他还口误把无线服务说成了“G5”),但是全球愈演愈烈的政治斗争会迫使他迅速补上这块欠缺的知识。


有外国媒体指出,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与硅谷的良好联系(来自加州本土的哈里斯与硅谷的企业关系十分紧密。另外,成功打破副总统只有男性的惯例这一点也受到了硅谷的肯定)以及高科技公司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与政府保持的亲密关系(拜登在奥巴马执政时期任美国副总统),都预示着美国科技巨头会以一股强劲的势头进入新政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高科技公司就可以摆脱他们所面临的困境。Tech London Advocates & Global Tech Advocates 的创始人Russ Shaw表示,拜登意在对科技巨头实施更严格的反垄断措施,严苛的税收和隐私条例。


106583113-1597177617167-aabb.jpg

拜登与哈里斯 | CNBC


拜登时代,科技界将发生什么变化?


‣ 撤销《第230条》


1996年美国 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通讯规范法》)的第230条规定,“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 这就意味着,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也无须为他们按照自定的规则删除平台内容这一行为负责。这一条款的本意是督促互联网公司积极进行自我监督,净化网络环境,保护尚在起步阶段的互联网公司,避免其遭受各类型的诉讼和惩罚。但是逐渐地,这条法律条款变成了为互联网公司成功地在各种诽谤和欺诈等诉讼中脱身的保护伞。以2019年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为例,甚至有恐怖分子在社交平台上对枪击案进行预告和直播,这些极端内容都让社交媒体承受着巨大的监管压力。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人都呼吁废除1996年的《通讯规范法》第230条,虽然他们对社交媒体不满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是最终达成了一致的共识:互联网需要被整治。拜登的竞选副通讯总监Bill Russo的一系列推文都反映了这一点,他表示Facebook 无法应对虚假信息的现状正在 “粉碎我们的民主体系”。而拜登在接受采访时也强调了自己对于撤销第230条的强硬立场。在2020年1月的时候,拜登告诉《纽约时报》想要废除第230条,并称高科技公司的高管们为表现出“过分自大”(overwhelming arrogance)的“小屁孩”(little creeps)。不过,撤销第230条的提议引起了互联网巨头的强烈不满,因此未来此政策是否真的能落实还有待观察。


‣ 税收


大型科技公司是2017特朗普减税法案中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以Apple和Alphabet为例,获利于减税法案,他们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降至21%。税收法案还免除了这些美国跨国公司对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获得的利润去纳税的义务,只要求它们对在本国或地区获得的利润纳税。


但是当我们参阅拜登的税收建议估算摘要后会发现,他将公司的税率提升至了28%。同时,拜登的税收计划还可能会改变风险投资业务模式:取消对高收入者的资本收益和股利的优惠待遇会使得硅谷创业公司的获投变少。当前,投资风投公司基金的富人可以对所获得的部分收益缴纳较低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但是在拜登的税收计划中,他将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的长期资本收益按照普通收入所得税税率征税,也就是说将资本利得税税率从20%提高至39.6%。


VC Lightbank 的投资人 Brad Baum 认为,如果这一比率提高,那投资风险基金对人们的吸引力就会变得不那么大了。如果合伙人对基金的有限投资变少了,那么小规模的且部署资金较少的基金以及紧缩的投资条款都可能对硅谷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造成不利影响。


‣ H-1B签证


相比于特朗普政府大幅收紧甚至切断H-1B工作签证的政策,拜登发布了一份政策声明,承诺改革H-1B系统,并努力消除政府每年发行的绿卡数量的限制,增加签证数量,吸引全球顶尖人才。在拜登的竞选政策文件中,他表示 “一个排挤高科技人才而只支持入门级工资和技能的移民制度会威胁美国的创新和竞争力”。


Screen Shot 2020-11-20 at 4.03.45 pm.png

H-1B签证 | Y-Axis


H-1B签证是美国为引进国外专业技术人员提供的一类非移民签证。据了解,美国四分之三的H-1B签证都用在了科技行业。其中硅谷的科技公司每年从中国和印度等国家招揽的大量科技人才,大多数都是持有的此类签证。在加州,高达42%的技术工作岗位都属于外国移民。因此,拜登的上台无疑为科技公司招募人才留美贡献了一个可喜的前景。


‣ 高精尖技术发展


人工智能是当今至高无上的技术战场,各国都在采用不同的策略想要打赢这场战斗。特朗普政府意识到美国在开发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技术方面与中国的长期竞争,于是在今年初,它提议在未来两年内将联邦政府在人工智能研究和量子信息科学(至8.6亿美元)上的支出增加一倍,分别增至近20亿美元和8.6亿美元。但这同时也削减了联邦政府几乎所有主要研究机构的预算,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实际上,特朗普上任后每年都会削减研究预算。但是相反,拜登政府则可能会采用更全面的方法来资助研究。


反之,哪些政策可能不会发生变化?


‣ 反托拉斯法改革还会继续


拜登总统领导下的科技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将是旨在限制大型科技公司的反托拉斯法改革。反托拉斯法即反垄断法,是国内外经济活动中用以控制垄断活动的立法、行政规章、司法判例以及国际条约的总称。一份长达449页的国会报告详细介绍了Google,Apple,Amazon 和 Facebook 滥用市场支配力的情况,这就预告了在拜登政府和民主党控制的国会领导下科技公司可能将会面临的麻烦。


美国司法部已经就 Alphabet 在互联网搜索和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提起了反托拉斯诉讼,还针对苹果在 App Store 的运营方面提起反托拉斯诉讼。联邦贸易委员会也正在针对亚马逊提起类似的诉讼,此外,它还对 Facebook 提起了反托拉斯案,不过此案正处于决定是否提起诉讼的最后阶段。


在过去,这些案件可能要花费数年才能在法庭上胜诉,但是在拜登担任总统的情况下,此类案件的受理速度可能会加快。当年在拜登还在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就已经对硅谷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提出过批评。因此在未来,拜登可能会支持国会采取的措施,以此来改进反托拉斯法,抑制四大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从而更好地应对数字经济。


‣ 对待中国的本质态度不会改变


特朗普时代,科技行业被迫陷入了与中国的贸易战。强加关税和各类限制的政策损害了硅谷公司的业务,使投资流枯竭,供应链混乱,并且增加了经营成本。而在拜登时代,拜登会采取更为传统、可预测性更高、在外交政策上破坏性较小的方法,以一种没有那么好战的姿态来面对中国。在北京语言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于万里看来,拜登的政策至少不会像特朗普的那么“情绪化”(emotional)和“荒谬”(ridiculous)。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政府对待中国的态度只是一种风格上的转变,并不牵扯任何实质性的变化——换言之,对中国的打压还在继续。我们会在接下来的篇章中进行详细分析。



拜登上台后,中美高科技紧张局势会消失吗?


‣ 科技巨头的期待


笔者在查阅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的数据后发现,科技巨头公司似乎更期待拜登执政时代的到来。截止2020年,拜登候选人委员会的十大杰出贡献者中有五个是科技巨头。Alphabet,Microsoft,Amazon,Apple 和 Facebook 这五家公司合计捐赠了超过1000万美元(图一)。


Screen Shot 2020-11-19 at 9.03.53 am.png

图一:2020年乔·拜登联邦选举杰出捐助者一览(截取至前十二名) | OpenSecrets.org


而相比之下,纵观特朗普候选委员会的杰出捐助者,我们会发现排名靠前的更多是美国军队、政府机构以及航空公司(图二)。科技巨头公司甚至在前 25 名中均没有露面。


Screen Shot 2020-11-19 at 9.11.21 am.png

图二:2020年唐纳德·特朗普联邦选举杰出捐助者一览(截取至前十二名) | OpenSecrets.org


‣ “中国威胁论”之风大概率不会转变风向


在ABC News看来,在有关冠状病毒、技术、贸易、安全和间谍活动等一系列的冲突中,中美关系已经跌至了数十年来的最低点。拜登的上台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美贸易、技术和安全方面的争端,但是,这些改变只是风格上的,并不会带来任何本质性的变化。尽管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派在其他方面有很多分歧,但在对于中国的国事态度上保持的立场是一致的。同样持消极态度的还有美国民众,根据Pew Research Center在三月份进行的调研,有三分之二的民众均对中国持有“不利看法”。美方普遍对中国在军事实力及战略等方面的日益强大感到不安,视中国为越来越严重的威胁,因此ABC News认为即便新政府上台,这种情绪也不太可能会改变。


以Tik Tok为例,美国方面对 Tik Tok 的审查反映出美国政府对中国参与科技行业的担忧日益浓厚,这同样也是两个党派的共同观点。Brookings Institution(布鲁金斯学会)副总裁 Darrell West 认为拜登将会对中国采取强硬的立场。不过不同于特朗普既无进程又无战略的领导,拜登会制定一项具体的战略。持同样观点的还有 USTR(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美国贸易代表署)前贸易谈判代表 Orit Frenkel,他也认为拜登会继续对中国保持强硬态度,但是拜登的思维方式更具战略性,他会战略性地思考美国要与中国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 5G -

在5G方面,据估计,拜登政府会继承特朗普政府的要求,继续阻止华为建立 5G 网络。在特朗普政府的眼中,中国的5G技术是一种 “国家安全威胁”,会被中方用于从事间谍活动,因此下令禁止美国和外国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据 NPR(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拜登在担忧中国会威胁美国数据安全这一问题上与特朗普持同样观点,因此拜登政府依然会采取手段来抵御、打压中国高科技的进步,但是后者会努力避免贸易战,规避中美科技发展脱钩现象的发生。事实上,美国对 Tik Tok 和华为的镇压对其本国的科技行业发展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硅谷方面也在担心局势的一再恶化会招致中国的报复,为硅谷科技公司的跨境制造业务带来更多的困难。


- 供应链 -

此外,拜登在宣言中还承诺要将关键的供应链重新带回美国,以使美国不再依赖中国,这也是帮助重建美国经济的一种方式。在特朗普政府对华的一系列打压下,苹果、惠普、戴尔和谷歌都要求其供应商帮助准备 “中国以外”(out of China)的生产选项,许多主要的电子公司已经在东南亚国家、台湾和印度扩大了生产基地。Wistron的董事长 Simon Lin 表示,从长远来看,这种多元化的趋势不会改变。


- 网络安全 -

上文提到过的Tech London Advocates & Global Tech Advocates的创始人 Shaw 同样表示,拜登政府在科技问题上的手法不会如特朗普般过激,继中美持续的贸易战以及双方政府间的紧张关系之后,拜登希望能够更多地通过合作的方式来缓解一些紧张局势。美国对华为的限制已经严重影响了全球的网络基础设施发展,因此拜登可能在贸易关税上会站在更为宽松的立场上。但考虑到他对数据隐私方面的政策关注,在网络安全和IP盗窃上拜登依然会将保持谨慎。


网络安全是一个紧迫的问题,考虑到总统选举季期间发生的一系列病毒攻击,业界呼吁增加联邦资金来保护国家免受攻击。SentinelOne 的首席安全顾问 Morgan Wright 表示,不同于往往更倾向于让市场力量来决定私营部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共和党人,拜登政府将在网络安全方面更加依赖政府的法规和立法。但是总体来说,无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都会努力保障并完善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建设,以此来积极防御俄罗斯、中国、伊朗和朝鲜等国家。


综上所述,在笔者看来,拜登政府的政策会使科技产业的发展相对稳定,但是由于冠状病毒带来的极具主导性和支配性的影响以及由于特朗普政府政期的即将结束可能带来的波及数月的动荡,科技领域可能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才能真正辨识清楚拜登政府的政策方向。


由于美国继续把中国日益增长的技术实力和美国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视为国家安全问题,因此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技术竞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但是无论如何,在未来四年中,技术行业在新任总统的领导下将有可能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因此,中国应把握住机会,向着关键核心技术发力,把创新主动权和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进一步增强自身的科技综合实力。

此内容为AET网站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